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第八章 穷发十载泛归航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书号:5746 更新时间:2012-12-18 
第八章 穷发十载泛归航
 谢逊缓缓的道:“那天晚上的情景,今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我坐在客店中的炕上,暗运真气,将那‘七伤拳’在心中又想了几遍。五弟,你从未没有见过我的‘七伤拳’,要不要见识见识?”张翠山还没回答,殷素素抢着道:“那定是神妙无比,威猛绝伦。大哥,你怎地不去找宋大侠了?”谢逊微微一笑,说道:“你怕我试拳时伤了你老公么?倘若这拳力不是收发由心,还算得是甚么‘七伤拳’?”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一株大树之旁,一声吆喝,宛似凭空打了个霹雳,猛响声中,一拳打在树干之上。

 以他功力,这一拳若不将大树打得断为两截,也当拳头深陷树干,哪知他收回拳头时,那大树竟丝毫无损,连树皮也不破裂半点。殷素素心中难过:“大哥在岛上一住九年,武功全然抛荒了。我从来不见他练功,原也难怪?!迸滤诵?,还是大声喝彩。谢逊道:“五妹,你这声喝彩全不由衷,你只道我武功大不如前了,是不是?”殷素素道:“在这穷发极北的荒岛之上,来来去去四个亲人,还练甚么武功?”谢逊问道:“五弟,你瞧出了其中奥妙么?”张翠山道:“我见大哥这一拳去势十分刚猛,可是打在树上,连树叶也没一片晃动,这一点我甚是不解。便是无忌去打一拳,也会摇动树枝??!”无忌叫道:“我会!”奔过去在大树上砰的一拳,果然树枝晃,月光照映出来的枝叶影子在地下颤动不已。张翠山夫妇见儿子这一拳颇为有力,心下甚喜,一齐瞧着谢逊,等他说明其中道理。

 谢逊道:“三天之后,树叶便会萎黄跌落,半个月后,大树全身枯槁。我这一拳已将大树的脉络从中震断了?!闭糯渖胶鸵笏厮夭皇ずб?,但知他素来不打诳语,此言自非虚假。谢逊取过手边的屠龙宝刀,拔刀出鞘,擦的一声,在大树的树干上斜砍一刀,只听得砰嘭巨响,大树的上半段向外跌落。谢逊收刀说道:“你们瞧一瞧,我‘七伤拳’的威力可还在么?”张翠山三人走过去看大树的斜剖面时,只见树心中一条条通水的筋脉已大半震断,有的扭曲,有的粉碎,有的断为数截,有的若断若续,显然他这一拳之中,又包含着数般不同的劲力。张殷二人大是叹服。张翠山道:“大哥,今真是叫小弟大开眼界?!毙谎啡滩蛔〉靡庵?,说道:“我这一拳之中共有七股不同劲力,或刚猛,或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了第一股劲,抵不住第二股,抵了第二股,第三股劲力他又如何对付?嘿嘿,‘七伤拳’之名便由此来。五弟,那你跟我比拚的是掌力,倘若我出的是七伤拳,你便挡不住了?!闭糯渖降溃骸笆??!蔽藜上胛实趺锤甯副绒照屏?,见母亲连连摇手,便忍住不问,说道:“义父,你把这‘七伤拳’教了我好么?”谢逊摇头道:“不成!”无忌好生失望,还想着哀求。殷素素笑道:“无忌,你不傻吗?你义父这门武功妙深湛,若不是先有上乘内功,如何能练?”无忌道:“是,那么等我练好了上乘内功再说?!毙谎芬⊥返溃骸罢狻呱巳涣芬舶?!每人体内,均有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心属火、肺属金、肾属水、脾属土、肝属木,一练七伤,七者皆伤。这七伤拳的拳功每练一次,自身内脏便受一次损害,所谓七伤,实则是先伤己,再伤敌。我若不是在练七伤拳时伤了心脉,也不致有时狂大发、无法抑制了?!闭糯渖胶鸵笏厮卮耸狈街?,何以他才识过人,武功高强,狂发作时竟会心智尽失。

 谢逊又道:“倘若我内力真的浑厚坚实,到了空见大师、或是武当张真人的地步,再来练这七伤拳,想来自己也可不受损伤,便有小损,亦无大碍。只是当年我报仇心切,费尽了心力,才从崆峒派手中夺得这本《七伤拳谱》的古抄本,拳谱一到手,立时便心急慌忙的练了起来,唯恐拳功未成而我师父已死,报不了仇。待得察觉内脏受了大损,已是无法挽救,当时我可没想到,崆峒派既然有此世代相传的拳谱,却为何无人以此拳功名扬天下。我又贪图这路拳法出拳时声势煊赫,有极大的好处。五妹,你懂得其中的道理罢?”殷素素微一沉,道:“嗯,是不是跟你师父霹雳甚么的功夫差不多?”谢逊道:“正是。我师父外号叫作‘混元霹雳手’,掌含风雷,威力极是惊人。我找到他后,如用这路七伤拳功跟他对敌,他定以为我使的还是他亲手所传武功,待得拳力及身,他再惊觉不对,可已迟了。五弟,你别怪我用心深刻,我师父外表鲁,可实在是天下最工心计的毒辣之人。若不是以毒攻毒,这场大仇无法得报…唉,枝枝节节的说了许多,还没说到空见大师。且说那晚我运气温了三遍七伤拳功,便越墙出外,要去找宋远桥?!拔以境銮酵?,身子尚未落地,突然觉得肩头上被人轻轻一拍。我大吃一惊,以我当时武功,竟有人伸手拍到我身上而不及挡架,实是难以想象之事。无忌,你想,这一拍虽轻,但若他掌上施出劲力,我岂不是已受重伤?我当即回手一捞,却捞了个空,反击一拳,这拳自然也没打到人,左足一落地,立即转身,便在此时,我背上又被人轻轻拍了一掌,同时背后一人叹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br>
 无忌觉得十分有趣,笑了出来,说道:“义父,这人跟你闹着玩么?”张翠山和殷素素却已猜到,说话之人定是那空见大师。谢逊续道:“当时我只吓得全身冰冷,如堕深渊,那人如此武功,要制我死命真是易如反掌。他说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八个字,只是一瞬之间的事,可是这八个字他说得不徐不疾,充慈悲心肠。我听得清清楚楚。但那时我心中只感到惊惧愤怒,回过身来,只见四丈以外站着一位白衣僧人。我转身之时,只道他离开我只不过两三尺,哪知他一拍之下,立即飘出四丈,身法之快,步法之轻,实是匪夷所思?!暗笔蔽倚闹兄挥幸桓瞿钔罚骸窃┕?,给我杀了的人来索命着!’若是活人,决不能有这般来去如电的功夫。我一想到是鬼,胆子反而大了起来,喝道:‘妖魔鬼怪,给我滚得远远的,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岂怕你这孤魂野鬼?’那白衣僧人合十说道:‘谢居士,老僧空见合十!’我一听到空见两字,便想起江湖上所说‘少林神僧,见闻智’这两句话来。他名列四大神僧之首,无怪武功如此高强?!?br>
 张翠山想起这位空见大师后来是被他一十三拳打死的,心中隐隐感到不安。谢逊续道:“当时我便问道:‘是少林寺的空见神僧么?’那白衣僧人道:‘神僧二字,愧不敢当。老衲正是少林空见?!业溃骸谙赂笫λ夭幌嗍?,何故相戏?’空见说道:‘老衲岂敢戏居士?请问居士,此刻往何处?’我道:‘我到何处去,跟大师有何干系?’空见道:‘居士今晚想去杀害武当派的宋远桥大侠,是不是?’

