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记 第三章 宝刀百炼生玄光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倚天屠龙记  作者:金庸 书号:5746 更新时间:2012-12-18 
第三章 宝刀百炼生玄光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这一年是元顺帝至元二年,宋朝之亡至此已五十余年。其时正当暮三月,江南海隅,一个三十来岁的蓝衫壮士,脚穿草鞋,迈开大步,正自沿着大道赶路,眼见天色向晚,一路上虽然桃红柳绿,正浓,他却也无心赏玩,心中默默计算:“今三月廿四,到四月初九还有一十四天,须得道上丝毫没有耽搁,方能及时赶到武当山,祝贺恩师他老人家九十岁大寿?!闭庾呈啃沼崦费?,乃武当派祖师张三丰的第三名弟子。这年年初奉师命前赴福建诛杀一个戕害良民、无恶不作的剧盗。那剧盗听到风声,立时潜藏隐匿,俞岱岩费了两个多月时光,才找到他的秘密巢,上门挑战,使出师传玄虚刀法,在第十一招上将他杀了。本来预计十可完的事,却耗了两个多月,屈指算来,距师父九十大寿的日子已经颇为促,因此上急急自福建赶回,这已到浙东钱塘江之南。他迈着大步急行一阵,路径渐窄,靠右近海一面,常见一片片光滑如镜的平地,往往七八丈见方,便是水磨的桌面也无此平整滑溜。俞岱岩走遍大江南北,见闻实不在少,但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情状,一问土人,不由得哑然失笑,原来那便是盐田。当地盐民引海水灌入盐田,晒干以后,刮下含盐泥土,化成卤水,再逐步晒成盐粒。俞岱岩心道:“我吃了三十年盐,却不知一盐之成,如此辛苦?!?br>
 正行之间,忽见西首小路上一行二十余人挑了担子,急步而来。俞岱岩一瞥之间,便留上了神,但见这二十余人一的青布短衫,头戴斗笠,担子中装的显然都是海盐。他知当政者暴,收取盐税极重,因之虽是滨海之区,寻常百姓也吃不起官盐,只有向私盐贩子购买私盐。这批人行动剽悍,身形壮实,看来似是一帮盐枭,奇的是每人肩头挑的扁担非竹非木,黑黝黝的全无弹,便似一条条铁扁担。各人虽都挑着二百来斤的重物,但行路甚是迅速。俞岱岩心想:“这帮盐枭个个都有武功。听说江南海沙派贩卖私盐,声势极大,派中不乏武学名家,但二十余个好手聚在一起挑盐贩卖,决无是理?!比粼谄绞?,便要去探视究竟,这时念着师父的九十岁大寿,不能因多管闲事而再有耽误,当下放开脚步赶路。傍晚时分来到余姚县的庵东镇。由此过钱塘江,便到临安,再折向西北行,经江西、湖南省才到湖北武当。晚间无船渡江,只得在庵东镇上找家小客店宿了。

 用过晚饭,洗了脚刚要上,忽听得店堂中一阵喧哗,一群人过来投宿。听那些人说的是浙东乡音,但中气充沛,显然是会家子,探头向门外一瞧,便是途中所遇那群盐枭。俞岱岩也不在意,盘膝坐在上,练了三遍行功,便即着枕入睡。

 睡到中夜,忽听得邻房中喀喀轻响,俞岱岩登时便醒了。只听得一人低声道:“大家悄悄走罢,莫惊动了邻房那客人,多生事端?!庇嗳饲崆嵬瓶棵?,走到了院子中。俞岱岩从窗中向外张望,只见那群盐枭挑着担子出门,想起那人那句话:“莫惊动了邻房那个客人,多生事端?!卑迪耄骸罢馊核借晒砉硭钏?,显是要去干甚么歹事,既教我撞见了,可不能不管。若能阻止他们伤天害理,救得一两个好人,便是误了恩师的千秋寿诞,他老人家也必喜欢?!苯刈疟邪灯鞯牟寄彝成弦桓?,穿窗而出,跃出墙外。

 耳听得脚步声往东北方而去,他展开轻身功夫,悄悄追去。当晚乌云天,星月无光,沉沉黑夜之中,隐约见那二十余名盐枭挑着担子,在田塍上飞步而行,心想:“私枭黑夜赶路,事属寻常。但这干人身手不凡,若要作些非法勾当,别说偷盗富室,就是抢劫仓库,官兵又哪里阻挡得住,何必偷偷摸摸的贩卖私盐,赚此微利?料来其中必有别情?!辈坏桨敫鍪背?,那帮私枭已奔出二十余里,俞岱岩轻功了得,脚下无声无息,那帮私枭又似有要事在身,贪赶路程,竟不回顾,因此并没发觉。这时已行到海旁,波涛冲击岩石,轰轰之声不绝。正行之间,忽听得领头的一人一声低哨,众人都站定了脚步。领头的人低声喝问:“是谁?”黑暗中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道:“三点水旁的朋友么?”领头那人道:“不错。阁下是谁?”俞岱岩心下嘀咕:“三点水旁的朋友,那是甚么?”一转念,登时省悟:“嗯,果然是海沙派,‘海沙派’这三个字都是水旁的?!蹦撬谎频纳舻溃骸巴懒兜氖?,我劝你们别手啦?!绷焱纺侨说溃骸白鸺菀彩俏懒抖??”语音中颇有惊怒之意。那嗓子嘶哑的人一声冷笑,黑夜中但听他“嘿嘿嘿”几声,却不答话。俞岱岩隐身于海旁岩石之后,绕到前面,只见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拦在路中。黑暗中瞧不清他的面貌,只见他穿一袭白袍,夜行人而身穿白衣,则显然于自己武功颇为自负。只听海沙派的领头人道:“这屠龙刀已归本派,既给宵小盗去,自当索回?!蹦前着劭陀质恰昂俸俸佟比湫?,仍是大模大样的拦在路中。那领头人身后一人厉声喝道:“快些让开,恶狗拦路,你不是自己找死…”他话声未毕,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往后便倒。众人一惊,但见黑暗中白袍晃了几晃,拦路恶客已然不见。

 海沙派众私枭瞧那跌倒的同伴时,但见他蜷成一团,早已气绝。各人又惊又怒,有几人放下担子向白袍客去路急追,但那人奔行如飞,黑暗之中哪里还寻得到他的踪影。俞岱岩心道:“这白袍客出手好快,这一抓是少林派的‘大力金钢抓’,但黑暗之中,却不大瞧得清楚。听这人的口音腔调,显是来自西北外。江南海沙派结下的仇家可远得很哪!”他缩身在岩石之中,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给海沙派的帮众发见了,没来由的招惹祸端。只听那领头人道:“将老四的尸首放在一旁,回头再来收拾,将来总查究得出?!敝谌舜鹩α?,挑上担子,又向前飞奔。

 俞岱岩待他们去远,走近尸身察看,但见那人喉头穿了两个小孔,鲜血兀自不住出,伤口显是以手指抓出,他觉此事大是蹊跷,当下加快脚步,再跟踪那帮盐枭。

 一行人又奔出数里,那领头人一声呼哨,二十余人四下散开,向东北一座大屋慢慢近。俞岱岩心想:“他们说的甚么屠龙刀,难道便是在这屋中么?”只见那大屋的烟囱中一柱浓烟冲天而起,久聚不散。众盐枭放下了担子,各人拿起一只木杓,在萝筐中抄起甚么东西,四下撒播。俞岱岩见所撒之物如粉如雪,显然便是海盐,心道:“在地下撒盐干甚么?当真古怪,后说给师兄弟们知道,他们定是不信?!钡侨鲅问背鍪旨惹崆衣?,似乎生怕将盐粒溅到身上,俞岱岩登时恍然,知道盐上含有剧毒,这批人用毒盐围屋,当是对屋中人阴谋毒害。暗想:“我固不知双方谁是谁非,但这批人如此捣鬼,太不光明。无论如何须得通知屋中之人,好教他不致为宵小所害?!毖奂I撑芍谘舞缮性谖萸叭鲅?,于是兜个大圈子绕到屋后,轻轻跳进围墙。

 大屋前后五进,共有三四十间,屋内黑沉沉的没一处灯火。俞岱岩心想:“浓烟从中间一进屋中冒出,该处想必有人?!碧啡厦髋ㄑ?img src="tu/pen.jpg">出之处,快步走去,只听得厅中传出火焰猛烈燃烧的毕剥之声。他转过一道照壁,跨步进了正厅,突然光亮耀眼,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只见厅心一只岩石砌成的大炉子,火焰升腾,炉旁分站三人,分拉三只大风箱,向炉中扇火。炉中横架着一柄四尺来长、乌沉沉的单刀。那三人都是六十来岁老者,一的青布袍子,脸都是灰土,袍子上点点斑斑,到处是火星溅开来烧出的破。只见那三人同时鼓风,火焰升起来五尺高,绕着单刀,嗤嗤声响。俞岱岩站立之处和那炉子相距数丈,已然热得厉害,炉中之热,可想而知,但见火焰由红转青,由青转白,那柄单刀却始终黑黝黝地,竟没起半点暗红之。

 便在此时,屋顶上忽有个嘶哑的声音叫道:“损毁宝刀,伤天害理,快住手!”俞岱岩一听,知道途中所遇的那个白袍客到了。那三个鼓风炼刀的老者却恍若不闻,只是鼓风更急。但听得屋顶“嘿嘿嘿”三声冷笑,檐前一声响,那白袍客已闪身而进。这时厅中炉火正旺,俞岱岩瞧得清楚,见这白袍客四十左右年纪,脸色惨白,隐隐透出一股青气,他双手空空,冷然说道:“长白三禽,你们想得屠龙宝刀,那也罢了,却何以胆敢用炉火损毁这等宝物?”说着踏步上前。

