倚天屠龙记 第二十二章 群雄归心约三章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书号:5746 更新时间:2012-12-18 
第二十二章 群雄归心约三章
 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对众弟子道:“这少年的武功十分怪异,但昆仑、华山的四人,招数上已钳制得他缚手缚脚。中原武功博大深,岂是西域的旁门左道所及。两仪化四象,四象化八卦,正变八八六十四招,正奇相合,六十四再以六十四倍之,共有四千零九十六种变化。天下武功变化之繁,可说无出其右了?!?br>
 周芷若自张无忌下场以来,一直关心。她在峨嵋门下,颇获灭绝师太的心,已得她易经原理的心传,这时朗声问道:“师父,这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于太极化为两仪的道理。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妙,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彼羟宕?,一句句以丹田之气缓缓吐出。

 张无忌虽在力战之中,这几句话仍是听得清清楚楚,一瞥之下,见说话的竟是周芷若,心中一动:“她为什么这般大声说话,难道是有意指点我么?”

 灭绝师太道:“你眼光倒也不错,能瞧出前辈武功中的要所在?!?br>
 周芷若自言自语:“分太阳、少,分少、太,是为四象。太阳为乾兑,少为离震,少为巽坎,太为艮坤。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兑东南、巽西南、艮西北。自震至乾为顺,自巽至坤为逆?!崩噬溃骸笆Ω?,正如你所教: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昆仑派正两仪剑法,是自震位至乾位的顺;华山派的反两仪刀法,则是自巽位至坤位的逆。师父,是不是???”

 灭绝师太听徒儿指了出来,心下甚喜,点头道:“你这孩子,倒也不亏了我平时的教诲?!彼蚶醇傩砜膳匀?,这两句话已是最大的赞誉了。

 灭绝师太欣悦之下,没留心到周芷若的话声实在太过响亮,两人面对面的说话,何必中气十足,将语音远远的传送出去?但旁边已有不少人察觉到异状。周芷若见许多眼光向自己,索装作天真欢喜之状,拍手道:“师父,是啦,是啦!咱们峨嵋派的四象掌圆中有方,相成,圆于外者为,方于中者为,圆而动者为天,方而静者为地,天地,方圆动静,似乎比这正反两仪之学又稍胜一筹?!?br>
 灭绝师太素来自负本派四象掌为天下绝学,周芷若这么说,正合了她自高自大的心意,微微一笑,说道:“道理是这么说,但也要瞧应用者的功力修为?!?br>
 张无忌于八卦方位之学,小时候也曾听父亲讲过,但所学甚浅,因此在秘道之中看了顶天的遗书后,须小昭指点,方知‘无妄’位的所在。这时他听周芷若说及四象顺逆的道理,心中一凛,察看何氏夫妇和高矮二老的步法招数,果是从四象八卦中变化而出,无怪自己的乾坤大挪移心法一点施展不上。原来西域最深的武功,遇上中土最深的学问,相形之下,还是中土功夫的义理更深。张无忌所以暂得不败,只不过他已将西域武功练到了最高境界,而何氏夫妇、高矮二老的中土武功所学尚浅而已。在这一霎之间,他脑海中如电闪般连转了七八个念头,立时想到七八种方法,每一种均可在举手间将四人一一击倒。

 但他转念又想:“倘若我此时施展,只怕灭绝师太要怪上周姑娘,这老师太心狠手辣,什么事做不出来?我可不能连累了周姑娘?!钡毕率稚险惺桨氲悴桓?,凝神察看对手四人的招数,他即已领会到敌手武功的总纲,看出去自是头头是道,再不似先前有如丝一团,分不清中间的纠葛披纷。

 周芷若见他处境仍不好转,暗自焦急,寻思:“他在全力赴敌之际,自不能在片刻间悟到这种微的道理?!毖奂问戏蚋驹?img src="tu/bi.jpg">越紧,张无忌似乎更加难以支持,朗声说道:“师父,弟子料想铁琴先生下一步便要抢往‘归妹’位了,不知对不对?”

 灭绝师太尚未回答,班淑娴柳眉倒竖,喝道:“峨嵋派的小姑娘,这小子是你什么人,要你一再回护于他?你吃里扒外,我昆仑派可不是好惹的?!?br>
 周芷若被她说破心事,脸通红。灭绝师太喝道:“芷若,别多问了,他昆仑派不是好惹的,你没听见吗?”这两句话的语气,显是袒护徒儿。

 张无忌心中好生感激,暗想若再斗下去,周姑娘或要另生他法来相助自己,要是给灭绝师太瞧破了,可于她有极大危险,于是哈哈大笑,说道:“我是峨嵋派的手下败将,曾被灭绝师太擒获,她们峨嵋派当然比你昆仑派高明得多?!毕蜃筇こ隽讲?,右手梅枝挥出,一股劲风扑向矮老者的后心。

 这一招的方位时刻,拿捏得恰到好处,矮老者身不由主,钢刀便往班淑娴肩头砍了下去,原来张无忌使的正是乾坤大挪移心法,但倚着八卦方位,倒反了矮老者刀招的去势。班淑娴忙回剑挡格,呼的一声,高老者的钢刀却又已砍至。

 何太冲抢上相护,举剑格开高老者的弯刀,张无忌回掌拍出,引得矮老者刀尖刺向何太冲小腹。班淑娴大怒,刷刷刷三剑,得矮老者手忙脚。矮老者叫道:“别上了这小子的当!”何太冲登即省悟,倒反长剑,向张无忌刺去。张无忌挪移乾坤,何太冲这剑在中途转了方向,嗤的一响,刺中了高老者左臂。高老者痛得哇哇大叫,举刀猛向何太冲当头砍下。矮老者挥刀格开,喝道:“师弟别,是那小子捣鬼,哎哟…”原来便在此时,张无忌迫使班淑娴剑招转向,刺中了矮老者的肩后。

 顷刻之间,华山二老先后中剑受伤,旁观众人轰然大。只见张无忌梅枝轻拂、手掌斜引,以高老者的刀去攻班淑娴的左胁,以何太冲之剑去削矮老者背心。再斗数合,蓦地里何太冲夫妇双剑相,刃互格,高矮二老者兵器碰撞,挥刀砍杀。

 到这时候人人都以看出,乃是张无忌从中牵引,搅了四人兵刃的方向,至于他使的是什么法子,却无一能解。只有杨逍曾学过一些乾坤大挪移的初步功夫,依稀瞧了些眉目出来,但也决计不信这少年竟能学会了这门神功。

 但见场中夫妇相斗,同门互斫,杀得好看煞人。班淑娴不住呼叫:“转无妄,进蒙位,抢明夷…”可是乾坤大挪移功夫四面八方的笼罩住了,不论他们如何变换方位,奋力挣扎,刀剑使将出去,总是不由自主的招呼的自己人身上。高老者叫道:“师哥,你出手轻些成不成?”矮老者道:“我是砍这小贼,又不是砍你?!备呃险呓械溃骸笆Ω缧⌒?,我这一刀只怕要转弯…”果然不出所料,话声未毕,他手上钢刀斜斜的斫向矮老者间。

 何太冲道:“娘子,这小贼…”班淑娴当的一声,将长剑掷在地下。矮老者心想不错,若以拳掌扭打,料想这小贼再不能使此妖法,跟着抛去单刀,出拳向张无忌口打去,哪知飕的一声响,何太冲长剑面点至。矮老者手中没了兵刃,急忙低头相避。班淑娴叫道:“兵刃撒手!”何太冲用力一甩,长剑远远掷出。

 高老者也跟着松手放刀,以擒拿手向张无忌后颈抓去。五指一紧,掌中多了一件硬物,一看却是自己的钢刀,原来给张无忌抢过来递回他手中。高老者道:“我不用兵刃!”使劲掷下。张无忌斜身抓住,又已送在他手里。接连几次。高老者始终无法将兵刃抛掷手,惊骇之余,自己想想也觉古怪,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臭小子当真门!”

 这时矮老者和何氏夫妇拳脚齐施,分别向张无忌猛攻?;?、昆仑的拳掌之学,殊不弱于兵刃,一拳一脚,均具极大威力。但张无忌滑如游鱼,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有时反击一招半式,却又令三人极难挡架。

 到此地步,四人均已知万难取胜,各自存了全身而退的打算。高老者突然叫道:“臭小子,暗器来了!”一声咳嗽,一口浓痰向张无忌吐去。张无忌侧身让过,高老者已乘机将钢刀向背后抛出,笑道:“你还能…哎哟…对不住…”原来张无忌左掌反引,将班淑娴带了过来,噗的一声轻响,高老者这口浓痰正好吐在她眉心。

 班淑娴怒极,十指疾往张无忌抓去。矮老者只手勾拿,恰好挡着他的退路,高老者和何太冲眼见良机已至,同时扑上,心想这一次将他挤在中间,四人定能抓住了这小子,狠狠的纽厮打,虽然观之不雅,却管教他再也无法取巧。

 张无忌双手同时施展挪移乾坤心法,一声清啸,拔身而起,在半空中轻轻一个转折,飘然落在丈许之外。

 但见何太冲抱住了子的,班淑娴抓住丈夫肩头,高矮二老互相紧紧搂住,四人都摔倒在地。何氏夫妇发觉不对,急忙松手跃起。高老者大叫:“抓住了,这一次瞧你逃到哪里?啊哟不是…”矮老者怒道:“快放手!”高老者道:“你不先放手,我怎放得了?”矮老者道:“少说一句成不成?”高老者道:“少说一句,自然可以,不过…”矮老者放开双臂,厉声道:“起来!”高老者对师哥究属心存畏惧,急忙缩手,双双跃起。

 高老者叫道:“喂,臭小子,你这不是比武,专使法,算哪门子的英雄?”矮老者知道再纠下去只有越加出丑,向张无忌抱拳道:“阁下神功盖世,老朽生平从所未见,华山派认栽了?!?br>
 张无忌还礼道:“得罪!晚辈侥幸,适才若不是四位手下容情,晚辈已命丧正反两仪的刀剑之下?!闭饩浠暗共皇强辗旱那?,于周芷若未加指点之时,他确是险象环生,虽然终于获胜,但对这四人的武功实无丝毫小觑之心,只是明知四人已出全力,‘手下容情’云云,却是说得好听了。

 高老者得意洋洋的道:“是么?你自己也知道胜得侥幸?!闭盼藜傻溃骸傲轿蛔鹦沾竺??后相见,也好有个称呼?!备呃险叩溃骸拔沂Ω缡恰稹卑险吆鹊溃骸白∽?!”向张无忌道:“败军之将,羞愧无地,名何足挂齿?”说着回入华山派人丛之中。高老者拍手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漫不在乎的?!笔捌鸬叵铝奖值?,施施然而归。