 “我听他一语道破我的心意,又是奇怪,又是吃惊。他又道:‘居士要想再做一件震动武林的大案,好得那混元霹雳手成昆现身,以报杀害你全家的大仇…’我听他说出了我师父的名字,更是骇异。要知我师父杀我全家之事,我从没跟旁人说过。这件丑事我师父掩饰抵赖也犹恐不及,自己当然更不会说。这空见和尚却如何知道?

 “我当时身子剧震,说道:‘大师若肯见示他的所在,我谢逊一生给你做牛做马,也所甘愿?!占镜溃骸獬衫ニ魉?,罪孽确是太大,但居士一怒之下,牵累害死了这许多武林人物,真是罪过罪过?!冶纠聪胨担骸愣喙苌趺聪惺??’但想起适才他所显的武功,我可不是敌手,何况正有求于他,于是强忍怒气,说道:‘在下实是迫于无奈,那成昆躲得了无影无踪,四海茫茫,教我到哪里去找他?’空见点头道:‘我也知你腔怨毒,无处发。那宋大侠是武当派张真人首徒,你要是害了他,这个祸闯得可实在太大?!业溃骸沂侵驹诖郴?,祸事越大,越能成昆出来?!翱占溃骸痪邮?,你要是害了宋大侠,那成昆确是非出头不行。但今的成昆已非昔日可比,你武功远不及他,这场血海冤仇是报不了的?!业溃骸衫ナ俏沂Ω?,他武功如何,我知道得比你清楚?!?br>
 “空见摇头道:‘他另投名师,三年来的进境非同小可。你虽练成了崆峒派的“七伤拳”却也伤他不得?!揖镂薇?,这空见和尚我生平从未见过,但我的一举一动,他却似件件亲眼目睹。我呆了片刻,问道:‘你怎么知道?’他道:‘是成昆跟我说的?!彼档秸饫?,张殷夫和无忌一齐“啊”的一声。谢逊道:“你们此刻听着尚自惊奇,当时我听了这句话,登时跳了起来,喝道:‘他又怎么知道?’他缓缓的道:‘这几年来,他始终跟随在你身旁,只是他不断的易容改装,是以你认他不出?!业溃骸?,我认他不出?他便是化了灰,我也认得他?!溃骸痪邮?,你自非粗心大意之人,可是这几年来,你一心想的只是练武报仇,对身周之事都不放在心上了。你在明里,他在暗里。你不是认他不出,你儿便没去认他?!罢夥安挥傻梦也恍?,何况空见大师是名闻天下的有道高僧,谅也不致打诳骗我。我道:‘既是如此,他暗中将我杀了,岂不干净?’空见道:‘他若起心害你,自是一举手之劳。谢居士,你曾两次找他报仇,两次都败了,他要伤你性命,那时候为甚么便不下手?再说你去夺那《七伤拳谱》之时,你曾跟崆峒派的三大高手比拚内力,可是“崆峒五老”中的其余二老呢?他们为甚不来围攻?要是五老齐上,你未必能保得性命罢?’“当我打伤‘崆峒三老’后,发觉其余二老竟也身受重伤,这件怪事我一直存在心中,是个未能得解的大疑团。莫非崆峒派忽起内哄?还是另有不知名的高手在暗中助我?我听见空见大师这般说,心念一动,说道:‘那二老竟难道是成昆所伤?’”张翠山和殷素素听他愈说愈奇,虽然江湖上的事波谲云诡,两人见闻均广,甚么古怪的事也都听见过,可是谢逊此刻所说之事却实是猜想不透。两人心中均隐隐觉得,谢逊已是个极了不起的人物,但他师父混元霹雳手成昆,不论智谋武功,似乎又皆胜他一筹。