 三名老者中西首一人探身而前,左手倏出,往白袍客脸上抓去。白袍客侧首避过,抢上一步。东首那位老者见他近身来,提起炉子旁的大铁锤,呼的一声,向他头顶猛击下去。白袍客身子微侧,铁锤击空,砰的一声响,火星四溅,原来地下铺的不是寻常青砖,却是坚硬异常的花冈石。西首老者自旁夹攻,双手犹如爪,上下飞舞,攻势凌厉。俞岱岩见那白袍客的武功根基无疑是少林一派,但出手狠歹毒,与少林派刚猛正大的名门手法殊不相同。斗了数合,那使铁锤的老者大声喝道:“阁下是谁?便要此宝刀,也得留个万儿?!卑着劭屠湫θ?,只不答话。猛地里一个转身,两手抓出,喀喀两响,西首老者双腕齐折,东首老者铁锤手。大铁锤向上疾飞,穿破屋顶,直堕入院中,响声猛恶之极。这老者当即俯身提起一柄火钳,便向炉中去挟那单刀。站在南首的老者手中扣着暗器,俟机伤敌,只是白袍客转身迅速,一直没找着空子,这时眼见东首老者用火钳去挟宝刀,突然伸手入炉,抢先抓住刀柄,提了出来,一握住刀柄,一股白烟冒起,各人鼻中闻到一阵焦臭,他手掌心登时烧焦。但他兀自不放,提着单刀向后急跃,跟着一个踉跄,便要跌倒。他左手伸上,托住了刀背,这才站定身子,似乎那刀太过沉重,单手提不起一般,但这么一来,左手手掌心也烧得嗤嗤声响。余人皆尽骇然,一呆之下,但见那老者双手捧着单刀,向外狂奔。白袍客冷笑道:“有这等便宜事?”手臂一长,已抓住了他背心。那老者顺手回掠,将宝刀挥了过来。刀锋未到,便已热气扑面,白袍客的鬓发眉毛都卷曲起来。他不敢挡架,手上劲力一送,将老者连人带刀掷向洪炉。

 俞岱岩本觉得这干人个个凶狠悍恶,事不关己,也就不必出手。斯时见老者命在顷刻,只要一入炉中,立时化成焦炭,终究救命要紧,当即纵身高跃,一转一折,在半空中伸下手来,抓住那老者的发髻一提,轻轻巧巧的落在一旁。白袍客和长白三禽早见他站在一旁,一直无暇理会,突然见他显示了这手上乘轻功,尽皆吃惊。白袍客长眉上扬,问道:“这一手便是闻名天下的‘梯云纵’么?”俞岱岩听他叫出了自己这路轻功的名目,先是微微一惊,跟着不自的暗感得意:“我武当派功夫名扬天下,声威远播?!彼档溃骸安桓仪虢套鸺莨笮沾竺??在下这点儿微末功夫,何足道哉?”那白袍客道:“很好很好,武当派的轻功果然是有两下子?!笨谄跏前谅?。

 俞岱岩心头有气,却不发作,说道:“尊驾途中一举手而毙海沙派高手,这份功夫神出鬼没,更令人莫测高深?!蹦侨诵耐芬涣?,暗想:“这事居然叫你看见了,我却没瞧见你啊。不知你这小子当时躲在何处?”淡淡的道:“不错,我这门武功,旁人原是不易领会,别说阁下,便是武当派掌门人张老头儿,也未必懂得?!?br>
 俞岱岩听那白袍客辱及恩师,这口气如何忍得下去?可是武当派弟子自来讲究修心养的功夫,心想:“他有意挑衅,不知存着甚么心?此人功夫怪异,不必为了几句无礼的言语为本门多树强敌?!钡毕挛⑽⒁恍?,说道:“天下武学无穷无尽,正派道,千千万万,武当派所学原只沧海一栗。如尊驾这等功夫,似少林而非少林,只怕本师多半不识?!闭饩浠八渌档每推?,骨子中含义,却是说武当派实不屑懂得这些旁门左道的武功。那人听到他“似少林而非少林”那七字,脸色立变。他二人言语针锋相对。那南首老者赤手握着一柄烧得炽热的单刀,皮焦烂,几已烧到骨骼,东首西首两个老者躬身蓄势,均想俟机夺刀。突然间呼的一声响,南首那老者挥动单刀,向外急闯。他这一刀在身前挥动,不是向着何人而砍,但俞岱岩正站在他身前,首当其冲。他没料到自己救了这老者的性命,此人竟会忽施反噬,急忙跃起,避过刀锋。那老者双手握住刀柄,发疯般挥,冲了出去。白袍客和其余两个老者忌惮刀势凌厉,不敢硬挡,连声呼叱,随后追去。那提刀老者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大门,突然间脚下一个踉跄,向前仆跌,跟着一声惨呼,似乎突然身受重伤。

 白袍客和另外两个老者一齐纵身过去,同时伸手去抢单刀,但不约而同的叫了出来,似乎猛地里被甚么奇蛇毒虫所咬中一般。那白袍客只打个跌,跟着便跃起身来,急向外奔,那三个老者却在地下不住翻滚,竟尔不能站起。俞岱岩见了这等惨状,正要跃出去救人,突然一凛,想起海沙派在屋外撒盐的情景,此时屋周均是毒盐,自己也无法出去了,游目四顾,见大门内侧左右各放着一张长凳,当即伸手抓起,将两凳竖直,一跃而上,双脚分别勾着一只长凳,便似踩高跷一般踏着双凳走了出去。但见三个老者长声惨叫,不停的滚来滚去。俞岱岩扯下一片衣襟裹在手上,长臂抓起了那怀抱单刀的老者后心,脚踩高跷,向东急行。这一下大出海沙派众人意料之外,眼见便可得手,却斜刺里杀出个人来将宝刀抢走,众人纷纷涌出,大声呼叱,钢镖袖箭,十余般兵器齐向俞岱岩后心去。

 俞岱岩双足使劲,在两张长凳上一蹬,向前窜出丈许,暗器尽皆落空。他脚上勾了长凳,双足便似加长了四尺,只跨出四五步,早将海沙派诸人远远抛在后面,耳听得各人大呼追来,俞岱岩提着那老者纵身跃起,双足向后反踢,两张长凳飞了出去。但听得砰砰两响,跟着三四人大声呼叫,显是为长凳击中。就这么阻得一阻,俞岱岩已奔出十余丈外,手中虽提着一人,却越奔越远,海沙派诸人再也追不上了。俞岱岩急赶一阵,耳听得声澎湃,后面无人追来,问道:“你怎样了?”那老者哼了一声,并不回答,跟着呻一下。俞岱岩寻思:“他身上沾毒盐,先给他洗去要紧?!庇谑亲叩胶1?,将他在浅水处浸了下去。海水碰上他手中烫热的单刀,嗤嗤声响,白烟冒起。那老者半昏半醒,在海水中浸了一阵,爬不起来。俞岱岩正要伸手去拉他,忽然一个大打来,将那老者冲上了沙滩。

 俞岱岩道:“现下你已险,在下身有要事,不能相陪,咱们便此别过?!蹦抢险叱牌鹕砝?,说道:“你…怎地…不抢这把宝刀?”俞岱岩一笑,道:“宝刀纵好,又不是我的,我怎能横加抢夺?”那老者心下大奇,不能相信,道:“你…你到底有何诡计,要怎样炮制我?”俞岱岩道:“我跟你无怨无仇,炮制你干么?我今夜路过此处,见你中毒受伤,因此出手相救?!蹦抢险咭×艘⊥?,厉声道:“我命在你手,要杀便杀。若想用甚么毒辣手段加害,我便是死了,也必化成厉鬼,放你不过?!庇後费抑苌撕笊裰遣磺?,也不去跟他一般见识,只是微微一笑,正要举步走开,海中又是一个大打上海滩。那老者呻一声,伏在海水之中,只是发颤。

 俞岱岩心想,救人须救彻,这老者中毒不轻,我若于此时舍他而去,他还得葬身海底,于是伸手抓住他背心,提着他走上一个小丘,四下眺望,见东北角一块突出的山岩之上有一间屋子,瞧模样似是一所庙宇,当下抱着那老者奔了过去,凝目看屋前扁额,隐约可见是“海神庙”三字。推门进去,见这海神庙极是简陋,地尘土,庙中也无庙祝。于是将那老者放在神像前的木拜垫上,他怀中火折已被海水打,当下在神台上摸索,找到火绒火石,燃点了半截蜡烛,看那老者时,只见他面青紫,显是中毒已深,从怀中取出一?!疤煨慕舛镜ぁ崩?,说道:“你服了这粒解毒丹药?!?br>
 那老者本来紧闭双目,听他这么说,睁眼说道:“我不吃你害人的毒药?!庇後费移⑵俸?,这时也忍不住了,长眉一挑,说道:“你道我是谁?武当门下岂能干害人之事?这是一粒解毒丹药,只是你身中剧毒,这丹药也未必能够解救,但至少可延你三之命。你还是将这把刀送去给海沙派,换得他们的本门解药救命罢?!蹦抢险叨啡患湔酒鹕砝?,厉声道:“谁想要我的屠龙刀,那是万万不能?!庇後费业溃骸澳阈悦裁挥辛?,空有宝刀何用?”那老者颤声道:“我宁可不要性命,屠龙刀总是我的?!彼底沤独卫伪ё?,脸颊贴着刀锋,当真是说不出的爱惜,一面却将那?!疤煨慕舛镜ぁ?img src="tu/tun.jpg">入了肚中。

 俞岱岩好奇心起,想要问一问这刀到底有甚么好处,但见这老者双眼之中充着贪婪凶狠的神色,宛似饥兽要择人而噬,不大感厌恶,转身便出。忽听得那老者厉声喝道:“站??!你要到哪里去?”俞岱岩笑道:“我到哪里去,你又管得着么?”说着扬长便走。

 没行得几步,忽听那老者放声大哭,俞岱岩转过头来,问道:“你哭甚么了?”那老者道:“我千辛万苦的得到了屠龙宝刀,但转眼间性命不保,要这宝刀何用?”俞岱岩“嗯”了一声,道:“你除了以此刀去换海沙派的独门解药,再无别法?!蹦抢险呖薜溃骸翱墒俏疑岵坏冒?,我舍不得啊?!闭馍裉诳刹乐写湃只?。俞岱岩想笑,却笑不出来,隔了一会,说道:“武学之士,全凭本身功夫克敌制胜,仗义行道,显名声于天下后世。宝刀宝剑只是身外之物,得不足喜,失不足悲,老丈何必为此烦恼?”那老者怒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这话你听见过么?”