 张无忌走到鲜于通身边,俯身点了他两处道,说道:“此间大事一了,我即为你疗毒,此刻先阻住你毒气入心?!北阍诖耸?,忽觉背后凉风袭体,微感刺痛。张无忌一惊,不及趋避,足尖使劲,拔身急起,斜飞而上,只听得噗噗两声轻响,跟着“啊”的一声呼叫。他在半空中转过头来,只见何太冲和班淑娴的两柄长剑并排在鲜于通口。

 原来何氏夫妇纵横半生,却当众败在一个后辈的手底,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去,两人拾起长剑,眼见张无忌正俯身在点鲜于通的道,对望一眼,心意相通,点了点头,突然使出一招“无声无”同时疾向他背后刺去。

 这招“无声无”是昆仑派剑学中的绝招,必须两人同使,两人功力相若,内劲相同,当剑招之出,劲力恰恰相反,于是两柄长剑上所生的之力,一齐相互抵消。这路剑招本是用于夜战,黑暗中令对方难以听声辩器,事先绝无半分朕兆,白刃已然加身,但若白用之背后偷袭,也令人无法防备。不料张无忌心意不动,九神功自然护体,变招快极,但饶是如此,背上衣衫也已给划破了两条长,实是险极。何氏夫妇收招不及,双剑竟将华山派掌门人钉死在地。

 张无忌落下地来,只听得旁观众人哗然大噪。何氏夫妇一不做、二不休,双剑齐向张无忌攻去,均想:“背后偷袭的不要脸勾当既已做了出来,今后颜面何存?若不将他刺死,自己夫妇也不能苟活于世?!笔且猿鍪志∈瞧疵恼惺?。

 张无忌避了数剑,眼见何氏夫妇每一招都求同归于尽,显是难以善罢的局面,心念一动,身子略蹲,左手在地下抓起了一块泥土,一面闪避剑招,一面将泥土和着掌心中的汗水,捏成了两粒小小丸药。但见何太冲从左攻到,班淑娴自右至,他发步一冲,抢到鲜于通的尸体之旁,假意在他怀里掏摸两下,转过身来,双掌分击两人。这一下使上了六七成力,何氏夫妇只觉口窒闷,气难当,不张口呼气。张无忌手一扬,两粒泥丸分别打进了两人口中,乘着那股强烈的气流,冲入了咽喉。

 何氏夫妇不咳嗽,可是已无法将丸药吐出,不大惊,眼见那物是鲜于通身上掏将出来,心想此人爱使毒药毒蛊,难道还会有什么好东西放在身上?两人霎时间面如土色,想起鲜于通适才身受金蚕蛊毒的惨状,班淑娴几乎便晕倒。

 张无忌淡淡的道:“这位鲜于掌门身上养有金蚕,裹在蜡丸之中,两位均已了一粒。倘若急速吐出,乘着蜡丸未融,或可有救?!?br>
 到此地步,不由得何氏夫妇不惊,急运内力,搜肠呕肚的要将‘蜡丸’吐将出来。他二人内功甚佳,几下催,便将胃中的泥丸吐出,这时早已成了一片混着胃的泥沙,却哪里有什么蜡丸?

 华山派高老者走进身来,指指点点的笑道:“啊哟,这是金蚕粪,金蚕到了肚中,拉起屎来啦!”班淑娴惊怒集之下,一口气正没处发,反手便是一掌。高老者低头避过,逃了开去,大声叫道:“昆仑派的泼妇,你杀了本派掌门,华山派可跟你不能算完?!?br>
 何氏夫妇听他这么一叫,心中更烦,暗想鲜于通虽然人品恶,终究是华山派掌门,自己夫妇失手将他杀了,已惹下罕有的大子,但金蚕蛊毒入肚,命在顷刻,别的什么也已顾不得了。眼前看来只有张无忌这小子能解此毒,但自己夫妇昔日如此待他,他又怎肯伸手救命?

 张无忌淡淡一笑,说道:“两位不须惊慌,金蚕虽然入肚,毒要在六个时辰之后方始发作,此间大事了结之后,晚辈定当设法相救。只盼何夫人别再灌我毒酒,那就是了?!?br>
 何氏夫妇大喜,虽给他轻轻讥刺了一句,也已不以为意,只是道谢的言语却说不出口,讪讪的退开。张无忌道:“两位去向崆峒派讨四?!?img src="tu/dong.jpg">黑石丹’服下,可使毒不致立时攻心?!焙翁宓蜕溃骸岸喑兄附??!奔磁纱蟮茏尤ハ蜥轻寂商掷吹ひ┓?。张无忌暗暗好笑,那玉黑石丹固是解毒的药物,但服后连续两个时辰腹痛如绞,稍待片刻,何氏夫妇立即腹中大痛,只道是金蚕蛊毒发作,哪料到已上了当。不过张无忌也只是小作惩戒,惊吓他们一番而已,若说要报复前仇,岂能如此轻易?但料得这么一来,只消不给他二人‘解药’,与各派再有纷争,昆仑派非偏向自己不可。那他把‘桑贝丸’叫作‘砒鸩丸’而给五姑服下,但吐真相太早,险些命丧何太冲之手,这一次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了。

 这边厢灭绝师太向宋远桥叫道:“宋大侠,六大派中,只剩下贵我两派了,老尼姑女之辈,全仗宋大侠主持全局?!彼卧肚诺溃骸霸谙乱押鸵蠼讨鞫怨?,未能取胜。师太剑法通神,定能制服这个小辈?!泵鹁μ湫κ?,拔出背上倚天剑,缓步走出。

 武当派中二侠俞莲舟一直注视着张无忌的动静,对他武功之奇,深自骇异,这时暗想:“灭绝师太剑法虽,未必及得上昆仑、华山四大高手的联手出战,倘若她再失利,武当派再制服不了他,六大派可栽到家了,我先得试一试他的虚实?!钡毕驴觳角廊氤≈?,说道:“师太,让我们师兄弟五人先较量一下这少年的功力,师太最后必可一战而胜?!?br>
 这几句话说得十分明白,武当派向以内力悠长见称,自宋远桥以至莫声谷,五人一个个的跟张无忌轮战下去,纵然不胜,料想世间任何高手,也决不能连斗武当五侠而不累得筋疲力竭,那时以强弩之末而当灭绝师太凌厉无伦的剑术,峨嵋派自非一战而胜不可。

 灭绝师太明白他的用意,心想:“我峨嵋派何必领你武当派这个情?那时便算胜了,也是极不光彩。难道峨嵋掌门能捡这种便宜,如此对付一个后生小辈?”她自来心高气傲,目中无人,虽见张无忌武功了得,但想都是各派与斗之人太过脓包所致,那这小子何尝不是给我手到擒来?后来我大举屠戮魔教锐金旗人众,这小子出头干预,内力虽奇,又有什么作为?当下衣袖一拂,说道:“俞二侠请回,老尼倚天剑出手,不能平白回剑鞘!”

 俞莲舟听她如此说,只得抱拳道:“是!”退了下去。

 灭绝师太横剑当,剑头向上指,走向张无忌身前。明教教众丧生在她这倚天剑下的不计其数,这时场畔教众见她出来,无不目眦裂,大声鼓噪起来。灭绝师太冷笑道:“吵什么?待我料理了这小子,一个个来收拾你们,嫌死得不够快么?”

 殷天正知她这柄倚天剑极是难当,本教不少好手都是未经一合,便即兵刃被她削断,死于剑底,问道:“曾少侠,你用什么兵刃?”张无忌道:“我没兵刃。老爷子,你说,怎生对付她的宝剑才好?”倚天剑无坚不摧,他亲眼见过,思之不寒而栗,心中真没了主意。

 殷天正从身旁包袱中取出一口长剑,说道:“这柄白虹剑送了给你。这剑虽不如老贼尼的倚天剑有名,但也是江湖上罕见的利器?!彼底派熘冈诮H猩弦坏?,那剑陡地弯了过来,随即弹直,嗡嗡作响,声音清越。张无忌恭恭敬敬的接过,说道:“多谢老爷子?!币筇煺溃骸罢饨K嫖沂?img src="tu/ri.jpg">已久,近十余年来却从未用过,徒仗兵器之利取胜,嘿嘿,算什么英雄好汉?今得见它饮老贼尼颈中鲜血,老夫死亦无恨?!?br>
 张无忌不答,心想:“我决不能伤了这位师太?!碧崞鸢缀缃?,转过身来,走上几步,剑尖向下,双手抱着剑柄,向灭绝师太道:“晚辈剑法平庸之极,决非师太敌手,实不敢和前辈放对。前辈曾对明教锐金旗下众位住手不杀,何不再高抬贵手?”

 灭绝师太的两条长眉垂了下来,冷冷的道:“锐金旗的众贼是你救的,灭绝师太手下决不饶人。你胜得我手中长剑,那时再任妄为不迟?!?br>
 明教锐金、巨木、洪水、烈火、厚土五行旗下的教众纷纷鼓噪,叫道:“老贼尼,有本事就跟曾少侠掌过招?!薄澳憬7ㄓ惺裁戳瞬黄?,徒然仗着一把利剑而已?!薄霸傧赖慕7ū饶愀叩枚嗔?,你去换一把平常长剑,若能在曾少侠手下走得了三招,算你峨嵋派高明?!薄笆裁慈??简直一招半式也挡不住?!?br>
 灭绝师太神色木然,对这些相的言语全然不理,朗声道:“进招罢!”