 殷素素道:“大哥,那崆峒二老,真是你师父暗中所伤么?”谢逊道:“当时我这般冲口而问??占笫λ档溃骸轻级鲜艿氖巧趺瓷?,谢居士亲眼得见么?他二人脸色怎样?’我默然无语,隔了半晌,道:‘如此说来,崆峒二老当真是我师父所伤了?!吹笔蔽壹结轻级咸稍诘叵?,脸都是血红的斑点,显然是他二人用劲伤人,却被高手以‘混元功’回。这样脸血红斑点,以我所知,除了被混元功回自身内劲之外,除非是猝发斑症伤寒之类恶疾,但我当初见崆峒五老之时,五个人都是好端端地,自非突起暴病。当时武林之中,除了我师徒二人,再无第三人练过混元功?!翱占笫Φ懔说阃?,叹道:‘你师父酒后无德,伤了你一家老小,酒醒之后,惶惭无地,是以你两次找他报仇,他都不伤你性命。他甚至不肯将你打伤,但你两次都是发疯般跟他拚命,若不伤你,他始终无法身。嗣后他一直暗中跟随在你身后,你三度遭遇危难,都是他暗中解救?!倚南伦聊?,除了崆峒斗五老之外,果然另有三件蹊跷之事,在万分危急之际,敌方攻势忽懈。尤其那次跟青海派高手相斗,情势最是凶险??占笫τ值溃骸灾锕?,也不能求你饶恕,只盼日子一久,你慢慢淡忘了。岂知你愈闹愈大,害死的人越来越多。今你若再去杀了宋远桥大侠,这场大祸可真的难以收拾了?!拔业溃骸仁侨绱?,请大师叫我师父来见我。我们自己算帐,跟旁人不相干?!占笫Φ溃骸闶Ω该涣臣?。再说,谢居士,不是老衲小觑你,你便是见到了他,也是枉然?!业溃骸笫κ怯械栏呱?,是非黑白,自然清楚得很。难道我门血仇,就此罢了不成?’他道:‘谢居士遭遇之惨,老衲也代为心伤??墒亲鹗坪?img src="tu/luan.jpg">,实非本意,何况他已深自忏悔,还望谢居士念着昔日师徒之情,网开一面?!遗⑷缈?,说道:‘我若再打他不过,任他一掌击毙便了。此仇不报,我也不想活了?!翱占笫Τ?img src="tu/yin3.jpg">良久,说道:‘谢居士,尊师武功已非昔比,你便是练成了七伤拳,也伤他不得。你若不信,便请打老衲几拳试试?!业溃骸谙赂笫ξ拊┪蕹?,岂敢相伤?在下武功虽然低微,这七伤拳却也不易抵挡?!溃骸痪邮?,我跟你打一场赌。尊师杀了你一家十三口性命,你便打我一十三拳。倘若打伤了我,老衲便罢手不理此事,尊师自会出来见你。否则这场冤仇便此作罢如何?’我沉未答,心知这位高僧武功奇深,七伤拳虽然厉害,要是真的伤他不得,难道这仇便不报了?“空见大师又道:‘老实跟你说,老衲既然手管了此事,决不容你再行残害无辜的武林同道。你若一念向善,便此罢手,过去之事大家一笔勾销。否则你要找人报仇,难道为你所害那些人的弟子家人,便不想找你报仇么?’“我听他语气严厉起来,狂大发,喝道:‘好,我便打你一十三拳!你抵挡不住之时,随时喝止。大丈夫言出如山,你可要叫我师父出来相见?!占笫ξ⑽⒁恍?,说道:‘请发拳罢!’我见他身材矮小,白眉白须,貌相慈祥庄严,不忍便此伤他,第一拳只使了三成力,砰的一声,击在他口?!蔽藜山械溃骸鞍∮?!义父,你使的便是这路震断树脉的‘七伤拳’么?”谢逊道:“不是!这第一拳是我师父成昆所授的‘霹雳拳’。我一拳击去,他身子晃了晃,退后一步。我想这一拳只使了三成力,他已退后一步,若将‘七伤拳’施展出来,不须三拳,便能送了他的性命。当下我第二拳稍加劲力。他仍是晃了晃,退后一步。第三拳时我使了七成力,他也是一晃之下,再退一步。我微感奇怪,我拳上的劲力已加了一倍有余,但击在他身上仍是一模一样。依他枯瘦的身形,我一拳便能打断他的肋骨,但他体内并不生出反震之力,只是若无其事的受了我三拳?!拔蚁?,要将他打倒,非出全力不可,可是我一出全力,他非死即伤。我虽为恶已久,但对他舍己为人的慈悲心怀也有些肃然起敬,说道:‘大师,你只挨打不还手,我不忍再打。你受了我三拳,我答应不去害那宋远桥便是?!溃骸敲茨愀衫サ脑钩鹪跹??’我道:‘此仇不共戴天,不是他死,便是我亡?!叶倭艘欢?,又道:‘但大师既然出面,谢某敬重大师,自此而后,只找成昆自己和他家人,决不再连累不相干的武林同道?!翱占笫鲜档溃骸圃?,善哉!谢居士有此一念,老衲谨代天下武林同道谢过。只是老衲立心化解这场冤孽,剩下的十拳,你便照打罢?!?br>
 “我心下盘算,只有用‘七伤拳’将他击伤,我师父才肯面,好在这‘七伤拳’的拳劲收发自如,我下手自有分寸,于是说道:‘如此便得罪了!’第四拳跟着发出,这一次用的是‘七伤拳’拳劲了。拳中膛,他口微一低陷,便向前跨了一步?!蔽藜傻溃骸罢饪善媪?,这位老和尚这次不再退后,反而向前?!闭糯渖降溃骸鞘巧倭峙伞鸶詹换堤濉窆Π??”谢逊点头道:“五弟见多识广,所料果然不错。我这拳击出,和前三拳已大不相同,他身上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只震得我内腹中,有如五脏一齐翻转。我心知他也是迫于无奈,倘若不使这门神功,便挡不住我的七伤拳。我久闻少林派‘金刚不坏体’神功乃古今五大神功之一,其时亲身领受,果然非同小可。当下我第五拳偏重柔之力,他仍是跨前一步,那股柔之力反击过来,我好容易才得化解…”无忌道:“义父,这老和尚说好不还手的,怎地将你的拳劲反击回来?”谢逊抚着他的头发,说道:“我打过第五拳,空见大师便道:‘谢居士,我没料到七伤拳威力如此惊人,我不运功回震,那便抵挡不住?!业溃骸忝换故执蛭?,已是深感盛情?!毕挛胰鋈绶?,第六、七、八、九四拳一口气打出。那空见大师也真了得,这四拳打在他身上,他一一震回,刚柔分明,层次井然?!拔倚南潞蒙б?,喝道:‘小心了!’第十拳轻飘飘的打了出去。他微微点了点头,不待我拳力着身,便跨上两步,竟在这霎息之间,占了先机?!?br>
 无忌自然不懂跨这两步有甚么难处。张翠山却深知高手对敌,能在对手出招之前先行料到,实是极大的难事,通常只须料到一招,即足制胜,点头道:“了不起,了不起!”谢逊续道:“这第十拳我已是使足了全力,他抢先反震,竟使我倒退了两步。我虽瞧不见自己的脸色,但可以想见,那时我定是脸如白纸,全无血??占笫夯河趿丝谄?,说道:‘这第十一拳不忙便打,你定一定神再发罢!’我虽万分的要强好胜,但内息翻腾,一时之间,那第十一拳确是击不出去?!闭糯渖降忍秸饫?,都是甚为心焦。无忌忽道:“义父,下面还有三拳,你就不要打了罢?!毙谎返溃骸拔趺??”无忌道:“这老和尚为人很好,你打伤了他,心中过意不去。倘若伤了自己,那也不好?!闭糯渖胶鸵笏厮囟酝谎?,心想这孩子小小年纪,居然有这等见识,可说极不容易。张翠山心中更是喜慰,觉得无忌心地仁厚,能够分辨是非。只听得谢逊叹了口气,说道:“枉自我活了几十岁,那时却不及孩子的见识。我心中充了报仇雪恨之念,不找到我师父,那是决不甘休,明知再打下去,两人中必有一个死伤,可也顾不了许多。我运足劲力,第十一拳又击了出去,这一次他却身形斗地向上一拔,我这一拳本来打他口,但他一拔身,拳力便中在小腹之上。他眉头一皱,显得很是疼痛。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如以口挡我拳力,反震之力太大,只怕我受不起,但小腹的反震之力虽然较弱,他自身受的苦楚却大得多?!拔掖袅艘淮?,说道:‘我师父罪孽深重,死有余辜,大师何苦以金玉之体,为他挡灾?’空见大师调匀了一下呼吸,苦笑道:‘只盼再挨两拳,便…便化解了这场劫数?!姨祷捌⒉皇?,突然心念一动:‘看来他运起“金刚不坏体”神功之时,不能说话,我何不引他说话,突然一拳打出?!愕溃骸热粑以谝皇诖蛏肆四?,你保得定我师父定会来见我么?’他道:‘他亲口跟我说过的…’就在此时,我不等他一句话说完,呼的一拳便击向他小腹。这一拳去势既快,落拳又低,要令他来不及发动护体神功?!澳闹婪鹈派窆?,随心而起,我的拳劲刚触到他小腹,他神功便已布全身。我但觉天旋地转,心肺裂,腾腾腾连退七八步,背心在一株大树上一靠,这才站住?!拔倚幕乙饫林?,恶念陡生,说道:‘罢了,罢了!此仇难报,我谢逊又何必活于天地之间?’提起手来,一掌便往自己天灵盖拍下?!币笏厮亟械溃骸懊罴?,妙计!”张翠山道:“为甚么?”随即醒悟,说道:“噢,可是如此对付这位有道高僧,未免太狠了?!痹此惨严氲?,谢逊拍击自己的天灵盖,空见自会出声喝止,过来相救。谢逊乘他不防,便可下手。张翠山聪明机伶本不在子之下,只是平素从不打这些诈主意,因此想到此节时终究慢了一步。

 谢逊惨然叹道:“我便是要利用他宅心仁善,你们料得不错,我挥掌自击天灵盖,虽是暗伏诡计,却也是行险侥幸。倘若这一掌击得不重,他看出了破绽,便不会过来阻止。十三拳中只剩下最后一拳,七伤拳的拳劲虽然厉害,怎破得了他的护身神功?那时要找我师父报仇之事,再也休提。当时我孤注一掷,这一掌实是用足了全力,他若不来救,我便自行击碎天灵盖而死,反正报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翱占笫ρ奂鲁龇浅?,大叫:‘使不得,你何苦…’立即跃将过来,伸手架开我右掌,我左手发拳击出,砰的一声,打在他腹之间。这一下他确是全无提防,连运神功的念头也没生。他血之躯,如何挡得住这一拳?登时内脏震裂,摔倒在地?!拔一髁苏庖蝗?,眼见他不能再活,陡然间天良发现,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叫道:‘空见大师,我谢逊忘恩负义,猪狗不如!’”张翠山等三人默然,均想他以此诡计打死这位有德高僧,确是大大不该。