 俞岱岩哑然失笑,道:“这几句话我自然听见过,下面还有两句呢,甚么‘倚天不出,谁与争锋?’那说的是几十年前武林中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又不是真的说甚么宝刀?!蹦抢险呶实溃骸吧趺淳於氐拇笫??”

 俞岱岩道:“那是当年神雕大侠杨过杀死蒙古皇帝蒙哥,大大为我汉人出了一口中恶气。自此杨大侠有甚么号令,天下英雄‘莫敢不从’?!闶敲晒呕实?,‘屠龙’便是杀死蒙古皇帝。难道世间还真有龙之一物么?”

 那老者冷笑道:“我问你,当年杨过大侠使甚么兵刃?”俞岱岩一怔,道:“我曾听师父说,杨大侠断了一臂,平时不用兵刃?!蹦抢险叩溃骸笆前?,杨大侠怎生杀死蒙古皇帝的?”俞岱岩道:“他投掷石子打死蒙哥,此事天下皆知?!蹦抢险叽笫堑靡?,道:“杨大侠平时不用兵刃,杀蒙古皇帝用的又是石子,那么‘宝刀屠龙’四字从何说起?”

 这一下问得俞岱岩无言可答,隔了片刻,才道:“那多半是武林中说得顺口而已,总不能说‘石头屠龙’啊,那岂不难听?”那老者冷笑道:“强辞夺理,强辞夺理!我再问你,‘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两句话,却又作何解释?”俞岱岩沉道:“我不知道?!刑臁残硎且桓鋈税??听说杨大侠的武功学自他的子,那么‘倚天’或许便是他夫人的名字,又或是死守襄的郭靖郭大侠?!?br>
 那老者道:“是吗?我料你说不上来了,只好这么一阵胡扯。我跟你说,‘屠龙’是一把刀,便是这把屠龙刀,‘倚天’却是一把剑,叫做倚天剑。这六句话的意思是说,武林中至尊之物,是屠龙刀,谁得了这把刀,不管发施甚么号令,天下英雄好汉都要听令而行。只要倚天剑不出,屠龙刀便是最厉害的神兵利器了?!庇後费医沤?,道:“你将刀给我瞧瞧,到底有甚么神奇?”那老者紧紧抱住单刀,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想骗我的宝刀?!彼卸局?,本已神疲力衰,全仗服了俞岱岩的一粒解毒丹药,这才振奋了起来,这时一使劲,却又呻不止。俞岱岩笑道:“不给瞧便不给瞧,你虽得了屠龙宝刀,却号令得动谁?难道我见你怀里抱着这样一把刀,便非听你的话不可吗?当真是笑话奇谈。你本来好端端地,却去信了这些荒诞不经的鬼话,到头来枉自送了性命,还是执不悟。你既号令我不得,便可知这刀其实无甚奇处?!蹦抢险叽袅税肷?,做声不得,隔了良久,才道:“老弟,咱们来订个约,你救我性命,我将宝刀的好处分一半给你?!庇後费已鎏齑笮?,说道:“老丈,你可把我武当派瞧得忒也小了。扶危济困,乃是我辈分内之事,岂难道是贪图报答?你身上沾了毒盐,我却不知盐中放的是甚么毒药,你只有去求海沙派解救?!蹦抢险叩溃骸拔艺獍淹懒?,是从海沙派手中盗出来的,他们恨我切骨,岂肯救我?”俞岱岩道:“你既将刀还,怨仇即解,他们何必伤你性命?”

 那老者道:“我瞧你武功甚强,大有本事到海沙派去将解药盗来,救我性命?!庇後费业溃骸耙焕次疑碛幸?,不能耽搁;二来你去偷盗人家宝刀,是你的不是,我怎能颠倒是非?老丈,你快快去找海沙派的人罢!再有耽搁,毒发作起来,那便来不及了?!蹦抢险呒质蔷俨?img src="tu/yu.jpg">行,忙道:“好罢,我再问你一句话,你提着我身子之时,可觉到有甚么异样?”俞岱岩道:“我确有些儿奇怪,你身子瘦瘦小小,却有二百来斤重,不知是甚么缘故,又没见你身上负有甚么重物?!?br>
 那老者将屠龙刀放在地下,道:“你再提一下我的身子?!庇後费易プ∷缤废蛏弦惶?,手中登时轻了,只不过八十来斤,心下恍然:“原来这小小一柄单刀,竟有一百多斤之重,确是有点古怪,不同凡品?!苯险叻畔?,说道:“这把刀倒是很重?!蹦抢险呙τ纸懒独卫伪ё?,说道:“岂仅沉重而已。老弟,你尊姓俞还是姓张?”俞岱岩道:“敝姓俞,草字岱岩,老丈何以得知?”那老者道:“武当派张真人收有七位弟子,武当七侠中宋大侠有四十来岁,殷莫两位还不到二十岁,余下的二三两侠姓俞,四五两侠姓张,武林中谁人不知。原来是俞三侠,怪不得这么高的功夫。武当七侠威震天下,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庇後费夷昙退淙徊淮?,却也是老江湖了,听他这般当面谄谀,知他不过有求于己,心中反生厌恶之感,说道:“老丈尊姓大名?”那老者道:“小老儿姓德,单名一个成字,辽东道上的朋友们送我一个外号,叫作海东青?!蹦呛6嗍巧诹啥囊恢执笥?,凶狠鸷恶,捕食小兽,是关外著名的猛禽。俞岱岩拱手道:“久仰,久仰?!碧房戳丝刺焐?。德成知他急动身,若非动以大利,不能求得他伸手救命,说道:“你不懂得那‘号令天下,谁敢不从’这八个字的含义,只道是谁捧着屠龙刀,只须张口发令,人人便得听从。不对,不对,这可全盘想错了?!彼账档秸饫?,俞岱岩脸上微微变,右手伸出一挥,噗的一声轻响,扇灭了神台上的蜡烛,低声道:“有人来啦!”德成内功修为远不如他,却没听见有何异声,正迟疑间,只听得远处几声呼哨,有人相互传呼,奔向庙来。德成惊道:“敌人追来啦,咱们快从庙后退走?!庇後费业溃骸懊砗笠灿腥死??!钡鲁傻溃骸安换岚铡庇後费业溃骸暗吕险?,来的是海沙派人众,你正好向他们讨取解药。在下可不愿赶这淌浑水了?!钡鲁缮斐鲎笫?,牢牢抓住他的手腕,颤声道:“俞三侠,你万万不能舍我而去,你万万不能…”俞岱岩只觉他五手指其寒如冰,紧紧嵌入了自己手腕里,当下手腕一翻,使半招“九转丹成”转了个圈子,登时将他五指甩落。这时只听得一路脚步之声,直奔到庙外,跟着砰的一响,有人伸足踢开了庙门,接着刷刷声响,有甚么细碎物事从黑暗中掷了进来,俞岱岩身子一缩,纵到了海神菩萨的神像后面。但听得德成“啊”的一声低哼,跟着刷刷数声,暗器打中了他身上,接着又落在地下。那些暗器一阵接着一阵,毫不停留的撒进来。俞岱岩心想:“这是海沙派的毒盐?!苯幼盘梦荻ド峡?、喀啦几声,有人跃上屋顶揭开瓦片,又向下投掷毒盐。俞岱岩曾眼见那白袍客和长白三禽身受毒盐之害,那白袍客武功着实了得,但一沾毒盐,立即惨呼逃走,可见此物极是厉害。毒盐在小庙中弥空飞扬,心知再过片刻,非沾上不可,情急之下,数拳击破神像背心,缩着身子溜进了神像肚腹之中,登时便如穿上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外衣,毒盐虽多,却已奈何他不得。只听得庙外海沙派人众大声商议起来:“点子不出声,多半是晕倒了?!薄澳悄昵岬牡阕邮纸藕糜?,再等一回,何必急?”“就怕他溜了,不在神庙里?!敝惶糜腥撕鹊溃骸拔?,吃横梁的点子,乖乖出来投降罢?!?br>
 正间,忽听得远处马蹄声响,十余匹快马急驰而来。蹄声中有人朗声叫道:“月光照,鹰王展翅?!泵硗夂I撑扇酥诹⑹奔啪参奚?,过了片刻,有人颤声道:“是天…天鹰教,大伙儿快走…”话犹未毕,马蹄声已止在庙外。海沙派有人悄声道:“走不了啦!”

 只听得脚步声响,有数人走进庙来。俞岱岩藏身神像腹中,却也感到有点光亮,想是来人持有火把灯笼。过了一会,有人问道:“大家知道我们是谁了?”海沙派中数人同声答道:“是,是,各位是天鹰教的朋友?!蹦侨说溃骸罢馕皇翘煊ソ烫焓刑美钐弥?。他老人家等闲也不出来,今儿算你们运气好,见到他老人家一面。李堂主问你们,屠龙刀在哪里,好好献了出来,李堂主大发慈悲,你们的性命便都饶了?!敝惶I撑芍幸蝗说溃骸笆撬寥チ说?,我们正要追回来,李…堂主…”

 天鹰教那人道:“喂,那屠龙刀呢?”这句话显然是对着德成说的了,德成却不答话,跟着噗的一声响,有人倒在地下。几个人叫了起来:“啊哟!”