 张无忌没练过剑法这时突然要他进手递招,颇感手足无措,想起适才所见何太冲的两仪剑法招数颇为妙,当下斜斜刺出一剑。

 灭绝师太微觉诧异,道:“昆仑派的‘峭壁断云’!”倚天剑微侧,第一招便即抢攻,竟不挡格对方来招,剑尖直指他丹田要,出手之凌厉猛悍,直是匪夷所思。

 张无忌一惊,滑步相避,蓦地里灭绝师太长剑疾闪,剑尖已指到了咽喉。张无忌大惊,急忙卧倒打个滚,待要站起,突觉后颈中凉风飒然,心知不妙,右足脚尖一撑,身子斜飞出去。这一下是从绝不可能的局势下逃得性命。旁观众人待要喝采,却见灭绝师太飘身而上,半空中举剑上挑,不等他落地,剑光已封住了他身周数尺之地。张无忌身在半空,无法避让,在灭绝师太宝剑横扫之下,只要身子再沉尺许,立时双足齐断,若然沉下三尺,则是齐斩为两截。

 这当儿真是惊险万分,他不加思索的长剑指出,白虹剑的剑尖点在倚天剑尖之上,只见白虹剑一弯,嗒的一声轻响,剑身弹起,他已借力重行高跃。

 灭绝师太纵前抢攻,飕飕连刺三剑,到第三剑上时张无忌身又下沉,只得挥剑挡格,叮的一声,手中白虹剑已只剩下半截。他右掌顺手拍出,斜过来击向灭绝师太头顶。灭绝师太挥剑斜,削他手腕。张无忌瞧得奇准,伸指在倚天剑的刃面无锋之处一弹,身子倒飞了出去。灭绝师太手臂酸麻,虎口剧痛,长剑被他一弹之下几手飞出,心头大震。只见张无忌落在两丈之外,手持半截断剑,呆呆发怔。

 这几下手,当真是兔起鹬落,迅捷无伦,一刹那间灭绝师太连攻了八下快招,招招是致命的凌厉毒着。张无忌在劣势之下一一化解,连续八次的死中求活、连续八次的死里逃生。攻是攻得巧无比,避也避得诡异之极。在这一瞬时刻之中,人人的心都似要从腔中跳了出来。实不能信这几下竟是人力之所能,攻如天神行法,闪似鬼魅变形,就象雷震电掣,虽然过去已久,兀自余威迫人。

 隔了良久,震天价的采声才不约而同的响了出来。

 适才这八下快攻、八下急避,张无忌全是出于挨打的局面,手中长剑又被削断,显然已居下风,但灭绝师太的倚天剑被他手指一弹,登时半身酸麻。张无忌吃亏在少了对敌的阅历,若在此时乘势反击,已然胜了。灭绝师太心中自是有数,不由得暗自骇异,说道:“你去换过一件兵刃,再来斗过?!?br>
 张无忌向手中断剑望了一眼,心想:“外公赠给我的一柄宝剑,给我一出手就毁了,实是对不起他老人家?;褂惺裁幢Φ独?,能挡得住倚天剑的一击?”正自沉,只听得周颠大声道:“我有一柄宝刀,你拿去跟老贼尼斗一斗。你来拿罢!”张无忌道:“倚天剑太过锋锐,只怕徒然又损了前辈的宝刀?!敝艿叩溃骸八鹆吮闼鹆?。你打她不过,我们个个送命归天,还保得了宝刀么?”张无忌一想不错,过去接了宝刀。

 杨逍低声道:“张公子,你须得跟她抢攻,可不能再挨打?!闭盼藜商凶约何殴印?,微微一怔,随即省悟,杨不悔既已认出自己,自然跟她爹爹说了,当下道:“多承前辈指教?!蔽ひ恍Φ蜕溃骸笆┱骨峁?,半步也不可停留?!闭盼藜纱笙?,又道:“多谢前辈指点?!惫饷魇拐哐铄?、青翼蝠王韦一笑两人武功深厚,均可和灭绝师太一斗,未必便输于她,只恨受了圆真的暗算,重伤之后,一身本事半点施不出来,但眼光尚在,两人各自指点了一个关键所在,正是对付灭绝师太宝??煺械闹匾髑?。

 张无忌提刀在手,觉得这柄刀重约四十余斤,但见青光闪烁,背厚刃薄,刃锋上刻有古朴花纹,显是一件历时已久的珍品,心想毁了白虹剑虽然可惜,终是外公已经给了我的兵刃,这把宝刀却是周颠之物,可不能再在自己手中给毁了,回过身来,说道:“师太,晚辈进招了!”展开轻功,如一溜烟般绕到了灭绝师太身后,不待她回身,左一闪,右一趋,正传一圈,反转一圈,刷刷两刀砍出。

 灭绝师太横剑一封,正要递剑出招,张无忌早已转得不不知去向。他在未练乾坤大挪移法之时,轻功已比灭绝师太为高,这时越奔越快,如风如火,似雷似电,连韦一笑素以轻功睥睨群雄,也自暗暗骇异。但见他四下转动,迫近身去便是一刀,招术未老,已然避开。这一次攻守异势,灭绝师太竟无反击一剑之机,只是张无忌碍于倚天剑的锋锐,却也不敢过份近。他奔到数十个圈子后,体内九真气转旺,更似足不点地的凌空飞行一般。

 峨嵋群弟子眼见不对,如此斗下去,师父定要吃亏。静玄叫道:“今咱们剿灭魔教,可不是比武争胜。众位师妹师弟,大夥儿齐上,拦住这小子,教他不得取巧,乖乖的跟师父较量真实本领?!彼底盘峤T境?。峨嵋派男女弟子立时涌上,手执兵刃,占住了八面方位。周芷若站在西南角上。丁君冷笑道:“周师妹,拦不拦在你,让不让也在你?!敝苘迫粲制中?,说道:“你单是提我干么?”

 便在此时,张无忌已冲到了跟前,丁君嗤的一剑刺出。张无忌左手一伸,挟手将她长剑夺过,顺手便向灭绝师太掷去。灭绝师太挥剑将来剑斩为两截,但张无忌这一掷之力强劲之极,来剑虽断,劲力仍将她手腕震得隐隐发麻。张无忌更不停留,左手随伸随夺、随夺随掷。峨嵋群弟子此次来西域的无一不是派中高手,但一遇到他伸手夺剑,竟没丝毫闪避余地,给他手到拿来,数十柄剑飞舞空际,白光闪闪,连续不断的向灭绝师太飞去。

 灭绝师太脸如严霜,将来剑一一削断,削到后来,右臂大是酸痛,当即剑左手。她左手使剑的本事和右手无甚分别,但见半空中断剑飞舞,有的旁击向外,兀自劲力奇大,围观的众人纷纷后退。片刻之间,峨嵋群弟子个个空手,只周芷若手中长剑没有被夺。

 在张无忌是报她适才指点之德,岂知这么一来,却把她显得十分突出。她早知不妥,抢上去想攻击数招,但张无忌身法实在太快,何况是故意避开了她,不近她身子五尺之内。周芷若双颊晕红,一时手足无措。丁君冷笑道:“周师妹,他果然待你与众不同?!?br>
 这时张无忌虽受峨嵋群弟子之阻,但穿来去,将众人视如无物,刀刀往灭绝师太要害招呼。灭绝师太已身处只有挨打、无法反击的局面,心中暗暗焦急,丁君的言语却一声声传入耳中:“你眼看师父受这小子急攻,怎地不上前相助?你手中有剑,却站着不动,只怕你在盼望这小子打胜师父呢?!泵鹁μ哪钜欢骸昂我哉庑∽悠粝萝迫舻谋胁欢?,莫非两人当真暗中勾结?我一试便知!”朗声喝道:“芷若,你敢欺师灭祖么?”剑疾向周芷若当刺去。

 周芷若大惊,不敢举剑挡架,叫道:“师父,我…”她这“我”字刚出口,灭绝师太的长剑已刺到她口。

 张无忌不知灭绝师太这一剑只在试探是否真有情弊,待得剑尖及,自会缩手。他亲眼见过灭绝师太击死纪晓芙的狠辣,知道此人诛杀徒儿,绝不容情,当下不及细想,纵身跃上,一把抱起周芷若,飞出丈许。

 灭绝师太好容易反宾为主,长剑颤动,直刺他后心。张无忌内力虽强,却未当真练过轻功,不能如韦一笑那么手中抱了人、脚下仍然丝毫不慢,听到背后风声,只得回刀挥出,当的一响,手中宝刀又断去了半截。灭绝师太的长剑跟着刺到,张无忌反手运劲,掷出半截宝刀,这一下使上了九成力。灭绝师太登时气息一窒,不敢举剑削,伏地闪避。半截宝刀从她头顶掠过,劲风只刮得她脸生疼。张无忌眼见有机可乘,不及放下周芷若,随即抢身而进,右手前探,挥掌拍出。灭绝师太右膝跪地,举剑削他手腕,张无忌变拍为拿,反手勾处,已将倚天剑轻轻巧巧的夺了过来。

 这般于一刹那间化刚为柔的急剧转折,已属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第七层神功,灭绝师太武功虽高,但于对方刚猛掌力袭体之际,再也难以拆解他转折轻柔的擒拿手法。

 张无忌虽然得胜,但对灭绝师太这般大敌,实是戒惧极深,丝毫不敢怠忽,以倚天剑指住她咽喉,生怕她又有奇招使出,慢慢的退开两步。

 周芷若身子一挣,道:“快放下我!”张无忌惊道:“呀,是!”得通红,忙将她放下,鼻中闻到一阵淡淡幽香,只觉她头上柔丝在自己左颊拂过,不斜望了她一眼,只见她俏脸生晕,又羞又窘,虽是神色恐惧,眼光中却出欢喜之意。

 灭绝师太缓缓站直身子,一言不发,瞧瞧周芷若,又瞧瞧张无忌,脸色越来越青。

 张无忌倒转剑柄,向周芷若道:“周姑娘,贵派的宝剑,请你转尊师?!?br>
 周芷若望向师父,只见她神色默然,既非许可,亦非不准,一刹那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今局面已然尴尬无比,张公子如此待我,师父必当我和他私有情弊,从此我便成了峨嵋派的弃徒,成为武林中所不齿的叛逆。大地茫茫,教我到何处去觅归归宿之地?张公子待我不错,但我决不是存心为他而背叛师门?!焙鎏鹁μ魃鹊溃骸败迫?,一剑将他杀了!”

 当年周芷若跟张三丰前赴武当山,张三丰以武当山上并无女子,一切诸多不便,当下挥函转介,投入灭绝师太门下。她天资甚是聪颖,又以自幼惨遭父母双亡的大变,刻苦学艺,进步神速,深得师父钟爱。这七年多时之中,师父的一言一动,于她便如是天经地义一般,心中从未生过半点违拗的念头,这时听到师父蓦地一声大喝,仓卒间无暇细想,顺手接过倚天剑,手起剑出,便向张无忌口刺了过去。

 张无忌却决计不信她竟会向自己下手,全没闪避,一霎之间,剑尖已抵口,他一惊之下,待要躲让,却已不及。周芷若手腕发抖,心想:“难道我便刺死了他?”迷糊糊之中手腕微侧,长剑略偏,嗤的一声轻响,倚天剑已从张无忌右透入。

 周芷若一声惊呼,拔出长剑,只见剑尖殷红一片,张无忌右鲜血有如泉涌,四围惊呼之声大作。张无忌伸手按住伤口,身子摇晃,脸上神色极是古怪,似乎在问:“你真的要刺死我?”周芷若道:“我…我…”想过去察看他的伤口,但终于不敢,掩面奔回。

 她这一剑竟然得手,谁都出于意料之外。小昭脸如土色,抢上来扶住张无忌,只叫:“你…你…”张无忌对小昭道:“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这一剑幸好稍偏,没刺中心脏,但已重伤右边肺叶。他说了这几个字,肺中不进气,弯剧烈咳嗽。他重伤之下,瞧出来分不清小昭和周芷若,鲜血汩汩出,将小昭的上衣染得红了半边。

 旁观众人不论是六大派或明教、天鹰教的人众,一时均肃静无声。张无忌适才连败各派高手,武功高强,襟宽博,不论是友是敌,无不暗暗敬仰,这时见他无端端的被周芷若刺了一剑,均感不忿,眼见倚天剑透而入,伤势极重,都关心这一剑是否致命。

 小昭扶着他慢慢坐下,朗声说道:“那一位有最好的金创药?”