 谢逊道:“空见大师见我痛哭,微微一笑,安慰我道:‘人孰无死?居士何必难过?你师父即将到来,你须得镇定从事,别要鲁莽?!谎蕴嵝蚜宋?,适才这一十三拳大耗真力,眼下大敌将临,岂可再痛哭伤神?于是我盘膝坐下,调匀内息。哪知隔了良久,始终不见我师父到来。我心下诧异,望着空见大师?!罢馐彼哑⑽⑷?,断断续续的道:‘想…想不到他…他言而无信…难道…难道甚么人忽然绊住他么?’我大怒起来,喝道:‘你骗人,你骗我打死了你,我师父还是不出来见我?!⊥返溃骸也黄?,真是对你不起?!铱衽?,还想骂他,忽然想起:‘他骗我来打死他自己,于他有甚么好处?我打死他,他反而来向我道歉?!挥傻猛蚍植牙?,跪在他的身前说道:‘大师,你有甚么心愿,我一定给你了结?’他又是微微一笑,说道:‘但愿你今后杀人之际,有时想起老衲?!罢馕桓呱坏涔?img src="tu/jing.jpg">湛,而且大智大慧,悉我的为人。他知道要我绝了报仇之心,改做好人,那是决计办不到的,他说了也不过是白说,可是他叫我杀人之际有时想起他。五弟,那在船中你跟我比拚掌力,我所以没伤你性命,就是因为忽然间想起了空见大师?!?br>
 张翠山万想不到自己的性命竟是空见大师救的,对这位高僧更增景慕之心。谢逊叹道:“他气息愈来愈弱,我手掌按住他灵台,拚命想以内力延续他的性命。他忽然深深了口气,问道:‘你师父还没来么?’我道:‘没来?!溃骸鞘遣换崂吹牧??!业溃骸笫?,你放心,我不会再胡乱杀人,他出来。但我走遍天涯海角,定要找到他?!溃骸?,不过,你武功不及他…除非…除非…’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低。我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只听他道:‘除非…能找到屠龙刀,找到…找到刀中的秘…’他说到这个‘秘’字,一口气接不上来,便此死了?!敝钡酱丝?,张翠山夫妇方始明白,他为甚么苦思焦虑的要探索屠龙刀中的秘密,为甚么平时温文守礼,狂发作时却如野兽一般,为甚么身负绝世武功,却是终愁苦…谢逊道:“后来我得到屠龙刀的消息,赶到王盘山岛上来夺刀。五妹,你令尊昔年是我知好友,亲厚无比,鹰王狮王,齐名当世,后来却翻脸成仇。这中间的种种过节牵连到旁人,却不能跟你说了。我在得刀之前,千方百计的要找寻成昆,得了屠龙刀之后,却反而怕他找上了我,因此要寻个极隐僻的所在,慢慢探寻刀中秘密。为了生怕你们我的行藏,才把你们带同前来。想不到一晃十年,谢逊啊谢逊,你还是一事无成!”张翠山道:“空见大师临死之时,这番话或许没有说全,他说:‘除非能找到屠龙刀中的秘…’,说不定另有所指?!毙谎返溃骸罢馐曛?,甚么荒诞不经、异想天开的情景我都想过了,但没一件能和他的说话相符。刀中一定藏有一件大秘密,断然无疑。但我穷极心智,始终猜想不透?!弊哉馔沓ぬ钢?,谢逊不再提及此事,但督率无忌练功,却变成了严厉异常。无忌此时不过九岁,虽然聪明,但要短期内领悟谢逊这些世上罕有的武功,却怎生能够?谢逊又教他转换道、冲解被封道之术,这是武学中极高深的功夫,无忌连道也认不明白,内功全无柢,又如何学得会了?谢逊便又打又骂,丝毫不予姑息。

 殷素素常见到儿子身上青一块、乌一块,甚是怜惜,向谢逊道:“大哥,你武功盖世,三年五载之内,无忌如何能练得成?这荒岛上岁月无尽,不妨慢慢教他?!毙谎返溃骸拔矣植皇墙趟?,是教他尽数记在心中?!币笏厮仄娴溃骸澳悴唤涛藜闪肺涔γ??”谢逊道:“哼,一招一式的练下去,怎来得及?我只是要他记着,牢牢的记在心头?!?br>
 殷素素不明其意,但知这位大哥行事处处出人意表,只得由他。不过每见到孩子身上伤痕累累,便抱他哄他,疼惜一番。无忌居然很明白事理,说道:“妈,义父是要我好,他打得狠些,我便记得牢些?!?br>
 如此又过了大半年。一早晨,谢逊忽道:“五弟,五妹,再过四个月,风向转南,今起咱们来扎木排罢?!闭糯渖骄?img src="tu/jiao.jpg">加,问道:“你说扎了木排,回归中土吗?”谢逊冷冷的道:“那也得瞧瞧老天发不发善心,这叫作‘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成功,便回去,不成功,便溺死在大海之中?!币雷乓笏厮氐男囊?,在这海外仙山般的荒岛上逍遥自在,实不必冒着奇险回去,但想到无忌长大之后如何娶生子,想到他一生埋没荒岛实在可惜,当下便兴高采烈的一起来扎结木排。岛上多的是参天古木,因生于寒冰之地,木质致密,硬如铁石。谢逊和张翠山忙忙碌碌的砍伐树木,殷素素便用树筋兽皮来编织帆布,结帆索。无忌奔走传递。

 饶是谢逊和张翠山武功湛,殷素素也早不是个娇怯怯的女子,但没有就手家生,扎结这大木排实在事倍功半。扎结木排之际,谢逊总是要无忌站在身边,盘问查考他所学武功。这时张殷二人也不再避嫌走开,听得他义父义子二人一问一答,都是口诀之类,谢逊甚至将各种刀法、剑法,都要无忌犹似背经书一般的死记。谢逊这般“武功文教”已是奇怪,偏又不加半句解释,便似一个最不会教书的蒙师,要小学生呆背诗云子曰,囫囵枣。殷素素在旁听着,有时忍不住可怜无忌,心想别说是孩子,便是精通武学的大人,也未必便能记得住这许多口诀招式,而且不加试演,单是死记住口诀招式又有何用?难道口中说几句招式,便能克敌制胜么?更何况无忌只要背错一字,谢逊便重重一个耳光打了过去。虽然他手上不带内劲,但这一个耳光,往往便使无忌半边脸蛋红肿半天。这座大木排直扎了两个多月,方始大功告成,而竖立主桅副桅,又花了半个多月时光。跟着便是打猎腌,制存贮清水的皮袋。待得事事就绪,已是白极短,黑夜极长,但风向仍未转过。三人在海旁搭了个茅棚,遮住木排,只待风转,便可下海。这时谢逊竟片刻也不和无忌分离,便是晚间,也要无忌跟他同睡。张翠山夫妇见他对儿子又是亲热,又是严厉,只有相对苦笑。一天晚上,张翠山半夜醒转,忽听得风声有异。他坐起来,听得风声果是从北而至,忙推醒殷素素,喜道:“你听!”殷素素迷糊糊的尚未回答,忽听得谢逊在外说道:“转北风啦,转北风啦!”话中竟如带着哭音,中夜听来,极其凄厉辛酸。次晨张殷夫妇天喜地的收拾一切,但在这冰火岛上住了十年,忽然便要离开,竟有些恋恋不舍起来。待得一切食物用品搬上木排,已是正午,三人合力将木排推下海中。无忌第一个跳上排去,跟着是殷素素。