 天鹰教那人道:“这人死了,搜他身边?!钡靡律老ぢ手?,又有人体翻转之声。天鹰教那人道:“禀报堂主,这人身边无甚异物?!焙I撑芍辛焱返娜瞬溃骸袄钐谩弥?,这宝刀明明是…是他盗去的,我们决不敢隐瞒…”听他声音,显是在李堂主威吓的眼光之下,惊得心胆俱裂。俞岱岩心想:“那把刀德成明明握在手中,怎地会不见了?”只听天鹰教那人道:“你们说这刀是他盗去的,怎会不见?定是你们暗中藏了起来。这样罢,谁先把真相说了出来,李堂主饶他不死。你们这群人中,只留下一人不死,谁先说,谁便活命?!泵碇屑啪惨黄?,隔了半晌,海沙派的首领说道:“李堂主,我们当真不知,是天鹰教要的物事,我们决不敢留…”李堂主哼了一声,并不答话,他那下属说道:“谁先禀报真相,就留谁活命?!惫艘换岫?,海沙派中无一人说话。突然一人叫道:“我们前来夺刀,还没进庙,你们就到了。是你们天鹰教先进海神庙,我们怎能得刀?你既然一定不信,左右是个死,今跟你拚了。这又不是天鹰教的东西,这般强横霸道,瞧你们…”一句话没说完,蓦地止歇,料是送了性命。只听另一人颤声道:“适才有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救了这老儿出来,那汉子轻功甚是了得,这会儿却已不知去向,那宝刀定是给他抢去了?!崩钐弥鞯溃骸案魅松砩喜橐徊?!”数人齐声答应。只听得殿中悉率声响,料是天鹰教的人在众盐枭身上搜检。李堂主道:“多半便是那汉子取了去。走罢!”但听脚步声响,天鹰教人众出了庙门,接着蹄声向东北方渐渐远去。俞岱岩不愿卷入这桩没来由的纠纷之中,要待海沙派人众走了之后这才出来,但等了良久,庙中了无声息,海沙派人众似乎突然间不知去向。他从神像后探头出来一望,只见二十余名盐枭好端端的站着,只是一动不动,想是都给点了道。他从神像腹中跃了出来,这时地下遗下的火把兀自点燃,照得庙中甚是明亮,只见海沙派众人脸色阴暗可怖,暗想:“那天鹰教不知是甚么教派,怎地没听说过?这些海沙派的人众本来也都不是好相与的。一遇上天鹰教却便缚手缚脚。当真是恶人尚有恶人磨了?!鄙焓值缴砼阅侨说摹盎?img src="tu/xue.jpg">”上一推,想替他解开道。哪知触手僵硬,竟是推之不动,再一探他鼻息,早已没了呼吸,原来已被点中了死。他逐一探察,只见海沙派二十余条大汉均已死于非命,只一人委顿在地,不住气,自是最后那个说话之人,得蒙留下性命。俞岱岩惊疑不定:“天鹰教下毒手之时,竟没发出丝毫声息,这门手法好不毒怪异?!狈銎鹉敲凰赖暮I撑裳舞衫?,问道:“天鹰教是甚么教派?他们教主是谁?”一连问了几句,那人只翻白眼,神色痴痴呆呆。俞岱岩一搭他手腕,只觉脉息紊乱,看来性命虽然留下,却已给人使重手震断了几处经脉,成了白痴。这时他不惊反怒,心想:“何物天鹰派,下手竟这般毒辣残酷?”但想对方武功甚高,自己孤身一人,实非其敌,该当先赶回武当山请示师父,查明天鹰教的来历再说。

 但见庙中白茫茫一片,犹似堆絮积雪,到处都是毒盐,心想:“迟早会有不知情由的百姓闯了进来,非遭祸殃不可。毒盐和尸首收拾为难,不如放一把火烧了这海神庙,以免后患?!钡毕陆歉鸲狭司鲋死矫硗?,回进庙内,只见二十余具尸首僵立殿上,模样甚是诡异,却见神台边一尸俯伏,背上老大一滩血渍。俞岱岩微觉奇怪,抓住那尸体后领,想提起来察看,突然上身向前微微一俯,只觉这人身子重得出奇,但瞧他也只是寻常身材,并非魁梧奇伟之辈,却何以如此沉重?提起他身子仔细看时,见他背上长长一条大伤口,伸手到伤口中一探,着手冰凉,掏出一把刀来,那刀沉甸甸的至少有一百来斤重,正是不少人拚了性命争夺的那把屠龙刀。一凝思间,已知其理:德成临死时连人带刀扑将下来,砍入海沙派一名盐枭的后心。此刀既极沉重,又是锋锐无比,一跌之下,直没入体。大鹰教教众搜索各人身边时,竟未发觉。俞岱岩拄刀而立,四顾茫然,寻思:“此刀是否真属武林至宝,那也难说得很,看起来该算不祥之物,海东青德成和海沙派这许多盐枭都为它枉送了性命。眼下只有拿去呈给师父,请他老人家发落?!庇谑鞘捌鸬叵禄鸢?,往神幔上点火,眼见火头蔓延,便即出庙。

 他将屠龙刀拂拭干净,在熊熊大火之旁细看。但见那刀乌沉沉的,非金非铁,不知是何物所制,先前长白三禽鼓起烈火锻炼,但此刀竟丝毫无损,实是异物,又想:“此刀如此沉重,临敌手之时如何施展得开?关王爷神力过人,他的青龙偃月刀也只八十一斤?!苯栋氚?,向德成的葬身处默祝:“德老丈,我决非贪图此刀。但此刀乃天下异物,如落入恶人手中,助纣为,势必贻祸人间。我师父一秉至公,他老人家必有妥善处置?!彼じ涸诒成?,迈开步子,向北疾行。不到半个时辰,已至江边,星月微光照映水面,点点闪闪,宛似江繁星,放眼而望,四下里并无船只。沿江东下,又走一顿饭时分,只见前面灯火闪烁,有艘渔船在离岸数丈之处捕鱼。俞岱岩叫道:“打渔的大哥,费心送我过江,当有酬谢?!敝皇悄怯娲嗑喙?,船上的渔人似乎没听见他的叫声,毫不理睬。俞岱岩了一口气,纵声而呼,叫声远远传了出去。过不多时,只见上一艘小船顺而下,驶向岸边,船上艄公叫道:“客官可是要过江么?”俞岱岩喜道:“正是,相烦艄公大哥方便?!蹦囚构溃骸扒肷侠窗??!庇後费易萆砩洗?,船头登时向下一沉。那艄公吃了一惊,说道:“这般沉重??凸?,你带着甚么?”俞岱岩笑道:“没甚么,是我身子蠢重,开船罢!”那船张起风帆,顺风顺水,斜向东北过江,行驶甚速。航出里许,忽听远处雷声隐隐,轰轰之声大作。俞岱岩道:“艄公,要下大雨了罢?”那艄公笑道:“这是钱塘江的夜,顺着水一送,转眼便到对岸,比甚么都快?!?br>
 俞岱岩放眼东望,只见天边一道白线滚滚而至。声愈来愈响,当真是如千军万马一般。江汹涌,远处一道水墙疾推而前,心想:“天地间竟有如斯壮观,今大开眼界,也不枉辛苦一遭?!闭浦?,只见一艘帆船乘冲至,白帆上绘着一只黑色的大鹰,展开双翅,似乎要面扑来。他想起“天鹰教”三字,心下暗自戒备。

 突然之间,那艄公猛地跃起,跳入江心,霎时间不见了踪影。小船无人掌舵,给水一冲,登时打起圈了来,俞岱岩忙抢到后梢去把舵,便在此时,那黑鹰帆船砰的一声,撞正小船。帆船的船头包以坚铁,一撞之下,小船船头登时破了一个大,水猛涌进来。俞岱岩又惊又怒:“你天鹰教好!原来这艄公是你们的人,赚我来此?!毖奂〈巡荒艹俗?,纵身高跃,落向帆船的船头。

 这时刚好一个大涌到,将帆船一抛,凭空上升丈余。俞岱岩身在半空,帆船上升,他变成落到了船底,危急中提一口真气,左掌拍向船边。一借力,双臂急振,施展“梯云纵”轻功,跟着又上窜丈余,终于落上了帆船船头。但见舱门紧团,不见有人。俞岱岩叫道:“是天鹰教的朋友吗?”他连说两遍,船中无人答话。他伸手去推舱门,触手冰凉,那舱门竟是钢铁铸成,一推之下,丝毫不动。俞岱岩劲贯双臂,大喝一声,双掌推出,喀喇一响,铁门仍是不开,但铁门与船舱边相接的铰链却给他掌力震落了。铁门摇晃了几下,只须再加一掌,便能击开。

 只听得舱中一人说道:“武当派梯云纵轻功,震山掌掌力,果然名下无虚。俞三侠,请你把背上的屠龙刀留下,我们送你过江?!被八渌档每推?,语意腔调却十分傲慢,便似发号施令一般。俞岱岩寻思:“不知他如何知道我的姓名?!蹦侨擞值溃骸坝崛?,你心中奇怪,何以我们知道你的大名,是不是?其实一点也不希奇,这梯云纵轻功和震山掌掌力,除了武当高手,又有谁能使得这般出神入化?俞三侠来到江南,我们天鹰教身为地主,沿途没接待招呼,还得多多担代啊?!庇後费业咕醪灰谆卮?,便道:“尊驾高姓大名,便请现身相见?!蹦侨说溃骸疤煊ソ谈笈晌耷孜薰?,没怨没仇,还是不见的好。请俞三侠将屠龙刀放在船头,我们这便送你过江?!庇後费移铣?,说道:“这屠龙刀是贵教之物吗?”那人道:“这倒不是。此刀是武林至尊,天下武学之士,哪一个不想据而有之?!庇後费业溃骸罢獗闶橇?,此刀既落入在下手中,须得到武当山上,听凭师尊发落,在下可作不得主?!蹦侨讼干赣锼盗思妇浠?,声音低微,如蚊子叫一般,俞岱岩听不清楚,问道:“你说甚么?”