 少林派中神僧空快步而出,从怀中取出一包药粉,说道:“敝派玉灵散是伤科圣药?!鄙焓炙嚎盼藜?img src="tu/xiong.jpg">前衣服,只见伤口深及数寸,忙将玉灵散敷上去,鲜血涌出,却将药粉都冲开了???img src="tu/xing.jpg">束手无策,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何太冲夫妇更是焦急,他们只道自己已服下金蚕蛊毒,此人若是重伤而死,自己夫妇俩解毒无人,也是活不成了。何太冲抢到张无忌身前,急问:“金蚕蛊毒怎生解救,快说,快说啊?!毙≌芽薜溃骸白呖?!你忙什么?张公子要活不了,大家是个死?!比粼谄绞?,何在冲是何等身份,怎能受一个青衣小婢的呼叱?但这时情急之下,仍是不住口的急问:“金蚕蛊毒怎生解救?”空怒道:“铁琴先生,你再不走开,老衲可要对你不客气了?!?br>
 便在此时张无忌睁开眼来,微一凝神,伸左手食指在自己伤口周围点了七处道,血登时缓了???img src="tu/xing.jpg">大喜,便即将玉灵散替她敷上。小昭撕下衣襟,给他裹好伤口,眼见他脸白如纸,竟无半点血,心中说不出的焦急害怕。

 张无忌这时神智已略清醒,暗运内息转,只觉通到右便即阻,只想:“我待教有一口气息尚在,决不能让六大派杀了明教众人!”当下将真气在左边腹间运转数次,缓缓站起身来,说道:“峨嵋、武当两派若有那一位不服在下调处,可请出来较量?!彼搜砸怀?,众人无骇然,眼见周芷若这一剑刺得他如此厉害,竟然兀自挑战。

 灭绝师太冷冷的道:“峨嵋派今已然落败,你若不死,后再行算帐。咱们瞧武当派的罢!六大派此行的成败,全仗武当派裁决?!?br>
 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崆峒、少林、昆仑、峨嵋五派高手均已败在张无忌手下,只剩武当一派尚未跟他过手。这时他身受剑伤,死多活少,别说一高手,只须几个庸手上来纠一番,他也就支持不住了,甚至无人和他对敌,说不定稍等片刻,他也会伤发而毙,武当五侠任谁一位上前,自然毫不费力的便将他击死,就可照原来策划,诛灭明教。

 众人均想,武当派自来极重“侠义”两字,要他们出手对付一个身负重伤的少年,未免于名声大有损害,只怕武当五侠谁都不愿。但武当派若不出手,难道‘六大派围攻光明顶’这件轰传武林的大事,竟然闹一个铩羽而归?此后六大派在江湖上脸面何存?其中的抉择,可实在为难之极了。灭绝师太那几句话,意思说六大派今后是荣是辱,全凭武当派决定,且看武当派是否有人肯顾全大局,损及个人的名望。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五人面面相觑,谁都拿不定主意。宋青书突然说道:“爹,四位师叔,让孩儿去料理了他?!蔽涞蔽逑烂靼姿囊馑?,他是武当晚辈,由他出手,胜于累及武当五侠的英名。

 俞莲舟道:“不成!我们许你出手,跟我们亲自出手并无分别?!闭潘上溃骸岸?,倚小弟之见,大局为重,我五兄弟的名声为轻?!蹦鹊溃骸懊松硗庵?,只是如此对付一个重伤少年,良心难安?!币皇币槁勰丫?,各人眼望宋远桥,听他示下。

 宋远桥见殷梨亭始终不发一言,可是脸上愤怒之难平,心知他未婚纪晓芙失身于明教杨逍,以致殒命,实是平生奇大恨,若不一鼓诛灭明教,扫尽徒,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当下缓缓说道:“魔教作恶多端,除恶务尽,乃我辈侠义道的大节。名声固然要紧,但现今两者不能得兼,当取大者。青书,小心在意?!?br>
 宋青书躬身道:“是!”走到张无忌身前,朗声道:“曾小侠,你若非明教中人,尽可离去,自行下山养伤。六大派只诛魔教徒,与你无涉?!?br>
 张无忌左手按住前伤口,说道:“大丈夫急人所难,死而后已。多谢…多谢宋兄好意,可是在下…在下…决与明教同存共亡!”

 明教和天鹰教人众纷纷高叫:“曾少侠,你待我们已然仁至义尽,大夥儿感激不尽,到此地步,不必再斗了?!?br>
 殷天正脚步蹒跚的走近,说道:“姓宋的,让老夫来接你高招!”哪知一口气提不上来,腿膝麻软,摔倒在地。

 宋青书眼望张无忌,说道:“曾兄。既然如此,小弟碍于大局,可要得罪了?!?br>
 小昭挡在张无忌身前,叫道:“那你先杀了我再说?!闭盼藜傻蜕溃骸靶≌?,你别担心,他杀不了我?!毙≌鸭钡溃骸澳恪砩嫌猩税??!闭盼藜扇嵘溃骸靶≌?!你为什么待我这么好?”小昭凄然道:“因为…因为你待我好?!闭盼藜上蛩影肷?,心想:“就算我此时死了,也有了一个真正待我极好的知己?!?br>
 宋青书向小昭喝道:“你走开些!”张无忌道:“你对这位小姑娘声大气,忒也无礼!”宋青书在小昭肩头一推,将她推开数步,说道:“妖女男,有什么好东西了!快站起来,接招罢!”张无忌道:“令尊宋大侠谦谦君子,天下无人不服。阁下却这等暴。跟你动手,也不必…也不必站起身来?!笔翟蛩诰⑻岵簧侠?,自知决计无力站起。

 张无忌重伤虚弱无力的情形,人人都瞧了出来。俞莲舟朗声道:“青书,点了他的道,令他动弹不得,也就是了,不必伤他性命?!?br>
 宋青书道:“是!”左手虚引,右手倏出,向张无忌肩头点来。张无忌动也不动,待他手指点上“肩贞”内力斜引,将他指力挪移卸了开去。宋青书这一指之力犹似戳入了水中,更无半点着力处,只因出其不意,身子向前一冲,险些撞到张无忌身上,急忙站定,却已不免有点狼狈。

 他定了定神,飞起右脚,猛向张无忌口踢去,这一脚已使了六七成力。俞莲舟虽叫他不可伤了张无忌性命,但不知怎的,他心中对眼前这少年竟蓄着极深的恨意,这倒不是因他说自己暴,却是因见周芷若瞧着这少年的眼光之中,一直含情脉脉,极是关怀,最后虽奉了师命而刺了他一剑,但脸上神色凄苦,显见心中难受异常。

 宋青书自见周芷若后,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然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徒,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心下明白:“她这一剑刺了之后,不论这小子死也好,活也好,再也不能从她心上抹去了?!弊约禾热艋魉勒飧錾倌?,周芷若必定深深怨怪,可是妒火中烧,实不肯放过这唯一制他死命的良机。宋青书文武双全,乃是武当派第三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为人也素来端方重义,但遇到了这“情”之一关,竟然方寸大。

 众人眼见宋青书这腿踢去,张无忌若非跃起相避,只有出掌硬接,但显然他便要支撑着坐起也难以办到,看来这一脚终于便取了他性命。却见足尖将要及,张无忌右手五指轻拂,宋青书右腿竟然转向,从他身侧斜了过去,相距虽不过三寸,这一腿却终于全然踢了个空。宋青书在势已无法收腿,跟着跨了一步,左足足跟后撞,直攻张无忌背心,这一招既快且狠,人所难料,原是极高明的招数,但张无忌手指一拂,又卸开了他足跟的撞击。

 三招一过,旁观众人无不大奇。宋远桥叫道:“青书,他本身已无半点劲力,这是四两拨千斤之法?!彼酃饫系?,瞧出张无忌此时劲力全失,所使的功夫虽然颇为怪异,基本道来却与武学中借力打力并无二致。

 宋青书得父亲一言提醒,招数忽变,双掌轻飘飘地,若有若无的拍击而出,乃是武当绝学之一的“绵掌”借力打力原是武当派武功的根本,他所使的“绵掌”本身劲力若有若无,要令对方无从借力。但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已练到第七层境界,绵掌虽轻,终究有形有劲,他左手按住口伤处,右手五指犹如抚琴鼓瑟,忽挑忽捻,忽弹忽拨,上身半点不动,片刻间将宋青书的三十六招绵掌掌力尽数卸了。

 宋青书心中大骇,偶一回头,突然和周芷若的目光相接,只见她脸关怀之,不心中又酸又怒,知道她关怀的绝非自己,当下深深了一口气,左手挥掌猛击张无忌右颊,右手出指疾点他左肩“缺盆”这一招叫作“花开并蒂”名称好听,招数却十分厉害,双手递招之后,跟着右掌击他左颊,左手食指点他右肩后“缺盆”这两招“花开并蒂”并成一招,连续四式,便如暴风骤雨般使出,势道之猛,手法之快,当真非同小可。众人见了这等声势,齐声惊呼,不约而同的跨上了一步。

 只听得拍拍两下清脆的响声,宋青书左手一掌打上了自己左颊,右手食指点中了自己左肩“缺盆”跟着右手一掌打上了自己右颊,左手食指点中自己右肩“缺盆”他这招“花开并蒂”四式齐发,却给张无忌已“乾坤大挪移”功夫挪移到了他自己身上。倘若他出招稍慢,那么点中了自己左肩“缺盆”后,此后两式便即无力使出,偏生他四式连环,迅捷无伦,左肩“缺盆”虽被点中,手臂尚未麻木,直到使全了“花开并蒂”的下半套之后,这才手足酸软,砰到一声仰天摔倒,挣扎了几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宋远桥快步抢出,左手推拿几下,已解了儿子的道,但见他两边面颊高高肿起,每一边留下五个乌青的指印,知他受伤虽轻,但儿子心高气傲,今当众受此大辱,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当下一言不发,携了他手回归本派。

 这时四周喝采之声,此起彼落,议论赞美的言语,嘈杂盈耳。突然间张无忌口一张,吐出几口鲜血,按住伤口,又咳嗽起来。众人凝视着他,极为关怀,均想:他重伤下抵御宋青书的急攻,虽然得胜,但内力损耗必大。有的人看看他,又望望武当派众人,不知他们就此认输呢,还是另行派人出斗。

 宋远桥道:“今之事,武当派已然尽力,想是魔教气数未尽,上天生下这个奇怪少年来。若再斗不休,名门正派和魔教又有什么分别?”俞莲舟道:“大哥说得是。咱们即回山,请师父指点。后武当派卷土重来,待这少年伤愈之后,再决胜负?!彼饧妇浠八档霉饷骼诼?,豪气人,今虽然认输,但不信武当派终究会技不如人。张松溪和莫声谷齐声道:“正该如此!”