 张翠山挽住谢逊的手,道:“大哥,木排离此六尺,咱们一齐跳上去罢!”谢逊说道:“五弟,咱们兄弟从此永别,愿你好自珍重?!闭糯渖叫闹型坏囊惶?,有似口被人重重打了一拳,说道:“你…你…”谢逊道:“你心地仁厚,原该福泽无尽,但于是非善恶之际太过固执,你一切小心。无忌襟宽广,看来后行事处世,比你圆通随和得多。五妹虽是女子,却不会吃人的亏。我所担心的,反倒是你?!闭糯渖皆教绞蔷饶压?,颤声道:“大哥,你说甚么?你不跟…不跟我们一起去么?”谢逊道:“早在数年之前,我便与你说过了。难道你忘了么?”这几句话听在张翠山耳中犹似雷轰一般,这时他方始记得,当年谢逊确曾说过独个儿不离此岛的言语,但此后他不再提起,张殷二人也就没放在心上。当扎结木排之时,谢逊也从未过独留之意,不料到得临行,他忽然说了出来。张翠山急道:“大哥,你一个人在这岛上寂寞凄凉,有甚么好?快跳上木排??!”说着手上使劲,用力拉他。但谢逊的身子犹似一株大树般牢牢钉在地下,竟是纹丝不动。

 张翠山叫道:“素素,无忌,快上来!大哥说不跟咱们一起去?!币笏厮睾臀藜商艘彩谴蟪砸痪?,一齐纵上岸来。无忌道:“义父,你为甚么不去?你不去我也不去?!毙谎沸闹惺翟谏岵坏煤退朔直?,三人此一去,自然永无再会之期,他孤零零的独处荒岛,实是生不如死,但他既与张翠山、殷素素义结金兰,对他二人的爱护,实已胜过待己,而对义子无忌之爱,更是逾于亲儿。他思之已久,自知背负一身血债,江湖上不论是名门正派还是绿林黑道,不知有多少人处心积虑的要置己于死地,何况屠龙刀落入己手,此事难免出去。若在从前,自是坦然不惧,但这时眼目已盲,决不能抵挡大批仇家的围攻,料知张殷二人也决不致袖手不顾,任由自己死于非命,争端一起,四人势必同归于尽。一回归大陆,只怕四人都活不上一年半载。但这番计较也不必跟二人说明,事到临头,方说自己决意留下。他听无忌这几句话中真情,将他抱起,柔声道:“无忌,乖孩子,你听义父的话。义父年纪大了,眼睛又瞎,在这儿住得很好,回到中原只有处处不惯,反而不快活?!蔽藜傻溃骸盎氐街性?,孩儿天天服侍你,不离开你身边。你要吃甚么喝甚么,我立刻给你端来,那不是一样么?”谢逊摇头道:“不行的。我还是在这里快活?!蔽藜傻溃骸拔乙彩窃谡饫锟旎?。爹,妈,不如咱们都不去了,还是在这里的好?!币笏厮氐溃骸按蟾?,你有甚么顾虑,还请明言,大家一起商量筹划。要说留你独个在这儿,无论如何不成?!毙谎沸南耄骸罢馊硕级晕仪橐迳钪?,要叫他们甘心舍己而去,只怕说到舌敝焦,也是不能。却如何想个法儿,让他们离去?”张翠山忽道:“大哥,你怕仇家太多,连累了我们,是不是?咱四人回到中原之后,找个荒僻的所在隐居起来,不与外人来往,岂非甚么都没事了?最好咱们都到武当山去住,谁也想不到金狮王会在武当山上?!毙谎钒寥坏溃骸昂?,你大哥虽然不济,也不须托庇于尊师张真人的宇下?!闭糯渖缴罨谑а?,忙道:“大哥武功不在我师父之下,何必托庇于他?回疆西藏、朔外大漠,何处不有乐土?尽可让我四人自在逍遥?!毙谎返溃骸耙一钠е?,天下还有何处更荒得过此间的?你们到底走是不走?”张翠山道:“大哥不去,我三人决意不去?!币笏厮睾臀藜梢财肷溃骸澳悴蝗?,我们都不去?!毙谎诽镜溃骸昂冒?,大伙儿都不去,等我死了之后,你们再回去那也不迟?!闭糯渖降溃骸安淮?,在这里十年也住了,又何必着急?”谢逊大声喝道:“我死了之后,你们再没甚么留恋了罢?”三人一愕之间,只见他手一伸、刷的一声,拔出了屠龙刀,横刀便往脖子中抹去。张翠山大惊,叫道:“休伤了无忌!”他知以自己武功,决计阻不了义兄横刀自尽,情急下叫他休伤无忌。谢逊果然一怔,收刀停住,喝道:“甚么?”

 张翠山见他如此决绝,哽咽道:“大哥既决意如此,小弟便此拜别?!彼底殴蛳吕窗萘思赴?。无忌却朗声道:“义父,你不去,我也不去!你自尽,我也自尽。大丈夫说得出做得到,你横刀抹脖子,我也横刀抹脖子?!?br>
 谢逊叫道:“小鬼头胡说八道!”一把抓住他背心,将他掷上了木排,跟着双手连抓连掷,把张翠山和殷素素也都投上木排,大声叫道:“五弟,五妹,无忌!一路顺风,盼你们平平安安,早归中土?!庇值溃骸拔藜?,你回归中土之后,须得自称张无忌,这‘谢无忌’三字,只可放在心中,却万万不能出口?!蔽藜煞派蠼校骸耙甯?,义父!”

 谢逊横刀喝道:“你们若再上岸,我们结义之情,便此断绝?!闭糯渖胶鸵笏厮丶逍中囊饧峋?,终不可回,只得挥泪扬手,和他作别。这时海带动木排,缓缓飘开,眼见谢逊的人影慢慢模糊,渐渐的小了下去。隔了良久良久,直至再也瞧不见他身形,三人这才转头。无忌伏在母亲怀里,哭得筋疲力尽,才沉沉睡去。木筏在大海中飘行,此后果然一直刮的是北风,带着木筏直向南行。在这茫茫大海之上,自也认不出方向,但见每太阳从左首升起,从右首落下,每晚北极星在筏后闪烁,而木筏又是不停的移动,便知离中原近一。最近二十余天中,张翠山生怕木排和冰山相撞,只张了副桅上的一小半帆,航行虽缓,却甚安全,纵然撞到冰山,也只轻轻一触,便滑了开去。直至远离冰山群,才张起全帆。

 北风夜不变,木筏的航行登时快了数倍,且喜一路未遇风暴,看来回归故土倒有了七八成指望。这几个月中,张殷二人怕无忌伤心,始终不谈谢逊之事。

 张翠山心想:“大哥所传无忌那些武功,是否管用,实在难说。无忌回到中土,终须入我武当门下?!蹦痉ど?img src="tu/ri.jpg">长无事,便将武当派拳法掌法的入门功夫传给无忌。他传授武功的方法,可比谢逊高明得太多了,武当派武功入手又是全不艰难,只讲解几遍,稍加点拨,无忌便学会了。父子俩在这小小木筏之上,一般的拆招喂招。