 舱里那人又细声细气的说了几句话,声音更加低了。俞岱岩只听到甚么“俞三侠…屠龙刀…”几个字,他走上两步,问道:“你说甚么?”这时一个头打来,将帆船直抛了上去,俞岱岩腹间和大腿之上,似乎同时被蚊子叮了一口。其时正当初,本来不该有蚊蚋,但他也不在意,朗声说道:“贵教为了一刀,杀人不少,海神庙中遗尸数十,未免下手太过毒辣?!辈罩心侨说溃骸疤煊ソ滔率窒蚶捶直鹎嶂?,对恶人下手重,对好人下手轻。俞三侠名震江湖,我们也不能害你性命,你将屠龙刀留下,在下便奉上蚊须针的解药?!?br>
 俞岱岩听到“蚊须针”三字,一震之下,忙伸手到腹间适才被蚊子咬过的处所一按,只觉微微麻,明明是蚊虫叮后的感觉,转念一想,登时省悟:“他适才说话声音故意模糊细微,引我走近,乘机发这细小的暗器?!毕肫鸷I撑芍谘舞啥蕴煊ソ倘绱宋啡羯咝?,这暗器定是歹毒无比,眼下只有先擒住他,再他取出解药救治,当下低哼一声,左掌护面,右掌护,纵身便往船舱中冲了进去。

 人未落地,黑暗中劲风扑面,舱中人挥掌拍出。俞岱岩右掌击出,盛怒之下,这一掌使了十成力。两人双掌相,砰的一声,舱中人向后飞出,喀喇喇声响,撞毁不少桌椅等物。俞岱岩但觉掌中一阵剧痛。原来适才了这掌,又已着了道儿,对方掌心暗藏尖刺利器,双掌一,几尖刺同时穿入他掌中。对方虽在他沉重掌力下受伤不轻,但黑暗中不知敌人多寡,不敢冒险径自抢上擒人,又即跃回船头。只听那人咳嗽了几下,说道:“俞三侠掌力惊人,果是不凡,佩服啊佩服。不过在下这掌心七星钉也另有一功,咱们倒成了半斤八两,两败俱伤?!?br>
 俞岱岩急忙取几颗“天心解毒丹”服下,一抖包裹,取出屠龙宝刀,双手持柄,呼的一声,横扫过去,但听得擦的一下轻响,登时将铁门斩成了两截,这刀果然是锋锐绝伦。他横七竖八的连斩七八刀,铁铸的船舱遇着宝刀,便似纸糊草扎一般。舱中那人纵身跃向后梢,叫道:“你连中二毒,还发甚么威?”俞岱岩舞刀追上,拦斩去。

 那人见来势凶猛,顺手提起一只铁锚一挡,擦的一声轻响,铁锚从中断截。那人向旁跃开,叫道:“要性命还是要宝刀?”俞岱岩道:“好!你给我解药,我给你宝刀?!闭馐彼壬现辛宋眯胝胫ソヂ?img src="tu/yang2.jpg">,料知“天心解毒丹”解不了这毒,这把屠龙刀他是无意中得来,本不如何重视,于是将刀掷在舱里。那人大喜,俯身拾起,不住的拂拭摩挲,爱惜无比。那人背着月光,面貌瞧不清楚,但见他只是看刀,却不去取解药。俞岱岩觉得掌中疼痛加剧,说道:“解药呢?”那人哈哈大笑,似乎听到了滑稽之极的说话。俞岱岩怒道:“我问你要解药,有甚么好笑?”那人伸出左手食指,指着他脸,笑道:“嘻嘻!你这人怎地这般傻,不等我给解药,却将宝刀给了我?”俞岱岩怒道:“男儿一言,快马一鞭,我答应以刀换药,难道还抵赖不成?先给迟给不是一般?”那人笑道:“你手中有刀,我终是忌你三分。便说你打我不过,将刀往江中一抛,未必再捞得到。现下宝刀既入我手,你还想我给解药么?”

 俞岱岩一听,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自忖武当派和天鹰教无怨无仇,这人武功不低,也当是颇有身分之人,既取了屠龙刀,怎能说过的话不算话?他向来行事稳重,原不致轻易上当,只是此番一上来便失了先机,孤身陷于敌舟,料想对方既有备而来,舟中自必另行伏有帮手,又兼身中二毒,急换取解药,竟尔低估了对方的诈凶狡,当下沉住了气,哼了一声,问道:“尊驾高姓大名?”

 那人笑道:“在下只是天鹰教中一个无名小卒,武当派要找天鹰教报仇,自有本教教主和众位堂主接着。再说,俞三侠今晚死得不明不白,贵教张三丰祖师便真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未必能知俞三侠是死于何人之手?!彼獍闼?,竟如当俞岱岩已然死了一般。俞岱岩只觉得手掌心似有千万只蚂蚁同时咬噬,痛难当,当即伸手抓住了半截断锚,心想:“我今便是不活,也当和你拚个同归于尽?!钡侨诉脒脒哆?,正自说得高兴,俞岱岩猛地里一声大喝,纵起身来,左手挥起断锚,右手推出一掌,往那人面门口,同时击了过去。那人“啊哟”一声,横挥屠龙刀想来挡截,百忙中却没想到那刀沉重异常,他顺手一挥,只挥出半尺,手腕忽地一沉。以他武功,原非使不动此刀,只是运力之际没估量到这兵刃竟如此沉重,力道用得不足,那刀直堕下去,砍向他膝盖。那人吃了一惊,臂上使力,待要将刀举起来,只觉劲风扑面,半截断锚直击过来。这一下威猛凌厉。决难抵挡,当下双足使劲,一个筋斗,倒翻入江。

 那人虽然避开了断锚的横扫,但俞岱岩右手那一掌却终于没有让过,这一掌正按在他小腹之上,但觉五脏六腑一齐翻转,扑通一声跌入水之中,已是人事不知。俞岱岩吁了一口长气,见他虽然中掌,兀自牢牢的握住那屠龙刀不放,冷笑一声,心道:“你便是抢得了宝刀,终于葬身江底?!陛氲乩锇子吧炼?,一道白练斜入江心,卷住那人间,连人带刀一起卷上船来。俞岱岩吃了一惊,顺着白练的来路瞧去,只见船头站着一个青衫瘦子,双手替,急速扯动白练。俞岱岩待纵向船头击敌,身上毒发作,倒在船梢,眼前一黑,登时昏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睁开眼来时,首先见到的是一面镖旗,旗上绣着一尾金色鲤鱼,俞岱岩闭了闭眼,再睁开来时,仍是见到这面小小的镖旗。这旗在一只青花碎瓷的花瓶之中,花绣金光闪闪,旗上的鲤鱼在波中腾身跳跃,心道:“这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镖旗啊。我到底怎么了?”其时脑子中兀自昏昏沉沉,一片混乱,没法多想,略一凝神,发觉自己是睡在一张担架之上,前后有人抬着,而所处之地似乎是在一座大厅。他想转头一瞧左右,岂知项颈僵直,竟然不能转动。他大骇之下,想要跃下担架,但手足便似变成了不是自己的,空自使力,却一动也不能动了,这才想到:“我在钱塘江上中了七星钉和蚊须针的剧毒?!?br>
 只听得两个人在说话。一人声音宏大,说道:“阁下高姓?”另一人道:“你不用问我姓名,我只问你,这单镖接是不接?”俞岱岩心道:“这人声音娇,似是女子!”

 那声音宏大的人怫然道:“我们龙门镖局难道少了生意,阁下既然不肯见告姓名,那么请光顾别家镖局去罢?!蹦桥由舻娜说溃骸傲侔哺涣棚诰只瓜窀鲅?,别家镖局都比不上。你若作不得主,快去叫总镖头出来?!毖韵缕奈蘩?。那声音宏大的人果然很不高兴,说道:“我便是总镖头。在下另有别事,不能相陪,尊客请便罢?!?br>
 那女子声音的人说道:“啊,你便是多臂熊都大锦…”顿了一顿,才道:“都总镖头,久仰久仰,我姓殷?!倍即蠼?img src="tu/xiong.jpg">中似略感舒畅,问道:“尊客有甚么差遣?”那姓殷的客人道:“我得先问你,你是不是承担得下。这单镖非同小可,却是半分耽误不得?!?br>
 都大锦强抑怒气,说道:“我这龙门镖局开设二十年来,官镖、盐镖,金银珠宝,再大的生意也接过,可从来没出过半点岔子?!庇後费乙蔡即蠼醯拿?,知道他是少林派的俗家弟子,拳掌单刀,都有相当造诣,尤其一手连珠钢镖,能一口气连发七七四十九枚钢镖,因此江湖上送了他一个外号,叫作多臂熊。他这“龙门镖局”在江南一带也是颇有名声。只是武当、少林两派弟子自来并不亲近,因此虽然闻名,并不相识。只听那姓殷的微微一笑,说道:“我若不知龙门镖局名声不差,找上门来干么?都总镖头,我有一单镖交给你,可有三个条款?!倍即蠼醯溃骸扒3毒?img src="tu/chan.jpg">的镖我们不接,来历不明的镖不接,五万两银子以下的镖不接?!彼惶苑剿等鎏蹩?,自己先说了三个条款。

 那姓殷的道:“我这单镖啊,对不起得很,可有点牵扯纠纷,来历也不大清白,值得多少银子,那也难说得很。我这三个条款也不容易办到。第一,要请你都总镖头亲自押送。第二,自临安府送到湖北襄府。必须夜不停赶路,十天之内送到。第三,若有半分差池,嘿嘿,别说你总镖头性命不保,叫你龙门镖局犬不留?!?br>
 只听得砰的一声,想是都大锦伸手拍桌,喝道:“你要找人消遣,也不能找到我龙门镖局来!若不是我瞧你瘦骨伶仃的,身上没三两,今先叫你吃些苦头?!?br>
 那姓殷的“嘿嘿”两声冷笑,砰嘭砰嘭几下,将一些沉重的物事接连抛到了桌上,说道:“这里二千两黄金,是保镖的费用,你先收下了?!庇後费姨?,心下一惊:“二千两黄金,要值好几万两银子,做镖局的值百十,这几万两镖金,不知要辛苦多少年才挣得起?!庇後费蚁罹辈荒茏?,眼睁睁的只能望着那面在瓶中的跃鲤镖旗,这时大厅中一片静寂,唯见营营青蝇,掠面飞过。只听得都大锦息之声甚是重,俞岱岩虽不能见他脸色,但猜想得到,他定是望着桌上那金光灿烂的二千两黄金,目瞪口呆,心摇神驰,料想他开设镖局,大批的金银虽然时时见到,但看来看去,总是别人的财物,这时突然见到有二千两黄金送到面前,只消一点头,这二千两黄金就是他的,又怎能不动心?过了半晌,听得都大锦道:“殷大爷,你要我保甚么镖?”那姓殷的道:“我先问你。我定下的三个条款,你可能办到?”都大锦顿了一顿,伸手一拍大腿,道:“殷大爷既出了这等重酬,我姓都的跟你卖命就是了。殷大爷的宝物几时来?”那姓殷的道:“要你保的镖,便是躺在担架中的这位爷台?!贝搜砸怀?,都大锦固然“咦”的一声,大为惊讶,而俞岱岩更是惊奇无比,忍不住叫道:“我…我…”不料他张大了口,却不出声音,便似人在噩梦之中,不论如何使力,周身却不听使唤,此时全身俱废,仅余下眼睛未盲,耳朵未聋。只听都大锦问道:“是…是这位爷台?”