 忽听得刷的一声,殷梨亭长剑出鞘,双眼泪光莹莹,大踏步走出去,剑尖对着张无忌,说道:“姓曾的,我和你无冤无仇,此刻来伤你,我殷梨亭枉称这‘侠义’两字??墒悄茄铄泻臀页鹕钏坪?,我非杀他不可,你让开罢!”

 张无忌摇头道:“但教我有一口气在,不容你们杀明教一人?!?br>
 殷梨亭道:“那我可先得杀了你!”

 张无忌出一口鲜血,神智昏,心情,轻轻的道:“殷六叔,你杀了我罢!”

 殷梨亭听到“殷六叔”三字,只觉语气极为熟悉,心念一动:“无忌幼小之时,常常这样叫我,这少年…”凝视他的面容,竟是越看越象,虽然分别九年,张无忌已自一个小小孩童成长为壮健少年,相貌已然大异,但殷梨亭心中先存下“难道他竟是无忌”这个念头,细看之下,记忆中的面貌一点点显现出来,不颤声道:“你…你是无忌么?”

 张无忌全身再无半点力气,自知去死不远,再也不必隐瞒,叫道:“殷六叔,我…我时时…想念你?!?br>
 殷梨亭双目流泪,当的一声抛下长剑,俯身将他抱了起来,叫道:“你是无忌,你是无忌孩儿,你是我五哥的儿子张无忌!”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莫声谷四人一齐围拢,各人又惊又喜,顷刻间心头充了欢喜之情,什么六大派与明教间的争执仇怨,一时俱忘。

 殷梨亭这么一叫,除了何太冲夫妇、周芷若、杨逍等寥寥数人之外,余人无不讶异,哪想到这个舍命力护明教的少年,竟是武当派张翠山的儿子。

 殷梨亭见张无忌昏晕了过去,忙摸出一?!疤焱趸ば牡ぁ?img src="tu/sai.jpg">入他口中,将他交给俞莲舟抱着,拾起长剑,冲到杨逍身前,戟指骂道:“姓杨的,你这猪狗不如的徒,我…我…”喉咙哽住,再也骂不下去,长剑递出,便要往杨逍心口刺去。

 杨逍丝毫不能动弹,微微一笑,闭目待毙。突然斜刺里奔过来一个少女,挡在杨逍身前,叫道:“休伤我爹爹!”

 殷梨亭凝剑不前,定睛看时,不“啊”的一声,全身冰冷,只见这少女长挑身材、秀眉大眼,竟然便是纪晓芙。他自和纪晓芙定亲之后,每当练武有暇,心头甜甜的,总是想着未婚的俏丽倩影,及后得知她为杨逍虏去,失身于他,更且因而毙命,心中愤恨自是难以言宣;此刻突然又见到她,身子一幌,失声叫道:“晓芙妹子,你…你没…”

 那少女却是杨不悔,说道:“我姓杨,纪晓芙是我妈妈,她早死了?!?br>
 殷梨亭一呆,这才明白,喃喃的道:“啊,是了,我真糊涂!你让开,我今要替你妈报仇雪恨?!?br>
 杨不悔指着灭绝师太道:“好!殷叔叔,你去杀了这个老贼尼?!币罄嫱さ溃骸拔裁??”杨不悔道:“我妈是给这老贼尼一掌打死的?!币罄嫱さ溃骸昂蛋说?!你小孩子家懂得什么?”杨不悔冷冷的道:“那在蝴蝶谷中,老贼尼叫我妈来刺死我爹爹,我妈不肯,老贼尼就将我妈打死了。我亲眼瞧见的,张无忌哥哥也是亲眼瞧见的。你再不信,不妨问问那老贼尼自己?!钡奔拖缴硭乐?,杨不悔年幼,什么也不懂得,但后来年纪大了,慢慢回想,自然明白了当年的经过。

 殷梨亭回过头去,望着灭绝师太,脸上出疑问之,嗫嚅道:“师太…她说…纪姑娘是…”

 灭绝师太嘶哑着嗓子说道:“不错,这等不知廉的孽徒,留在世上又有何用?她和杨逍是两相情愿。她宁肯背叛师门,不愿遵奉师命,去刺杀这个徒恶贼。殷六侠,为了顾全你颜面,我始终隐忍不言。哼,这等无的女子,你何必念念不忘于她?”

 殷梨亭铁青着脸,大声道:“我不信,我不信!”

 灭绝师太道:“你问问这女孩子,她叫什么名字?”

 殷梨亭的目光转到杨不悔脸上,泪眼模糊之中,瞧出来活便是纪晓芙,耳中却听她清清楚楚的说道:“我叫杨不悔。妈妈说:这件事他永远也不后悔?!?br>
 当的一声,殷梨亭掷下长剑,回过身来,双手掩面,疾冲下山。宋远桥和俞莲舟大叫:“六弟,六弟!”但殷梨亭既不答应,亦不回头,提气急奔,突然间失足摔了一,随即跃起,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

 他和纪晓芙之事众人多有所闻,眼见事隔十余年,他仍如此伤心,不都为他难过,以武当殷六侠的武功,奔跑之际如何会失足摔跤?那自是意、神不守舍之故了。

 这时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莫声谷四人分坐四角,各出一掌,抵在张无忌、腹、背、四处大之上齐运内力,给他疗伤。四人内力甫施,立时觉得他体内有一股极强的力,源源不绝的将四人内力吸引过去。四人大惊,暗想如此不住去,只须一两个时辰,自己内力便致耗竭无存,但他生死未卜,那便如何是好?正没做理会处,张无忌缓缓睁开眼睛“啊”了一声。宋远桥等心头一震,猛觉得手掌心有一股极暖和的热力反传过来,竟是他的九神功起了应和,转将内力反输向四人体内。

 宋远桥叫道:“使不得!你自己静养要紧?!彼娜思泵Τ氛贫?,但觉似有一片滚水周四肢百骸,舒适无比,显是他不但将去的内力还了四人,而且他体内九真气充盈鼓,反助四人增强了内功的修为。宋远桥等四人面面相觑,暗自震骇,眼见他重伤垂死,那知内力竟是如此强劲浑厚,沛不可当。

 此刻张无忌外伤尚重,内息却已运转自如,慢慢站起,说道:“宋伯伯、俞二伯、张四伯、莫七叔,恕侄儿无礼。太师父他老人家福体安康?”

 俞莲舟道:“师父他老人家安好!无忌,你…你长这么大了…”说了这几句话,心头虽有千言万语,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脸微笑,热泪盈眶。

 白眉鹰王殷天正得知这位救命恩人竟是自己外孙,高兴得呵呵大笑,却终究站不起身。

 灭绝师太铁青着脸,将手一挥,峨嵋群弟子跟她向山下走去。

 周芷若低着头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向张无忌望去。张无忌却也正自目送她离去。两人目光相接,周芷若苍白的脸颊上飞上一阵红晕,眼光中似说:“我刺得你如此重伤,真是万分的过意不去,你可要好好保重?!闭盼藜伤坪趺靼琢怂囊馑?,微微点了点头。周芷若登时脸喜,神采飞扬,随即回过头去,加快脚步,远远去了。

 武当派和张无忌相认,再加峨嵋派这一去,六大派围剿魔教之举登时风云散。崆峒和华山两派携死扶伤,跟着离去。

 何太冲走上前来,说道:“小兄弟,恭喜你们亲人相认啊…”张无忌不等他接着说下去,从怀中摸出两枚避瘴气、去秽恶的寻常药丸,递了给他,说道:“请贤夫妇各服一丸,金蚕蛊毒便可消解?!焙翁褰庸┩?,见黑黝黝的毫不起眼,不信便能消解得那天下至毒的金蚕蛊毒。张无忌道:“在下既说消解得,便是消解得?!彼吧匀晃⑷?,但光明顶这一战镇慑六大门派,气度之中,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威严,不由得何太冲不信。他又想:“即使他骗人,这药不能消解蛊毒,但当着武当四侠,也不能强他给真药。何况少林派宁空贼秃也颇有回护这小贼之意。今只好认命罢了?!钡毕驴嘈ψ潘瞪骸岸嘈?!”和班淑娴分别服下药丸,指挥众弟子收拾本派死者的尸首,告辞下山。

 俞莲舟道:“无忌,你伤重不能下山,只好在此调养,我们可不能留下陪你。盼你痊愈之后来武当一行,也好让师父见了你欢喜?!闭盼藜珊岬阃?。各人有许多事想问、有许多话想说,但见他神情萎顿,均知多说一句话便加重一分伤势,只得忍住不言。

 猛听得少林派中有人大声叫了起来:“圆真师兄的尸首呢?”另一人道:“咦,怎不见了圆真师伯的法体?”莫声谷好奇心起,抢步过去一看,只见七八名少林僧在收拾本门战死者的遗体,可是单单少了圆真一具尸体。

 圆音指着明教教众,大声喝道:“快把我圆真师兄的法体出来,莫惹得和尚无名火起,一把火烧得你们个个尸骨成灰?!?br>
 周颠笑道:“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奇谈!你这活贼秃我们也不要,要他这死和尚干什么?拿他当猪当羊,宰来吃他的瘦骨头么?”