 这殷素素见海面波涛不兴,木排上两张风帆张得的直向南驶,忍不住道:“大哥不但武功纯,对天时地理也算得这般准,真是奇才?!?br>
 无忌忽道:“既然风向半年南吹,半年北吹,到明年咱们又回冰火岛去探望义父?!闭糯渖较驳溃骸拔藜伤档檬?,等你长大成人,咱们再一起北去…”

 殷素素突然指着南方,叫道:“那是甚么?”只见远处水天相接处隐隐有两个黑点。张翠山吃了一惊,道:“莫非是鲸鱼?要是来撞木排,那可糟了?!币笏厮乜戳艘换?,道:“不是鲸鱼,没见水啊?!比四坎蛔驳耐拍橇礁龊诘?。直到一个多时辰之后,张翠山声叫道:“是船,是船!”猛地纵起身来,翻了个筋斗。他自生了无忌之后,终忙忙碌碌,从未有过这般孩子气的行动。无忌哈哈大笑,学着父亲,也翻了两个筋斗。又航了一个多时辰,太阳斜照,已看得清楚是两艘大船。殷素素忽然身子微微一颤,脸色大变。无忌奇道:“妈,怎么啦?”殷素素口动了动,却没说话。张翠山握住她手,脸上是关切的神色。殷素素叹道:“刚回来便碰见了?!闭糯渖降溃骸霸趺??”殷素素道:“你瞧那帆?!?br>
 张翠山凝目瞧去,只见左首一艘大船上绘着一头黑色大鹰,展开双翅,形状威猛,想起当年在王盘山上所见的天鹰教大旗,心头一震,说道:“是…是天鹰教的?”殷素素低声道:“正是,是我爹爹的天鹰教的?!?br>
 霎时之间,张翠山心头涌起了许多念头:“素素的父亲是天鹰教教主,这教看来无恶不作,我见到岳父时却怎生处?恩师对我这婚事会有甚么话说?”只觉手掌中素素的小手在轻轻颤动,想是她也同时起了无数心事,当即说道:“素素,咱们孩子也这么大了!天上地下,永不分离。你还担甚么心?”殷素素吁了一口长气,回眸一笑,低声道:“只盼我不致让你为难,你一切要瞧在无忌的脸上?!?br>
 无忌从来没见过船只,目不转瞬的望着那两艘船,心中说不出的好奇,没理会爹妈在说些甚么。

 木筏渐渐驶近,只见两艘船靠得极密,竟似贴在一起。若是方向不变,木筏便会在两艘船右首数十丈处叉而过。张翠山道:“要不要跟船上招呼?探问一下你爹爹的讯息?”殷素素道:“不要招呼,待回到中原,我再带你和无忌去见爹爹?!闭糯渖降溃骸班?,那也好?!焙黾潜叽系豆馍了?,似有四五人在动武,说道:“两边船上的人在动手?!币笏厮啬靠戳艘换?,有些担心,说道:“不知爹爹在不在那边?”张翠山道:“既然碰上了,咱们便过去瞧瞧?!庇谑切背斗绶?,转动木筏后舵。木筏略向左偏,对着两艘船缓缓驶去。木筏虽然扯足了风帆,行驶仍是极慢,过了好半天才靠近二船。只听得天鹰教船上有人高声叫道:“有正经生意,不相干的客人避开了罢?!币笏厮亟械溃骸?img src="tu/ri.jpg">月光照,天鹰展翅,圣焰熊熊,普惠世人。这里是总舵的堂主。哪一坛在烧香举火?”她说的是天鹰教的切口。船上那人立即恭恭敬敬的道:“天市堂李堂主,率领青龙坛程坛主、神蛇坛封坛主在此。是天微堂殷堂主驾临吗?”殷素素道:“紫微堂堂主?!蹦潜叽咸谩白衔⑻锰弥鳌蔽甯鲎?,登时了起来。稍过片刻,十余人齐声叫道:“殷姑娘回来啦,殷姑娘回来啦?!闭糯渖剿浜鸵笏厮爻苫槭?,从没听她说过天鹰教中的事,他也从来不问,这时听得两下里对答,才知她还是甚么“紫微堂堂主”看来“堂主”的权位,还是在“坛主”之上。他在王盘山岛上,已见过玄武、朱雀两坛坛主的身手,以武功而论是在殷素素之上,她所以能任堂主,当因是教主之女的缘故,这位“天市堂”李堂主,想必是个极厉害的人物。只听得对面船上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听说敝教教主的千金殷姑娘回来啦,大家暂且罢斗如何?”另一个高亮的声音说道:“好!大家住手?!苯幼疟邢?img src="tu/jiao.jpg">之声一齐停止,相斗的众人纷纷跃开。张翠山听得那朗嘹亮的嗓音很,一怔之下,叫道:“是俞莲舟俞师哥么?”那边船上的人叫道:“我正是俞莲舟…啊…啊…你…你…”

 张翠山道:“小弟张翠山!”他心情激动,眼见木筏跟两船相距尚有数丈,从筏上拾起一大木,使劲一抛,跟着身子跃起,在大木上一借力,已跃到了对方船头。俞莲舟抢上前来,师兄弟分别十年,不知死活存亡,这番相见,何等欢喜?两人四手相握,一个叫了声:“二哥!”一个叫了声:“五弟!”眼眶中充泪水,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边天鹰教接殷素素,却另有一番排场,八只大海螺呜呜起,李堂主站在最前,封程两坛主站在李堂主身后,其后站着百来名教众。大船和木筏之间搭上了跳板,七八名水手用长篙钩住木筏。殷素素携了无忌的手,从跳板上走了过去。天鹰教教主白眉鹰王殷天正属下分为内三堂、外五坛,分统各路教众。内三堂是天微、紫微、天市三堂。外五坛是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神蛇五坛。天微堂堂主是殷天正的长子殷野王,紫微堂堂主便是殷素素,天市堂堂主是殷天正的师弟李天垣。李天垣见殷素素衣衫褴褛,又是,又是皮,还携着一个孩童,不一怔,随即脸堆,笑道:“谢天谢地,你可回来了,这十年来不把你爹爹急煞啦?!?br>
 殷素素拜了下去,说道:“师叔你好!”对无忌说道:“快向师叔祖磕头?!蔽藜晒蛳驴耐?,一双小眼却骨溜溜望着李天垣。他斗然间见到船上这许多人,说不出的好奇。殷素素站起身来,说道:“师叔,这是侄女的孩子,叫作无忌?!崩钐煸徽?,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好极,好极!你爹爹定要乐疯啦,不但女儿回家,还带来这么俊秀的一个小外孙?!币笏厮丶剿掖装迳隙加屑妇呤逄勺?,四下里溅了鲜血,低声问道:“对方是谁,为甚么动武?”李天垣道:“是武当派和昆仑派的人?!币笏厮靥谜煞虼蠼小坝崾Ω纭备旁镜蕉苑酱?,和一个人相拥在一起,早知对方有武当派的人在内,这时听李天垣一说,便道:“最好别动手,能化解便化解了?!崩钐煸溃骸笆?!”他虽是师叔,但在天鹰教中,天市堂排名次于紫微堂,为内堂之末。论到师门之谊,李天垣是长辈,但在处理教务之时,殷素素的权位反高于师叔。只听得张翠山在那边船上叫道:“素素,无忌,过来见过我师哥?!币笏厮匦盼藜傻氖?,向那艘船的甲板走去。李天垣和程封两坛主怕她有失,紧随在后。