 那姓殷的道:“不错。你亲自护送,换车换马不换人,夜不停的赶道,十天之内送到湖北襄府武当山上,交给武当派掌门祖师张三丰真人?!庇後费姨秸饩浠?,吁了一口长气,心中一宽,听都大锦道:“武当派?我们少林弟子,虽和武当派没甚么梁子,但是…但是,从来没甚么来往…这个…”那姓殷的冷冷的道:“这位爷台身上有伤,耽误片刻,万金莫赎。这单镖你接便接,不接便不接。大丈夫一言而决,甚么这个那个的?”都大锦道:“好,冲着殷大爷的面子,我龙门镖局便接下了?!蹦切找蟮奈⑽⒁恍?,说道:“好!今三月廿九,到四月初九,你若不将这位爷台平平安安送上武当山,我叫你龙门镖局犬不留!”但听得嗤嗤声响,十余枚细小的银针而出,钉在那只着镖旗的瓷瓶之上,砰的一响,瓷瓶裂成数十片,四散飞迸。这一手发暗器的功夫,实是骇人耳目。都大锦“啊哟”一声惊呼。俞岱岩也是心中一凛。只听那姓殷的喝道:“走罢!”抬着俞岱岩的人将担架放在地上,一涌而出。过了半晌,都大锦才定下神来,走到俞岱岩跟前,说道:“这位爷台高姓大名,可是武当派的么?”俞岱岩只是向他凝望,无法回答。但见这都总镖头约莫五十来岁年纪,身材魁伟,手臂上肌虬结,相貌威武,显是一位外家好手。都大锦又道:“这位殷大爷俊秀文雅,想不到武功如此惊人,却不知是哪一家哪一派的?”他连问数声,俞岱岩索闭上双眼,不去理他。都大锦心下嘀咕,他自己是发暗器的好手“多臂熊”的外号说出来也甚响亮,但这姓殷的少年袖子一扬,数十枚细如牛的银针竟将一只大瓷瓶得粉碎,这份功夫,实非自己所及。都大锦主持龙门镖局二十余年,江湖上的奇事也不知见过多少,但以二千两黄金的镖金来托保一个活人,别说自己手里从未接过,只怕天下各处的镖行也是闻所未闻。当下收起黄金,命人抬俞岱岩入房休息,随即召集镖局中各名镖头,套车赶马,即上道。各人餐已毕,结束定当,趟子手抱了镖局里的跃鲤镖旗,走出镖局大门,一展旗子,大声喝道:“龙门鲤三跃,鱼儿化为龙?!庇後费姨稍诖蟪抵?,心下大是感慨:“我俞岱岩纵横江湖,生平没将保镖护院的瞧在眼内,想不到今遭此大难,却要他们护送我上武当山去?!庇窒耄骸熬任业恼馕恍找笈笥巡恢撬?,听他声音娇,似是个女子,那都总镖头又说他形貌俊雅,但武功卓绝,行事出人意表,只可惜我不能见他一面,更不能谢他一句。我俞岱岩若能不死,此恩必报?!币恍腥寺聿煌L愕南蛭鞲下?,护镖的除了都、祝、史三个镖头外,另有四个年轻力壮的青年镖师。各人选的都是快马,真便如那姓殷的所说,一路上换车换马不换人,夜不停的趱程赶路。当出临安西门之时,都大锦腹疑虑,料得到这一路上不知要有多少场恶斗,哪知道离浙江、过安徽、入鄂省,数来竟是太平无事。这一过了樊城,经太平店、仙人渡、光化县,渡汉水来到老河口,离武当山已只一的路程。次未到午牌时分,已抵双井子,去武当山已不过数十里地,一路上虽然赶得辛苦,总算没误了那姓殷的客人所定的期限,刚好于四月初九抵达武当山。这些来埋头赶路,大伙儿人人都担着极重的心事。直到此时,一众镖师方才心中大宽。其时正当末夏初,山道上繁花人,殊足畅怀。都大锦伸马鞭指着隐入云中的天柱峰,说道:“祝三弟,近年来武当派声势甚盛,虽还及不上我少林派,然而武当七侠名头响亮,在江湖上闯下了极煊赫的万儿。瞧这天柱峰高耸入云,常言道人杰地灵,那武当派看来当真有几下子?!弊o谕返溃骸拔涞迸山晟浯?,毕竟根基尚浅,跟少林派千余年的道行相比,那可万万不及了。就凭总镖头这二十四手降魔掌和四十九枚连珠钢镖,武当派中的人便决不能有如此纯的造诣?!笔凤谕方涌诘溃骸笆前?。江湖上的传言,多半靠不住。武当七侠的声名响是响的,但真实功夫到底如何,咱们都没见过。只怕是江湖上一些未见过世面的乡下佬加油添酱,将他们的本领吹上了天去?!倍即蠼跷⑽⒁恍?,他见识可比祝史二人都高得多,心知武当七侠盛名决非幸致,人家定有惊人艺业,只是他走镖二十余年,罕逢敌手,对自己的功夫却也十分信得过,听祝史二人一吹一唱的替自己捧场,这些话已不知听了多少遍,仍是不自的得意。行得一程,山道渐窄,三骑已不能并肩,史镖头勒马退后几步。祝镖头道:“总镖头,待会见到武当派张三丰老道,怎生见礼???”都大锦道:“大家不同门派,本来都是平辈。只是张老道快九十岁啦,当今武林之中数他年纪最长。咱们尊重他是武林前辈,向他磕几个头,也没甚么?!弊o谕返溃骸耙牢宜德?,咱们躬身说道:‘张真人,晚辈们跟你磕头啦!’他一定伸手拦住,说道:‘远来是客,不用多礼?!勖钦饧父鐾繁闶∠吕??!倍即蠼跷⑽⒁恍?,心中却是在琢磨大车中躺着那人到底是甚么来历。这人十天来不言不动,饮食便溺全要镖行的趟子手照料。都大锦和众镖师谈论了好几次,总是摸不准他的身分,到底他是武当派的弟子呢?是朋友呢?还是武当派的仇敌,给人擒住了这般送上山去?都大锦离武当山近一步,心中的疑虑便深一层,寻思不久便可见到张三丰,这疑团见面就可剖明,但不知是祸是福,却也不免惴惴。正沉间,忽听得西首山道上马蹄声响,数匹马奔驰而至。祝镖头纵马冲上去察看。过不多时,只见斜刺里奔来六乘马,驰到离镖行人众十余丈处,突然勒马,三乘前,三乘后,拦在当路。都大锦心下嘀咕:“真不成到了武当山下,反而出事?”低声对史镖头道:“小心?;ご蟪??!迸穆?img src="tu/ying.jpg">上前去。趟子手将跃鲤镖旗一卷一扬,作个敬礼的姿式,叫道:“临安府龙门镖局道经贵地,礼数不周,请好朋友们原谅?!倍即蠼蹩茨抢孤返牧耸?,见两人是黄冠道士,其余四人是俗家打扮。六人身旁都悬佩刀剑兵刃,个个英气,精神。都大锦心念一动:“这六人岂非便是武当七侠中的六侠?”纵马上前,抱拳说道:“在下临安府龙门镖局都大锦,不敢请问六位高姓大名?”前边三人中右首的是个高个儿,左颊上生着颗大黑痣,痣上留着三茎长,冷冷的道:“都兄到武当山来干甚么?”都大锦道:“敝局受人之托,送一位伤者上贵山来。要面见贵派掌门张真人?!蹦侨说溃骸八鸵桓錾苏??那是谁???”都大锦道:“我们受一个姓殷的客官所嘱,将这位身受重伤的爷台护送上武当山来。这位爷台是谁,如何受伤,中间过节,我们一概不知。龙门镖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至于客人们的私事,我们向来不加过问?!彼?img src="tu/dang.jpg">江湖数十年,干的又是镖行,行事自然圆滑,这番话把干系推得干干净净,俞岱岩是武当派的朋友也好,仇人也好,都怪不到他头上。那脸生黑痣之人向身旁两个同伴瞧了一眼,问道:“姓殷的客人?是怎生模样的人物?”都大锦道:“那是一位俊雅秀美的年轻客官,发暗器的功夫大是了得?!蹦巧陴胫宋实溃骸澳愀至??”都大锦忙道:“不,不,是他自行…”一句话没说完,拦在前面的一个秃子抢着问道:“那屠龙刀呢?是在谁的手中?”