 少林众人心想倒也不错,当下十余名僧人四出搜索,却哪里有圆真的尸身。众人虽觉奇怪,但想多半是华山、崆峒各派收取本门死者尸身之时误收了去,也就不再追寻。

 当下少林、武当两派人众连袂下山。张无忌上前几步,躬身相送。宋远桥道:“无忌孩儿,今一战,你名扬天下,对明教更是恩重如山。盼你以后多所规劝引导,总要使明教改归正,少作坏事?!闭盼藜傻溃骸昂⒍穹钍Σ袒?,自当尽力而为?!闭潘上溃骸耙磺行⌒脑谝?,事事提防恶小人!”张无忌又应道:“是!”他和武当四侠久别重逢,又即分离,五人均是依依不舍。

 杨逍和殷天正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众,叩谢张大侠护教救命的大恩!”顷刻之间,黑的人众跪了一地。

 张无忌不由得慌了手脚,何况其中尚有外公、舅舅诸人在内,忙跪下还礼。他这一急跪,口剑伤破裂,几口鲜血出,登时晕了过去。

 小昭抢上扶起。明教中两个没受伤的头目抬过一张软,扶他睡上。杨逍道:“快扶张大侠到我房中静养?!蹦橇矫纺抗泶鹩?,将张无忌抬入杨逍房中。

 小昭跟随在后,经过杨不悔身前时杨不悔冷冷的道:“小昭,你装得真象,我早知你必有古怪,只是没料到这么一个丑东西,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毙≌训屯凡挥?。

 这几天中,明教教众救死扶伤,忙碌不堪。经过这场从地狱边缘逃回来的大战,各人都明白了以往自相残杀、以致召来外侮的不该。人人关怀着张无忌的伤势,谁也不提旧怨,安安静静的耽在光明顶上养伤。

 张无忌九神功已成,剑伤虽然不轻,但因周芷若剑尖刺入时偏了数寸,只伤及肺叶,未中心脏,因此静养了七八天,伤口渐渐愈合。殷天正、杨逍、韦一笑、说不得等人躺在软之中,每由人抬进房来探视,见他一天好似一天,都极为欣慰。

 到第八上,张无忌已可坐起。那天晚上,杨逍和韦一笑又来探病。张无忌道:“两位身中玄指后,这几天觉得怎样?”杨韦二人每都要苦熬刺骨之寒的折磨,伤势只有越来越重,但怕他挂怀,都道:“好得多了!”张无忌见二人脸上黑气笼罩,说话也是有气无力,说道:“我内力已回复了六七成,便给两位治一治看?!毖铄忻Φ溃骸安?,不!张大侠何必忙在一时?待你贵体痊愈,再给我们医治不迟。此刻使力早了,伤势若有反复,我们心中何安?”韦一笑道:“早医晚医,也不争在这几。张大侠静养贵体要紧?!?br>
 张无忌道:“我外公鹰王、义父狮王,都和两位平辈论,两位是我长辈,再称‘大侠’什么,侄儿可实在不敢答应?!?br>
 杨逍微笑道:“将来我们都是你的属下,在你跟前,连坐也不敢坐,还说什么长辈平辈?”张无忌一怔,问道:“杨伯伯你说什么?”韦一笑道:“张大侠,这明教教主的重任,若不由你来承当,更有何人能够担负?”

 张无忌双手摇,忙道:“此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便在此时,忽听得东面远远传来一阵阵尖利的哨子之声,正是光明顶山下有警的讯号。杨逍和韦一笑一怔,均想:“难道六大派输得不服,去而复返么?”但脸上都显得若无其事。杨逍道:“昨天吃的人参还好么?小昭,你再到药室去取些,给张大侠煎汤喝?!敝惶髅?、南面同时哨子声大作。张无忌道:“是外敌来攻么?”韦一笑道:“本教和天鹰教不乏好手,张大侠不必挂心,谅小小几个贼,何足道哉!”

 可是片刻之间,哨子声已近了不少,敌人来得好快,显然并非小小贼。杨逍道:“我出去安排一下,韦兄便在这里陪着张大侠。嘿嘿,明教难道就此一蹶不振,人人都可欺侮了?”他虽伤得动弹不得,但言语中仍是充着豪气。

 张无忌寻思:“少林、峨嵋这些名门正派,决不会不顾信义,重来寻仇。来者多半是残忍恶之辈。光明顶上所有高手人人重伤,这七八天中没一人能养好伤势,决计难以抵挡外敌,倘若强自出战,只有枉送性命?!?br>
 突然间门外脚步声急,一个人闯了进来,脸血污,着一柄短刀,叫道:“敌人从三面…攻上山来…弟兄们抵敌…不住…”韦一笑问道:“什么敌人?”那人手指窗外,想要说话,突然向前摔倒,就此死去。

 但听得传警呼援的哨声,此起彼落,显是情势急迫。忽然又有两人奔进室来,杨逍认得当先一人是洪水旗的掌旗副使,只见他全身浴血,脸色犹如鬼魅,但仍颇为镇定,微微躬身,禀道:“张大侠、杨左使、韦法王,山下来攻的是巨鲸帮、海沙帮、神拳门各路人物?!毖铄兴家恍?,哼了一声,道:“这些么魔小丑,也敢山门来了吗?”那掌旗副使道“敌人本来也不厉害,只不过咱们兄弟多数有伤在身…”

 他说到这里,冷谦、铁冠道人张中、彭莹玉、说不得、周颠等五散人分别由人抬了进来。周颠气呼呼的大叫:“好丐帮,勾结了三门帮、巫山帮来乘火打劫,我周颠只要有一口气在,跟他们永世没完…”他话犹未了,殷天正、殷野王父子撑着木杖,走进室来。殷天正道:“无忌孩儿,你睡着别动。***‘五凤刀’和‘断魂’这两个小小门派,还能把咱们怎样了?”

 这些人中,杨逍在明教中位望最尊、殷天正是天鹰教的教主、彭莹玉最富智计,这三人生来不知遇到过多少大风大每每能当机立断,转危为安,但眼前的局势是已陷绝境,内袭人众多,声势着实不小,眼看着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这时每人隐然都已将张无忌当作教主,不约而同的望着他,盼他能突出奇计,解此困境。

 张无忌在这顷刻之间,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他自知武功虽较杨逍、外公、韦一笑诸人为高,但说到见识计谋,这些高手当然均胜他甚多,他们既无良策,自己又有什么更高明的法子。正沉间,突然想起一事,冲口而出的叫道:“咱们快到秘道中暂且躲避,敌人未必能发觉。就算发觉了,一时也不易攻入?!?br>
 他想到此法,自觉是眼前最佳的方策,语音甚是兴奋,不料众人面面相觑,竟无一人附和,似乎都认为此法绝不可行。张无忌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咱们暂且避祸,待伤愈之后再和敌人一决雌雄,也不算是堕了威风?!?br>
 杨逍道:“张大侠此法诚然极妙?!弊废蛐≌训溃骸靶≌?,你扶张大侠到秘道去?!闭盼藜傻溃骸按筲范黄肴グ?!”杨逍道:“你请先去,我们随后便来?!?br>
 张无忌听他语气,知他们决不会来,不过是要自己躲避而已,朗声说道:“各位前辈,我虽非贵教中人,但和贵教共过一场患难,总该算得是生死之。难道我就贪生怕死,能撇下各位,自行前驱避难?”

 杨逍道:“张大侠有所不知,明教历代传下严规,这光明顶上的秘道,除了教主之外,本教教众谁也不许闯入,擅进者死。你和小昭不属本教,不必守此规矩?!?br>
 这时只听得隐隐喊杀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只是光明顶上道路崎岖,地势险峻,一处处关隘均有铁闸石门,明教虽无猛烈抵抗,来攻者却也不易迅速奄至。加之明教名头素响,来袭敌人心存忌惮,未敢贸然深入,但听这厮杀之声,却总是在一步步的近。偶然远处传来一两声临死时的号呼之声,显是明教教众竭力御敌,以致惨遭屠戮。

 张无忌心想:“再不走避,只怕一个时辰之内,明教上下人众无一得免?!钡毕滤档溃骸罢獠豢山朊氐赖墓婢?,难道决计变更不得么?”杨逍神色黯然,摇了摇头。

 彭莹玉忽道:“各位听我一言:张大侠武功盖世,义薄云天,于本教有存亡继绝的大恩。咱们拥立张大侠为本教第三十四代教主。倘若教主有命,号令众人进入秘道。大夥儿遵从教主之令,那便不是坏了规矩?!毖铄?、殷天正、韦一笑等早就有意奉张无忌为教主,一听彭和尚之言,人人叫好。

 张无忌急忙摇手道:“小子年轻识浅、无德无能,如何敢当此重任?加之我太师父张真人当年谆谆告诫,命我不可身入明教,小子应承在先。彭大师之言,万万不可?!?br>
 殷天正道:“我是你外公,叫你入了明教。就算外公亲不过你太师父,大家半斤八两,我和张真人的说话相互抵消了罢,只当谁也没说过。入不入明教,凭你自决?!币笠巴跻驳溃骸霸偌右桓鼍烁?,那总够斤两了罢?常言道:见舅如见娘。你娘既已不在,我就如同是你亲娘一般?!?br>
 张无忌听外公和舅父如此说,心中难过,说道:“当年教主曾有一通遗书,我从秘道中带将出来,原拟大家伤愈之后传观。教主的遗命是要我义父金狮王暂摄教主之位?!彼底糯踊持腥〕瞿欠庖攀?,交给杨逍。

 彭莹玉道:“张大侠,大丈夫身当大变,不可拘泥小节。谢狮王是你义父,犹似亲父一般,自来子继父职,谢狮王既不在此,便请你依据教主遗言,暂摄教主尊位?!敝谌似氲溃骸按搜宰钍??!?br>
 张无忌耳听杀声渐近,心中惶急加甚,一时没了主意,寻思:“此刻救人重于一切,其余尽可缓商?!庇谑抢噬溃骸案魑患热蝗绱思?,小子如再不允,反成明教的大罪人了。小子张无忌,暂摄明教教主职位,渡过今难关之后,务请各位另择贤能?!?br>
 众人齐声欢呼,虽然大敌近,祸及燃眉,但人人喜悦之情,见于颜色。均想明教自前教主顶天暴毙,统率无人,一个威震江湖的大教竟闹得自相残杀、四分五裂。置身事外者有之,自立门户者有之,为非作歹者亦有之,从此一蹶不振,?;俪?。今重立教主,中兴可期,如何不令人大为振奋?能行动的便即拜倒。殷天正、殷野王虽是尊亲,亦无例外。

 张无忌忙拜倒还礼,说道:“各位请起。杨左使,请你传下号令:本教上下人等,一齐退入秘道?!?br>
 杨逍道:“是!谨遵教主令谕。启禀教主,咱们命烈火旗纵火阻敌,将光明顶上房舍尽数烧了。敌人只道咱们已然逃走。不知可好?”张无忌道:“此计大妙,请杨左使传令?!毙南耄骸按朔ǖ蹦曛斐ち浔阍构?,计策本身原是好的,只不过他是用来骗我而已?!?br>
 杨逍当即传出令去,撤回守御各处的教众,命洪水、烈火二旗断后,其余各人,退入秘道。明教是主,天鹰教是客,当下命天鹰教教众先退,跟着是天地风雷四门,光明顶上诸般职事人员,锐金、巨木、厚土三旗,五散人和韦一笑等先后退入。待张无忌和杨逍退入不久,洪水旗诸人分别进来,东西两面已是火光烛天。