 到了对面的船上,只见甲板上站着七八个人,一个四十余岁的高瘦汉子和张翠山手拉着手,神态甚是亲热。张翠山道:“素素,这位便是我常常提起的俞二师哥。二哥,这是你弟妇和你侄儿无忌?!庇崃酆屠钐煸惶?,都是大吃一惊。天鹰教和武当派正在拚命恶斗,哪知双方各有一个重要人物竟是夫妇,不但是夫妇,而且还生了孩子。

 俞莲舟心知这中间的原委曲折非片刻间说得清楚,当下先给张翠山引见船上各人。

 一个矮矮胖胖的黄冠道人是昆仑派的西华子,一个中年妇人是西华子的师妹闪电手卫四娘,江湖中人背后称她为“闪电娘娘”张翠山和殷素素也都听到过他二人的名头。其余几人也都是昆仑派的好手,只是名声没西华子和卫四娘这般响亮。那西华子年纪虽已不小,却没半点涵养,一开口便道:“张五侠,谢逊那恶贼在哪里?你总知道罢?”张翠山尚未回归中土,还在茫茫大海之中,便遇上了两个难题:第一是本门竟已和天鹰教动上了手;第二是人家一上来便问谢逊在哪里。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向俞莲舟问道:“二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华子见张翠山不回答自己的问话,不暴躁起来,大声道:“你没听见我的话么?谢逊那恶贼在哪儿?”他在昆仑派中辈分甚高,武功又强,一向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天鹰教神蛇坛封坛主为人损,适才动手时,手下有两名弟子丧在西华子剑下,本就对他极是恼怒,于是冷冷的道:“张五侠是我教主的爱婿,你说话客气些?!蔽骰哟笈?,喝道:“教的妖女,岂能和名门正派的弟子婚配?这场婚事,中间定有纠葛?!狈馓持骼湫Φ溃骸拔乙蠼讨魍馑镆脖Я?,你胡言语甚么?”西华子怒道:“这妖女…”卫四娘早看破了封坛主的用心,知他意挑拨昆仑、武当两派之间的情,同时又乘机向张翠山和殷素素讨好,料知西华子接下去要说出更加不好听的话来,忙道:“师兄,不必跟他作无谓的口舌之争,大家且听俞二侠的示下?!庇崃矍魄普糯渖?,瞧瞧殷素素,也是疑团腹,说道:“大家且请到舱中从长计议。双方死伤的兄弟,先行救治?!闭馐碧煊ソ淌强?,而教中权位最高的则是紫微堂堂主殷素素。她携了无忌的手,首先踏进舱中,跟着便是李天垣。当封坛主踏进船舱时,突觉一股微风袭向间。他经历何等丰富,立知是西华子暗中偷袭,他竟不出手抵挡,只是向前一扑,叫道:“啊哟,打人么?”这一下将西华子一招“三手”避了开去,但这么一叫,人人都转过头来瞧着他二人。卫四娘瞪了师兄一眼。西华子一张紫膛的脸上泛出了隐红。众人均知既然来到了此间船上,封坛主等都是宾客,西华子这一下偷袭,实颇失名门正派的高手身分。各人在舱中分宾主坐下。殷素素是宾方首席,无忌侍立在侧。主方是俞莲舟为首,他指着卫四娘下首的一张椅子道:“五弟,你坐这里罢?!闭糯渖接Φ溃骸笆??!币姥跃妥?。这么一来,张殷夫妇分成宾主双方,也便是相互敌对的两边。这十年之中,俞岱岩伤后不出,张翠山失踪,存亡未卜,其余武当五侠,威名却又盛了许多。宋远桥、俞莲舟等虽是武当派中的第二代弟子,但在武林之中,已隐然可和少林派众高僧分庭抗礼。江湖中人对武当五侠甚是敬重,因此西华子、卫四娘等尊他坐了首席。

 俞莲舟心下盘算:“五弟失踪十年,原来和天鹰教教主的女儿结成了夫妇,这时当着众人之面询问,他必有难言之隐?!庇谑抢噬档溃骸拔颐巧倭?、昆仑、峨嵋、崆峒、武当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一共二十一个门派帮会,为了找寻金狮王谢逊、天鹰教殷姑娘,以及敝师弟张翠山三人的下落,和天鹰教有了误会,不幸互有死伤,十年中武林扰攘不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天幸殷姑娘和张师弟突然现身,过去许多疑难不解之事,当可真相大白。只是这十年中的事故头绪纷纭,决非片刻之间说得清楚。依在下之见,咱们一齐回归大陆,由殷姑娘禀明教主,敝师弟也回武当告禀家师,然后双方再行择地会晤,分辨是非曲直,如能从此化敌为友,那是最好不过…”西华子突然口道:“谢逊那恶贼在哪儿?咱们要找的是谢逊那恶贼?!?br>
 张翠山听到为了找寻自己三人,中原竟有二十二个帮会门派大动干戈,十年争斗,死伤自必惨重,心中大是不安。耳听得西华子不住口的询问谢逊下落,不为难之极,倘若说了出来,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要去冰火岛找他报仇,但若不说,却又如何隐瞒?他正自迟疑,殷素素突然说道:“无恶不作、杀人如的恶贼谢逊,在九年前早已死了?!庇崃?、西华子、卫四娘等同声惊道:“谢逊死了?”殷素素道:“便在我生育这孩子的那天,那恶贼谢逊狂发作,正要杀害五哥和我,突然间听到孩子的哭声,他心病一起,那胡作妄为的恶贼谢逊便此死了?!?br>
 这时张翠山已然明白,殷素素一再说“恶贼谢逊已经死了”也可说并未说谎,因自谢逊听到无忌的第一下哭声,便即触发天良,自此收敛狂,去恶向善,至于他三人离岛,更是舍己为人、大仁大义的行径,因此大可说“无恶不作、杀人如的恶贼谢逊”已在九年之前死去,而“好人谢逊”则在九年前诞生。西华子鼻中哼了一声,他认定殷素素是教妖女,她的说话是决计信不过的,厉声道:“张五侠,那恶贼谢逊真的死了么?”张翠山坦然道:“不错,那胡作非为的恶贼谢逊在九年之前便已死了?!蔽藜稍谝慌蕴酶魅瞬蛔〉耐绰疃裨粜谎?,爹爹妈妈甚至说他早已死了。他虽然聪明,但怎能明白江湖上的诸般过节?谢逊待他恩义深厚,对他的爱护照顾丝毫不在父母之下,心中一阵难过,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叫道:“义父不是恶贼,义父没有死,他没有死?!闭饧干藿?,舱中诸人尽皆愕然。殷素素狂怒之下,反手便是一记耳光,喝道:“住口!”无忌哭道:“妈,你为甚么说义父死了?他不是好端端的活着么?”他一生只和父母及义父三人共处,人间的险诈机心,从来没碰到过半点,若是换作一个在江湖上长大的孩子,即使没他一半聪明,也知说谎是家常便饭,决不会闯出这件大祸来。殷素素斥道:“大人在说话,小孩子多甚么口?咱们说的是恶贼谢逊,又不是你义父?!蔽藜尚闹幸黄?img src="tu/mi2.jpg">惘,但已不敢再说。西华于微微冷笑,问无忌道:“小弟弟,谢逊是你义父,是不是?他在哪里???”无忌看了父母的脸色,知道他们所说的事极关重要,听西华子这么问,便摇了摇头,道:“我不说?!彼狻拔也凰怠比鲎?,实则是更加言明谢逊并未身死。西华子瞪视张翠山,说道:“张五侠,这位天鹰教的殷姑娘,真是你的夫人吗?”张翠山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句话,朗声道:“不错,她便是拙荆?!蔽骰永魃溃骸拔依ヂ孛畔碌牧矫茏?,毁在尊夫人手下,变成死不死、活不活,这笔帐如何算法?”张翠山和殷素素都是一惊。殷素素随即斥道:“胡说八道!”张翠山道:“这中间必有误会,我夫妇不履中土已有十年,如何能毁伤贵派弟子?”西华子道:“十年之前呢?高则成和蒋涛两人被害,算来原已有十年了?!币笏厮氐溃骸案咴虺珊徒??”西华子道:“张夫人还记得这两人么?只怕你害人太多,已记不清楚了?!币笏厮氐溃骸八嗽趺戳??何以你咬定是我害了他们?”