 都大锦愕然道:“甚么屠龙刀?便是历来相传那‘武林至尊,宝刀屠龙’么?”那秃子似乎子暴躁,不耐烦多讲,突然翻身落马,抢到大车之前,挑开车帘,向内张望。都大锦见他身手矫捷,一纵一落,姿式看来隐隐有些熟悉,心想:“武当创派祖师张三丰曾在我少林寺住过,他武当派功夫果然未我少林派的范围,说是独创,却也不见得?!钡毕赂藁骋?,问道:“各位便是名播江湖的武当七侠么?哪一位是宋大侠?小弟久闻英名,甚是仰慕?!蹦敲嫔陴氲娜说溃骸扒槊?,何足挂齿?都兄太谦了?!?br>
 那秃子回身上马,说道:“他伤势甚重,耽误不得,我们先接了去?!蹦橇成陴氲娜吮溃骸岸夹衷独蠢投?,大是辛苦,小弟这里谢过?!倍即蠼豕笆只估?,说道:“好说,好说?!蹦侨说溃骸罢馕灰ㄉ耸撇磺?,我们先接上山去施救?!倍即蠼醢筒坏迷缧?img src="tu/tuo.jpg">却干系,说道:“好,那么我们在这里把人交给武当派了?!蹦侨说溃骸岸夹址判?,由小弟负责便是。都兄的余金已付清了么?”都大锦道:“早已收足?!蹦侨舜踊持腥〕鲆恢唤鹪?,约有二十两之谱,长臂伸出,说道:“些些茶资,请都兄赏给各位兄弟?!倍即蠼跬拼遣皇?,说道:“二千两黄金的镖金,说甚么都够了,都某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蹦侨说溃骸班?,给了二千两黄金!”他身旁二人纵马上前,一人跃上车夫的座位,接过马缰,赶车先行,其余四人护在车后。那面生黑痣的人手一扬,轻轻将金元宝掷到都大锦面前,笑道:“都兄不必客气,这便请回临安去罢!”都大锦见元宝掷到面前,只得伸手接住,待要送还,那人勒过马头,急驰而去。只见五乘马拥着一辆大车,转过山坳,片刻间去得不见了影踪。都大锦看那金元宝时,见上面捏出了五个指印,深入数分?;平鹚浣贤崛淼枚?,但如此指力,却也令人不胜骇异。都大锦呆呆的望着,心道:“武当七侠的大名,果然不是侥幸得来。我少林派中,只怕只有几位研金刚指力的师伯叔方有如此功力?!弊o谕芳墒咏鸲系闹赣〈舸舫錾?,说道:“总镖头,武当门下的子弟,未免太不明礼数,见了面也不通名道姓,咱们千里迢迢的赶来,到了武当山脚下,又不请上山去留膳留宿。大家武林一脉,可太不够朋友啦?!?br>
 都大锦心中早就不,只是没说出口,当下淡淡一笑,道:“省了咱们几步路,那不好么?少林子弟进了武当派的道观之中,原是十分尴尬。两位贤弟,打道回府去罢!”这一趟走镖,虽然没出半点岔子,但事事给人蒙在鼓里,而有意无意之间又是处处给人折辱,武当七侠连姓名也不肯说,显是丝毫没将他放在眼内,都大锦越想越是不忿,暗自盘算如何方能出这一口恶气。一行人众原路而回,都大锦心中不快,众镖师和趟子手却人人兴高采烈,想起十天十夜辛苦,换来了二千两黄金的镖金,总镖头向来出手慷慨,弟兄们定可分到一笔丰厚的花红谢礼。

 行到向晚,离双井子已不过十余里路,祝镖头见都大锦神情郁郁,说道:“总镖头,今此事,那也不必介怀,山高水长,江湖上他年总有相逢之时,瞧武当七侠的威风又能使得到几时?”都大锦叹道:“有一件事,我心中好生懊悔?!弊o谕返溃骸吧趺词??”说到此处,忽听得身后马蹄声响,一乘马自后赶来,蹄声得得,行得甚是悠闲,但说也奇怪,那马却越追越近。众人回头瞧时,原来那马四腿特长,身子较之寻常马匹高了一尺有余,腿一长,自然走得快了。那马是匹青骢,遍体油。祝镖头赞了句:“好马!”又道:“总镖头,咱们没甚么干得不对???”都大锦黯然道:“我是说二十五年前的事。那时我在少林寺学艺师。恩师留我再学五年,把一套大韦陀掌学全了。当时我年少气盛,自以为凭着当时的本事,已足以在江湖上行走,不耐烦再在寺中吃苦,不听恩师之言。唉,当年若能多下五年苦功,今又怎会把甚么武当七侠放在眼内,也不致受他们这番羞辱了…”正说到此处,那青马从镖队身旁掠过,马上乘者斜眼向都大锦和祝镖头打量了几眼,脸上大有诧异之。都大锦见有生人行近,当即住口,见马上乘者是个二十一二岁的少年,面目俊秀,虽然略觉清癯,但神朗气,身形的瘦弱竟掩不住一股剽悍之意。那少年抱拳道:“借光,借光?!彼?img src="tu/kua.jpg">下青骢马迈开长腿,越过镖队,一直向前去了。都大锦望着那人后影,道:“祝贤弟,你瞧这是何等样的人物?”祝镖头道:“他从山上下来,说不定也是武当派的弟子了。只是他没带兵刃,身子又这般瘦弱,似乎不是练家子的模样?!备账盗苏饩浠?,那少年突然圈转马头,奔了回来,远远抱拳道:“劳驾!小弟有句话动问,请勿见怪?!倍即蠼跫档每推?,便勒马说道:“尊驾要问甚么事?”那少年望了望趟子手中高举着的跃鲤镖旗,道:“贵局可是临安府龙门镖局么?”祝镖头道:“正是!”那少年道:“请问几位高姓大名?贵局都总镖头可好?”祝镖头虽见他彬彬有礼,但江湖上人心难测,不能逢人便吐真言,说道:“在下姓祝。朋友贵姓?和敝局都总镖头可是相识?”

 那少年翻身下鞍,一手牵缰,走上几步,说道:“在下姓张,字翠山。素仰贵局都总镖头大名,只是无缘得见?!彼庖槐猿啤罢糯渖健倍即蠼鹾妥?、史二镖头都是一惊。张翠山在武当七侠中名列第五。近年来武林中多有人称道他的大名,均说他武功极是了得,想不到竟是这样一个文质彬彬、弱不风的少年。都大锦将信将疑,纵马上前,道:“在下便是都大锦,阁下可是江湖上人称‘银钩铁划’的张五侠么?”那少年微笑道:“甚么侠不侠的,都总镖头言重了。各位来到武当,怎地过门不入?今正是家师九十寿诞之期,倘若不耽误各位要事,便请上山去喝杯寿酒如何?”都大锦听他说得诚恳,后想:“武当七侠人品怎地如此大不相同?那六人傲慢无礼,这位张五侠却十分的谦和可亲?!庇谑且苍鞠侣砝?,笑道:“倘若令师兄也如张五侠这般爱朋友,我们这时早在武当山上了?!闭糯渖降溃骸霸趺??总镖头见过我师兄了?是哪一个?”都大锦心想:“你真会做戏,到这时还在假作痴呆?!彼档溃骸霸谙陆?img src="tu/ri.jpg">运气不差,一之间,武当七侠人人都会遍了?!闭糯渖健鞍 钡囊簧?,呆了一呆,问道:“我俞三哥你也见到了么?”都大锦道:“俞岱岩俞三侠么?我可不知哪一位是俞三侠。只是六个人一起见了,俞三侠总也在内?!闭糯渖降溃骸傲鋈??这可奇了?是哪六个???”都大锦怫然道:“你这几位师兄弟不肯通名道姓,我怎知道?阁下既是张五侠,那六位自然是宋大侠以至莫七侠六位了?!彼档矫扛觥跋馈弊?,都顿了一顿,声音拖长,颇含讥讽之意。但张翠山正自思索,并没察觉,又问:“都总镖头当真见了?”都大锦道:“不但是我见了,我这镖行一行人数十对眼睛,齐都见了?!闭糯渖揭⊥返溃骸澳蔷黾撇换?,宋师哥他们今一直在山上紫霄宫侍奉师父,没下山一步。师父和宋师哥见俞三哥过午还不上山,命小弟下山等候,怎地都镖头会见到宋师哥他们?”

 都大锦道:“那位脸颊上生了一颗大黑痣,痣上有三茎长的,是宋大侠呢?还是俞二侠?”张翠山一楞,道:“我师兄弟之中,并无一人颊上有痣,痣上生?!?br>
 都大锦听了这几句话,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说道:“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既在武当山下现身,其中又有两个是黄冠道人,我们自然…”张翠山口道:“我师父虽是道人,但他所收的却都是俗家弟子。那六人自称是‘武当六侠’么?”都大锦回思适才情景,这才想起,是自己一上来便把那六人当作武当六侠,对方却并无一句自表身分的言语,只是对自己的误会没加否认而已,不和祝史二镖头面面相觑,隔了半晌,才道:“如此说来,这六人只怕不怀好意,咱们快追!”说着翻身上马,拨过马头,顺着上坡的山路急驰。张翠山也跨上了青骢马。那马迈开长腿,不疾不徐的和都大锦的坐骑齐肩而行。张翠山道:“那六人混冒姓名,都兄便由得他们去罢!”都大锦气的道:“可是那人呢?俺受人重嘱,要将那人送上武当山来交给张真人。这六人假冒姓名,接了那个人去,只怕…只怕事情要糟…”张翠山道:“都兄送谁来给我师父?那六人接了谁去?”