 这场火越烧越旺,烈火旗人众手执筒,不断出西域特产的石油。那石油近火即燃,最是厉害不过,来攻的各门派人数虽多,却畏火不敢近,只是四面团团围住,不令明教人众漏网。烈火旗人众进入秘道后关上闸门。不久房舍倒塌,将秘道的入口掩在火焰之下。

 这场大火直烧了两两夜,兀自未熄。光明顶是明教总坛所在,百余年的经营,数百间美轮美奂的厅堂屋宇尽成焦土。来攻敌人待火势略熄,到火场中翻寻时,见到不少明教徒战死者的尸首,皆已烧成焦炭,面目不可辨认,只道明教教众宁死不降,人人自焚而死,杨逍、韦一笑等都已命丧火场之中。

 天鹰教与明教人众按着秘道地图,分别住入一间间石室。此时已然深入地底,上面虽然烈火熊熊,在秘道中却听不到半点声音,也丝毫不觉炎热。众人带足了粮食清水,便一两个月不出去也不致饥渴。明教和天鹰教人众各旗归旗、各坛归坛,肃静无声。众人均知这秘道是向来不许擅入的圣地,承蒙教主恩典,才得入来避难,因此谁也不敢任意走动。

 杨逍等首脑人物都聚在顶天的遗骸之旁,听张无忌述说如何见到前教主的遗书、如何练成乾坤大挪移心法。他说毕,将记述心法的羊皮纸交给杨逍。杨逍不接,躬身说道:“前教主的遗书上写得明白:‘乾坤大挪移心法,暂由谢逊接掌,后转给新教主?!夥菪姆?,自当由教主掌管?!?br>
 当下众人传阅顶天的遗书,尽皆慨叹,说道:“那料到教主一世神勇睿智,竟因夫妇之情而致走火归天。咱们若得早见此遗书,何致有今的一败涂地?!备魅讼氲剿滥淹橹?、自己狼狈逃命之辱,无不咬牙切齿的痛骂成昆。

 杨逍道:“这成昆虽是教主夫人的师兄、是金狮王的师父,可是我们以前都未能见他一面,可见此人心计之工。原来数十年前,他便处心积虑的要摧毁本教?!敝艿叩溃骸把钭笫?、韦蝠王,你们都堕入了他的道儿而不觉,也可算得无能?!彼鞠氤渡弦筇煺?,只是碍于教主的情面,将‘白眉老儿’所个字咽入肚里。杨逍脸上一红,说道:“总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成昆恶贼终究命丧野王兄的掌底?!绷一鹌煺破焓剐寥缓藓薜牡溃骸俺衫フ舛裨糇髁苏饷创蟮哪?,倒给他死得太便宜了?!?br>
 众人议论了一会,当下分别静坐用功,疗养伤势。

 在秘道中过了七八,张无忌的剑疮已好了九成,结了个寸许长的疤,当即给受了外伤的弟兄治疗,虽然药物多缺,但他针灸推拿,当真是着手成。众人初时只道这位少年教主武功深不可测,岂知他医道竟也如此湛,几已可直追当年的‘蝶谷医仙’胡青牛。

 再过数,张无忌剑伤痊愈,当即运起九神功,给杨逍、韦一笑及五散人出体内玄指的寒毒。三之间,众大高手内伤尽去,无不意气风发,便要冲出秘道,尽歼来攻之敌。张无忌道:“各位伤势已愈,内力未纯,既已忍耐多,索便再等几天?!?br>
 这数中人人加紧磨练,武功浅的磨刀砺剑,武功深的则练气运劲,自从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以来,明教挨打受辱,这口怨气可实在别得狠了。

 这天晚间,杨逍将明教的教义宗旨、教中历代相传的规矩、明教在各地支坛的势力、教中首要人物才能性格,一一向张无忌详为禀告。

 只听得铁链叮当声响,小昭托了茶盘,送上两碗茶来。张无忌道:“杨左使,这个小姑娘近来无甚过犯,请你打开铁锁,放了她罢!”杨逍道:“教主有令,敢不遵从?!钡毕陆醒畈换诮?,说道:“不悔,教主吩咐,你给小昭开了锁罢?!毖畈换诘溃骸澳窃砍追旁谖曳坷锏某樘胫?,没带下来?!闭盼藜傻溃骸澳且膊环?,这钥匙想来也烧不烂?!?br>
 杨逍等女儿和小昭退出,说道:“小昭这小丫头年纪虽小,却是极为古怪,对她不可不加提防?!闭盼藜晌实溃骸罢庑」媚锢蠢绾??”

 杨逍道:“半年之前,我和不悔下山游玩,见到她一人在沙漠之中,抚着两具尸首哭泣。我们上前查问,她说死的二人是她爹娘。她爹爹作中原得罪了官府,一家三口被充军来到西域,前几因不堪蒙古官兵的凌辱,逃了出来,终于她爹娘伤发力竭,双双毙命。我见她小小一个女孩,孤苦伶仃,虽然容貌奇丑,说话倒也不蠢,便给她葬了父母,收留了她,叫她服侍不悔?!?br>
 张无忌点了点头,心想:“原来小昭父母双亡,身世极是可怜,跟我竟是一般?!?br>
 杨逍续道:“我们带小昭回到光明顶上之后,有一我教不悔武艺,小昭在旁听着,怎知我解释到六十四卦方位之时,不悔尚未领悟,小昭的眼光已到了正确的方位之上?!?br>
 张无忌道:“想是她天资聪颖,悟性比不悔妹自快了一点?!?br>
 杨逍道:“初时我也这么想,倒很高兴,但转念一想,起了疑心,故意说了几句极难的口诀,那是我从未教过不悔的。其时光西照,地火名夷,水火未济,我故意说错了方位,只见她眉头微蹙,竟然发觉了我的错处。从此我便留上了心,知道这小姑娘曾得高人传授,身怀上乘武功,到光明顶上非比寻常,乃是有所为而来?!?br>
 张无忌道:“或者她父亲精通易理,那是家传之学,亦未可知?!?br>
 杨逍道:“教主明鉴:文士所学的易理,和武功中的易理颇有不同。如果小昭所学竟是她父母所传,那么她父母当是武林中的一高手了,又怎能受蒙古官兵凌辱而死?我其时不动声,过了几,才闲闲问起她父母的姓名身世。她推得干乾净净,竟不丝毫痕迹。当时我也不发作,只叮嘱不悔暗中留神。有一我说了个笑话,不悔哈哈大笑,小昭在旁听着,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其时她站在我和不悔背后,只道我父女瞧不见她,岂知不悔手中正在把玩一把匕首,那匕首明净如镜,将她笑容清清楚楚的映了出来。她却哪里是个丑丫头?容貌比不悔美得多了。待我转过头来,她立时又变成挤眼歪嘴的怪相?!?br>
 张无忌微笑道:“整假装这怪样,当真着实不易?!毙南耄骸把钭笫故呛蔚壤骱Φ娜宋?,小昭这小丫头在他面前耍花,自然瞒他不过?!?br>
 杨逍又道:“当下我仍是隐忍不言,这晚间,夜静人定之后,我悄悄到女儿房中,来窥探小昭动静。只见这丫头正从不悔房中出来。她径往东边房舍,不知找寻什么,每一间房间、每一处隐僻之所,无不细细寻到。我再也忍不住了,现身而出,问她找寻什么,是谁派她到光明顶来卧底。她倒也镇静,竟是毫不惊慌,说无人派她,只是喜欢到处玩玩,出于好奇之心。我诸般恐吓劝,她始终不半句口风,我关着她饿了七天七夜,饿得她奄奄一息,她仍是不说。于是我将教中旧留传的这副玄铁铐镣将她铐住,令她行动之时发出叮当声响,那便不能暗中加害不悔。我所以不即杀她,是想查知她的来历。教主,这小丫头乃敌人派来卧底,决计无疑,以她精通八卦方位这节看来,只怕不是昆仑,便是峨嵋派的了。只是谅这小小丫头,碍得甚么?念她服侍教主一场,教主慈悲饶她,那也是她的造化?!?br>
 张无忌站起身来,笑道:“咱们在地牢中关了这么多,也该出去散散心了罢?”杨逍大喜,问道:“这就出去?”张无忌道:“伤势未愈的无论如何不可动手,要立功也不忙在一时。其余的便都出去。好不好?”杨逍出去传令,秘道中登时声雷动。

 众人进秘道时是从杨不悔闺房的通道而入,这次出去,走的却是侧门,以便通往后山。张无忌推开阻门巨石,当先出去,待众人走尽,又将巨石推上。那厚土旗的掌旗颜垣是明教中第一神力之士,他试着运劲一推那块小山般的巨石,竟如蜻蜓撼石柱,全没动静,不伸出了舌头缩不回去,心中对这位青年教主更是敬佩无已。

 众人出得秘道,生怕惊动了敌人,连咳嗽之声也是半点全无。

 张无忌站在一块大石之上。月光泻将下来,只见天鹰教人众排在西首宾位,天微、紫微、天市三堂,神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五坛,各有统率,整整齐齐的排着。东首是明教五旗:锐金、巨木、洪水、烈火、厚土,各旗正副掌旗使率领本旗的弟兄,分五行方位站定。中间是杨逍属下天、地、风、雷四门门主所统的光明顶教众。那天字门所属是中原男子教众;地字门所属是女子教众;风字门是释家道家等出家人;雷字门则是西域番邦人氏的教众。虽然连战,五旗四门无不伤残甚众,但此刻人人精神振奋。青翼蝠王韦一笑及冷谦等五散人站在张无忌身后卫护。人人肃静,只候教主令下。

 张无忌缓缓说道:“敌人来攻本教重地,咱们虽要善罢,亦已不得。但本人实不愿多多杀伤,务希各位体念此意。天鹰教由殷教主率领,自西攻击。五行旗由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总领,自东攻击。杨左使率领天字门、地字门,自北攻击。五散人率领风字门、雷字门,自南攻击。韦蝠王与本人居中策应?!敝谌艘黄牍碛γ?。

 张无忌左手一挥,低声道:“去罢!”四队教众分从东南西北四方包围光明顶。

 张无忌向韦一笑道:“蝠王,咱们两个从秘道中出去,攻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蔽ひ恍Υ笙?,说道:“妙极!”两人重行回入秘道,从杨不悔闺房的入口处钻了出来。