 西华子仰天打个哈哈,说道:“我咬定你,我咬定你?哈哈,高蒋二人虽然成了白痴,却还能记得一件事,说得出一个人的名字,知道毁得他们如此的,乃是‘殷…素…素’!”他对“殷素素”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语气中充了怨毒,圆睁一对大眼,牢牢瞪视着殷素素,似乎恨不得立时拔剑在她身上刺上几剑。

 封坛主突然接口道:“本教紫微堂堂主的闺名,岂是你出了家的老道随口叫得?连清规戒律也不守,还充甚么武林前辈?程贤弟,你说世上可之事,还有更甚于此的么?”程坛主接口道:“再没有了。名门正派之中,居然出了这样的狂徒,可笑啊可笑?!蔽骰哟笈?img src="tu/yu.jpg">狂,喝道:“你两个说谁可?有甚么可笑?”封坛主眼角也不扫他一下,说道:“程贤弟,一个人便算学得几手三脚猫的剑法,行事说话总得也像个人样子,你说是吗?”程坛主道:“昆仑派自从灵宝道长逝世之后,那是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不成话了?!?br>
 灵宝道长是西华子的师祖,武功德望,武林中人人钦服。西华子紫着脸皮,对这句话却不便驳斥,若说这句话错了,岂不是说自己还胜过当年名震天下的师祖?他闪身站到了舱口,刷的一声,长剑出手,叫道:“教的恶徒,有种的便出来见个真章!”封坛主和程坛主所以要怒西华子,本意是要替殷素素解围,心想张翠山和殷堂主既是夫妇,武当派和天鹰教的关系已大大不同,便算俞莲舟和张翠山不便出手,至少也是两不相助,天鹰教单独对付昆仑派的几个,实可稳胜算。

 卫四娘眉头紧蹙,也已算到了这一节,心想凭着自己和师哥等六七个人,决难抵挡天鹰教这许多高手,何况张翠山夫妇情重,极可能出手相助对方,说道:“师哥,人家来到我们船上,那是宾客,我们听俞二侠的吩咐便是?!彼怯醚杂锛范矣崃?,心想以你的声望地位,决不能处事偏私。哪知西华子草包之极,大声道:“他武当派和天鹰教已结了亲家啦,同合污,他还能有甚么公正的话说出来?”

 俞莲舟为人深沉,喜怒不形于,听了西华子的话,沉不语。卫四娘忙道:“师哥,你怎地胡言语?别说武当派跟我们昆仑派同气连枝,渊源极深,十年来联手抗敌,诚无间,俞二侠更是铁铮铮的好汉子,英名播于江湖,天下谁不钦仰?他武当五侠为人处事,岂能有所偏私?”西华子哼了一声,道:“不见得!”卫四娘心中暗骂师哥胡涂,竟听不出自己言中之意,大声道:“师哥,你没来由的得罪武当五侠,师父与掌门师叔怪罪起来,我可不管?!彼诳谏凰怠拔涞蔽逑馈本姑唤糯渖剿阍谄淠?。西华子听她抬出师父与掌门师叔来,才不敢再说。俞莲舟缓缓的道:“此事关连到武林中各大门派,各大帮会,在下无德无能,焉敢妄作主张?反正这事已扰攘了十年,也不争再多花一年半载功夫。在下须得和张师弟回归武当,禀明恩师和大师兄,请恩师示下?!?br>
 西华子冷笑道:“俞二侠这一招‘如封似闭’的推搪功夫,果然高明得紧啊?!庇崃鄄⒉磺嵋追⑴?,但西华子所说的这招“如封似闭”正是武当派天下驰名的守御功夫,乃恩师张三丰所创,他讥嘲武当武功,便是辱及恩师,但立时转念:“这事处理稍有失当,便引起武林中一场难以收拾的浩劫。这莽道人胡言语,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西华子见他听了自己这两句话后,眼皮一翻,神光炯炯,有如电闪,不由得心中打了个突:“我师父和掌门师叔是本派最强的高手,眼神的厉害似乎还不及他?!庇崃垩壑?img src="tu/jing.jpg">光随即收敛,淡淡的道:“西华道兄如有甚么高见,在下洗耳恭听?!蔽骰痈什叛凵裾饷匆簧?,心胆已寒,转头道:“师妹,你说怎么?难道高蒋二人的事便此罢手不成?”卫四娘尚未回答,忽听得南边号角之声,呜呜不绝。昆仑派的一名弟子走到舱门口,说道:“崆峒派和峨嵋派的接应到了?!蔽骰雍臀浪哪锎笙?。卫四娘道:“俞二侠,不如听听崆峒、峨嵋两派的高见?!庇崃鄣溃骸昂?!”李天垣和程坛主对望了一眼,脸上均微微变。张翠山却又多了一重心事:“峨嵋派还不怎样,崆峒派却和大哥结有深仇。他伤过崆峒五老,夺了崆峒派的《七伤拳经》,他们自然要苦苦追寻他的下落?!?br>
 殷素素也是转着这样的念头,又想若不是无忌多口,事情便好办得多,但想无忌从来不说谎话,对谢逊又情义深重,忽然听到义父死了,自是要大哭大叫,原也怪他不得,见他面颊上被自己打了一掌后留下肿起的红印,不怜惜起来。将他搂回怀里。无忌兀自不放心,将小嘴凑到母亲耳边,低声道:“妈,义父没有死啊,是不是?”殷素素也凑嘴到他耳边,轻轻道:“没有死。我骗他们的。这些都是恶人坏人,他们都想去害你义父?!蔽藜苫腥淮笪?,向每个人都狠狠瞪了一眼,心道:“原来你们都是恶人坏人,想害我义父?!闭盼藜纱诱庖惶炱?,才起始踏入江湖,起始明白世间人心的险恶。他伸手抚着脸颊,母亲所打的这一掌兀自隐隐生疼。他知道这一掌虽是母亲打的,实则是为眼前这些恶人坏人所累。他自幼生长在父母和义父的慈爱卵翼之下,不懂得人间竟有心怀恶意的敌人。谢逊虽跟他说过成昆的故事,但总是耳中听来,直到此时,才真正面对他心目中的敌人。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倚天屠龙记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倚天屠龙记》是由作者金庸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武侠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八章 穷发十载泛归航及倚天屠龙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