 其时上面已堆了瓦砾、焦木,费了好大力气才走出来,扑鼻尽是焦臭之气。其时明教人众距离尚远,但光明顶上留着的敌人已然发觉,大呼小叫,相互警告。张无忌和韦一笑相视一笑,均想:“这批家伙大惊小怪,不必相斗胜败已分?!绷饺艘碓诘顾说陌攵伦┣街?,月光下但见黑影来回奔走。

 过不多时,说不得和周颠两人并肩先至,已从南方攻到,冲入人群之中,砍瓜切菜般杀了起来。跟着殷天正、杨逍、五行旗人众齐到,大呼酣斗,犹似虎入羊群一般。

 夺得光明顶的本有丐帮、巫山帮、海沙派等十余个大小帮会,眼见光明顶烧成一片白地,明教人众没一个漏网,只道已然大获全胜。丐帮、巨鲸帮等一大半帮会这几都已纷纷下山,光明顶上只剩神拳门、三江帮、巫山帮、五凤刀四个帮会门派。明教教众突然间杀将出来,这四个门派中虽然也有若干好手,却怎是杨逍、殷天正这些人的对手,不到一顿饭功夫,已死伤大半。

 张无忌现身而出,朗声说道:“明教高手此刻聚会光明顶。诸大帮会门派听了,再斗无益,一齐抛下兵刃投降,饶你们不死,好好送你们下山?!?br>
 神拳门、三江帮、巫山帮、五凤刀中的好手已死伤大半,余下的眼见敌人大集,均无斗志,纷纷抛下兵刃投降。二十余名悍勇之徒兀自顽抗,片刻间便已尸横就地。

 这十余中,巫山帮等人众已在山顶搭了若干茅棚暂行栖身,当先巨木旗下教众又再砍伐树木,搭盖茅舍。地字门下的女教众忙着烧水煮饭。

 光明顶上烧起熊熊大火,感谢明尊火圣佑护。

 白眉鹰王殷天正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天鹰教教下各人听了:本教和明教同气连枝,本是一脉。二十余年之前,本人和明教的夥伴们不和,这才远赴东南,自立门户。眼下明教由张大侠出任教主,人人捐弃旧怨,群策群力?!煊ソ獭飧雒?,打从今起,世上再也没有了,大夥儿都是明教的教众,咱们人人听张教主的分派号令。要是哪个不服,快快给我滚下山去罢!”

 天鹰教教众声雷动,都道:“天鹰教源出明教,现今是反本归宗。咱们大夥儿都入明教,那是何等的美事。殷教主和张教主是家人至亲,听哪一位教主的号令都是一样?!币筇煺笊溃骸按虼咏?img src="tu/ri.jpg">起只有张教主,哪个再叫我一声‘殷教主’,便是犯上叛逆?!?br>
 张无忌拱手道:“天鹰教和明教分而复和,真是天大的喜事。只是在下迫于情势,暂摄教主之位。此刻大敌已除,咱们正该重推教主。教中有这许多英雄豪杰,小子年轻识浅,何敢居长?”

 周颠大声道:“教主,你倒代我们想一想,我们为了这教主之位,闹得四分五裂,好容易个个都服了你。你若再推辞,那么你另派一个人出来当教主罢。哼哼!不论是谁,我周颠首先不服。要我周颠当罢,别个儿可又不服?!迸碛ㄓ竦溃骸敖讨?,倘若你不肯担此重任,明教又回到了自相残杀、大起内讧的老路上,难道到那时又来求你搭救?”

 张无忌心想:“这干人说的也是实情,当此情势,我难以手不顾??墒钦飧鼋讨?,我确是既不会做,又不想做?!庇谑抢噬档溃骸案魑患热绱舜拱?,小子不敢有违。只得暂摄教主重任,只是有三件事要请各位允可,否则小子宁死不肯担当?!?br>
 众人纷纷说道:“教主有令,莫说三件,便是三十件也当遵奉,不敢有违。不知是哪三件,请教主示下?!?br>
 张无忌道:“本教给人目为魔外道,虽说是教外之人不明本教真相。但本教教众人数多了,难免良莠不齐,亦有不肖之徒行为放纵,残害无辜。这第一件事,是自今而后,从本人以下,人人须得严守教规,为善去恶、行侠仗义。本教兄弟之间,务须亲爱互助,有如手足,切戒自相争斗?!毕蛑艿呖戳艘谎?,说道:“吵嘴相骂则可,动手万万不行。本人请冷谦冷先生担任刑堂执法,凡违犯教规,和本教兄弟斗殴砍杀,一律处以重刑,即令是本人的外公、舅父等尊长,亦无例外?!?br>
 众人躬身说道:“正该如此?!崩淝缟弦徊?,说道:“奉令!”他不喜欢多话,这两个字,便是答应自当竭尽所能,奉行教主命令。

 张无忌道:“第二件事说来比较为难。本教和中原各大门派结怨已深,双方门人弟子、亲戚好友,都是互有杀伤。此后咱们既往不咎,前嫌尽释,不再去和各门派寻仇?!敝谌颂?,心头都是气氛不平,良久无人答话。

 周颠道:“倘若各门派再来惹事生非呢?”张无忌道:“那时随机应变。要是对方一再进,咱们自也不能束手待毙?!碧诘廊说溃骸昂冒?!反正我们的性命都是教主救的,教主要我们怎样,那便怎样?!迸碛ㄓ翊笊溃骸案魑恍值埽褐性髅排缮绷嗽勖遣簧偃?,咱们也杀了各门派不少人,要是双方仇怨纠,循环报复,大家只有越死越多。教主命令咱们不再寻仇,也正是为咱们好?!敝谌诵南胝饣安淮?,便都答允了。

 张无忌道:“第三件事,乃是依据前教主遗书的遗命而来。前教主遗书中说道:由觅回圣火令之人接任第三十四代教主之位,他逝世后教主之位由金狮王谢法王暂摄。咱们即当前赴海外,归谢法王,由他摄行教主,然后设法寻觅圣火令。那时小子退位让贤,各位不得再有异议?!?br>
 众人听了,不由得面面相觑,均想:“群龙无首数十年,好容易得了位智勇双全、仁义豪侠的教主。后倘是本教一个碌碌无能之徒无意之中拾得圣火令,难道竟由他来当教主?”

 杨逍道:“前教主的遗言写于二十余年之前,其时世局与现今大不相同。金狮王自是要去接的,圣火令也是要寻觅的,但若由旁人担任教主,实难令大众心服?!?br>
 张无忌坚执前教主的遗命决不可违。众人拗不过,只得依了,均想:“金狮王只怕早已死了,圣火令失落将近百年,哪里还找得着?且听他的,将来若是有变,再作道理?!?br>
 这三件大事,张无忌于这十几中一直在心头盘旋思索,此时听得众人尽皆遵依,甚是欢喜,当下命人宰杀牛羊,和众人歃血为盟,不可违了这三件约言。

 张无忌道:“本教眼前第一大事,是去海外归金狮王谢法王。此行非本人亲去不可,有那一位愿与本人同去?”众人一齐站起身来,说道:“愿追随教主,同赴海外?!?br>
 张无忌初负重任,自知才识俱无,处份大事必难妥善,于是低声和杨逍商量了一会,才朗声道:“前往海外的人手也不必太多,何况此外尚有许多大事需人料理。这样罢,请杨左使率领天地风雷四门,留镇光明顶,重建总坛。金木水火土五旗分赴各地,召集本教分散了的人众,传谕咱们适才约定的三件事。请外公和舅父率领天鹰旗,探听是否尚有敌人意跟本教为难,再寻访光明右使和紫衫龙王两位的下落。韦蝠王请分别前往六大派掌门人居处,说明本教止战修好之意,就算不能化敌为友,也当止息干戈。这件事甚不易办,但韦蝠王大才,定能克建殊功。至于赴海外接谢法王之事,则由本人和五散人同去?!?br>
 此时他是教主之尊,虽然言语谦逊有礼,但每一句话即是不可违抗的严令,众人一一接令,无不凛遵。

 杨不悔道:“爹,我想到海外去瞧瞧海冰山的风光?!毖铄形⑿Φ溃骸澳阆蚪讨髑笕?,我可作不了主?!毖畈换诰锲鹦∽?,却不作声。

 张无忌微微已笑,想起数年前护送杨不悔西来时,一路上她着要说故事,自己曾将冰火岛上诸般奇景,以及白熊、海豹、怪鱼等各种珍异动物说给她听,这当儿她便想亲自去看看了,说道:“不悔妹子,海行甚多凶险,你若不怕,杨左使又放心你去,那么杨左使和你一起都随我到海外去罢?!毖畈换谂氖值溃骸拔遗率裁??爹,咱俩都跟无忌哥哥…不,跟教主去!”杨逍不答,望着张无忌,听她示下。

 张无忌道:“既是如此,偏劳冷先生留镇光明顶,天地风雷四门,暂归冷先生统率?!崩淝溃骸笆?!”周颠拍手顿足,大叫:“妙极,妙极!”说不得道:“周兄,妙什么?”周颠道:“教主如此倚重冷谦,那是咱们五散人的面子。再说,大海茫茫,不知要坐几几夜的海船,多了杨左使父女,谈谈说说,何等快活。我要和人合口吵闹,也有杨左使作对手。倘若同着冷谦,只不过多了一块木头罢了?!敝谌艘黄氪笮?。冷谦既不生气,也不发笑,便似没有听见。

 当众人聚,分别休息。张无忌要杨不悔替小昭开了玄铁铐镣,但那钥匙失落在火场的焦木瓦砾之中,再也寻找不着。小昭淡淡的道:“我带了这叮叮当当的铁链,走起路来反而好听,还是戴着的好?!闭盼藜砂参克溃骸靶≌?,你安心在光明顶上住着,我接了义父回来,借他的屠龙刀给你斩铐镣?!毙≌岩×艘⊥?,并不答应。

 次清晨,张无忌率领众人,和冷谦道别。冷谦道:“教主,保重?!闭盼藜傻溃骸袄湎壬蜃芴?,多多辛苦?!崩淝蛑艿叩溃骸靶⌒?,怪鱼,吃你!”周颠握着他手,心中颇为感动。五散人情若兄弟,冷谦今破例多说了这六个字,那的确是十分担心大海中的怪鱼将众兄弟吃了。

 冷谦和天地风雷四门首领直送下光明顶来,这才作别。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倚天屠龙记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倚天屠龙记》是由作者金庸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武侠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二十二章 群雄归心约三章及倚天屠龙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