 都大锦催马急奔,一面将如何受人嘱托送一个身受重伤之人来到武当山之事说了。张翠山颇为诧异,问道:“那受伤之人是甚么姓名?年貌如何?”都大锦道:“也不知他姓甚名谁,他伤得不会说话,不能动弹,只剩下一口气了。这人约莫三十左右年纪?!备潘盗擞後费业南嗝材Q?。张翠山大吃一惊,叫道:“这…这便是我俞三哥啊?!彼湫闹谢怕?,但片刻间随即镇定,左手一伸,勒住了都大锦的马缰。那马奔得正急,被张翠山这么一勒,便即硬生生的斗地停住,再也上前不得半步,嘴边鲜血长,纵声而嘶。都大锦斜身落鞍,刷的一声,拔出了单刀,心下暗自惊疑,瞧不出此人身形瘦弱,这一勒之下,竟能立止健马。张翠山道:“都大哥不须误会,你千里迢迢的护送我俞三哥来此,小弟只有感激,决无别意?!倍即蠼酢班拧绷艘簧?,将单刀刀头入鞘中,右手仍是执住刀柄。

 张翠山道:“我俞三哥怎会受伤?对头是谁?是何人请都大哥送他前来?”对这三句问话,都大锦却是一句也答不上来。张翠山邹起眉头,又问:“接了我俞三哥去的人是怎生模样?”史镖头口齿灵便,抢着说了。张翠山道:“小弟先赶一步?!币槐?,纵马狂奔。青骢马缓步而行,已然迅疾异常,这一展开脚力,但觉耳边风生,山道两旁树木不住倒退。武当七侠同门学艺,连袂行侠,当真情逾骨,张翠山听得师哥身受重伤,又落入了不明来历之人手中,心急如焚,不住的催马,这匹骏马便立时倒毙,那也顾不得了。

 一口气奔到了草店,那是一处三岔口,一条路通向武当山,另一条路东北而行至郧。张翠山心想:“这六人若是好心送俞三哥上山,那么适才下山时我定会撞到?!彼纫恍?,纵马向东北追了下去。这一阵急奔,足有大半个时辰,坐骑虽壮,却也支持不住,越跑越慢,眼见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这一带山上人迹稀少,无从打听。张翠山不住思索:“俞三哥武功卓绝,怎会被人打得重伤?但瞧那都大锦的神情,却又不是说谎?”眼看将至十偃镇,忽见道旁一辆大车歪歪的倒卧在长草之中。再走近几步,但见拉车的骡子头骨破碎,脑浆迸裂,死在地下。张翠山飞身下马,掀开大车的帘子,只见车中无人,转过身来,却见长草中一人俯伏,动也不动,似已死去多时。张翠山心中怦怦跳,抢将过去,瞧后影正是三师兄俞岱岩,急忙伸臂抱起。暮色苍茫之中,只见他双目紧闭,脸如金纸,神色甚是可怖,张翠山又惊又痛,伸过自己脸颊去挨在他的脸上,感到略有微温。张翠山大喜,伸手摸他口,觉得他一颗心尚在缓缓跳动,只是时停时跳,说不定随时都能止歇。张翠山垂泪道:“三哥,你…你怎么…我是五弟…五弟??!”抱着他慢慢站起身来,却见他双手双足软软垂下,原来四肢骨节都已被人折断。但见指骨、腕骨、臂骨、腿骨到处冒出鲜血,显是敌人下手不久,而且是逐一折断,下手之毒辣,实令人惨不忍睹。

 张翠山怒火攻心,目眦裂,知道敌人离去不久,凭着健马脚力,当可追赶得上,狂怒之下,便赶去厮拚,但随即想起:“三哥命在顷刻,须得先救他性命要紧。君子报仇,十年未晚?!逼律街试つ馄碳椿?,身上没带兵刃药物,眼看着俞岱岩这等情景,马行颠簸、每一震便增加他一分痛楚。当下稳稳的将他抱在手中,展开轻功,向山上疾行。那青骢马跟在身后,见主人不来乘坐,似乎甚感奇怪。这一是武当派创派祖师张三丰的九十寿辰。当天一早,紫霄宫中便喜气洋洋,六个弟子自大弟子宋远桥以下,逐一向师父拜寿。只是七弟子之中少了个俞岱岩不到。张三丰和诸弟子知道俞岱岩做事稳重,到南方去诛灭的那个剧盗也不是如何厉害的人物,预计当可及时赶到。但等到正午,仍不见他人影。众人不耐起来,张翠山便道:“弟子下山接三哥去?!蹦闹庖蝗ブ?,也是音讯全无。按说他所骑的青骢马脚力极快,便是直到老河口,也该回转了,不料直到酉时,仍不见回山。大厅上寿筵早已摆好,红烛高烧,已点去了小半枝。众人都有些心绪不宁起来。六弟子殷梨亭、七弟子莫声谷在紫霄宫门口进进出出,也不知已有多少遍。张三丰素知这两个弟子的性格,俞岱岩稳重可靠,能担当大事,张翠山聪明机灵,办事迅,从不拖泥带水,到这时还不见回山,定是有了变故。宋远桥望了红烛,陪笑道:“师父,三弟和五弟定是遇了甚么不平之事,因之出手干预。师父常教训我们要积德行善,今你老人家千秋大喜,两个师弟干一件侠义之事,那才是最好不过的寿仪啊?!闭湃嵋幻ば?,笑道:“嗯嗯,我八十岁生日那天,你救了一个投井寡妇的性命,那好得很啊。只是每隔十年才做一件好事,未免叫天下人等得心焦?!蔽甯龅茏右黄胄α似鹄?。张三丰生诙谐,师徒之间也常说笑话。四弟子张松溪道:“你老人家至少活到二百岁,我们每十年干桩好事,加起来也不少啦?!逼叩茏幽刃Φ溃骸肮?,就怕我们七个弟子没这么多岁数好活…”

 他一言未毕,宋远桥和二弟子俞莲舟一齐抢到滴水檐前,叫道:“是三弟么?”只听得张翠山道:“是我!”声音中带着呜咽。只见他双臂横抱一人,抢了进来,脸血污混着汗水,奔到张三丰面前一跪,泣不成声,叫道:“师父,三…三哥受人暗算…”众人大惊之下,只见张翠山身子一晃,向后便倒。他这般足不停步的长途奔驰,加之心中伤痛,终于支持不住,一见到师父和众同门,竟自晕去。

 宋远桥和俞莲舟知张翠山之晕,只是心神,再加疲累过甚,三师弟俞岱岩却是存亡未卜,两人不约而同的伸手将俞岱岩抱起,只见他呼吸微弱,只剩下游丝般一口气。张三丰见爱徒伤成这般模样,中大震,当下不暇询问。奔进内堂取出一瓶“白虎夺命丹”丹瓶口本用白蜡封住,这时也不及除蜡开瓶,左手两指一捏,瓷瓶碎裂,取出三粒白色丹药,喂在俞岱岩嘴里。但俞岱岩知觉已失,哪里还会咽?张三丰双手食指和拇指虚拿,成“鹤嘴劲”势,以食指指尖点在俞岱岩耳尖上三分处的“龙跃窍”运起内功,微微摆动。以他此时功力,这“鹤嘴劲点龙跃窍”使将出来,便是新断气之人也能还魂片刻,但他手指直摆到二十下,俞岱岩仍是动也不动。张三丰轻轻叹了口气,双手捏成剑诀,掌心向下,两手双取俞岱岩“颊车”那“颊车”就在腮上牙关紧闭的结合之处,张三丰手点过,立即掌心向上,翻成手,一,互变换,翻到第十二次时,俞岱岩终于张开了口,缓缓将丹药入喉中。殷梨亭和莫声谷一直提心吊胆,这时“啊”的一声,同时叫了出来。

 但俞岱岩喉头肌僵硬,丹药虽入咽喉,却不至腹。张松溪便伸手按摩他喉头肌。张三丰随即伸指闭了俞岱岩肩头“缺盆”、“俞府”诸,尾脊的“关”、“命门”诸,让他醒转之后,不致因四肢剧痛而重又昏。

 宋远桥和俞莲舟平素见师父无论遇到甚么疑难惊险大事,始终泰然自若,但这一次双手竟然微微发颤,眼神中出惶惑之,两人均知三师弟之伤,实是非同小可。过不多时,张翠山悠悠醒转,叫道:“师父,三哥还能救么?”张三丰不答,只道:“翠山,世上谁人不死?”只听得脚步声响,一个小童进来报道:“观外有一干镖客求见祖师爷,说是临安府龙门镖局的都大锦?!闭糯渖交舻卣酒?,脸怒,喝道:“便是这厮!”纵身出去,只听得门外呛啷啷几声响,兵刃落地。殷梨亭和莫声谷正要抢出去相助师兄,只见张翠山右手抓住一条大汉的后心,提了进来,往地下重重一摔,怒道:“都是这厮坏的大事!”莫声谷听是这人害得三师哥如此重伤,伸脚便往都大锦身上踢去。宋远桥低喝:“且慢!”莫声谷当即收脚。只听得门外有人叫道:“你武当派讲理不讲?我们好意求见,却这般欺侮人么?”宋远桥眉头微皱,伸手在都大锦后肩和背心拍了几下,解开张翠山点了他的道,说道:“门外客人不须喧哗,请稍待片刻,自当分辨是非?!闭饬骄浠坝锲?,内力充沛。祝史两镖头听了,登时气为之慑,只道是张三丰出言喝止,哪里还敢罗唣?

 宋远桥道:“五弟,三弟如何受伤,你慢慢说,不用气急?!闭糯渖较蚨即蠼鹾莺莸闪艘谎?,才将龙门镖局如何受托护送俞岱岩来武当山、却给六个歹人冒名接去之事说了。宋远桥见都大锦这等功夫,早知决非伤害俞岱岩之人,何况既敢登门求见,自是心中不虚,当下和颜悦的向都大锦询问经过。都大锦一一照实而说,最后惨然道:“宋大侠,我姓都的办事不周,累得俞三侠遭此横祸,自是该死。我们临安局子的老小,此时还不知性命如何呢?!?br>
 张三丰一直双掌贴着俞岱岩“神藏”“灵台”两,鼓动内力送入他体内,听都大锦说到这里,忽道:“莲舟,你带同声谷,立即动身去临安,?;ち棚诰值睦闲??!庇崃鄞鹩α?,心中一怔,但即明白师父慈悲之心,侠义之怀,那姓殷的客人既然说过,这件事中途若有半分差池,要杀得他们龙门镖局犬不留,这虽是一句恫吓之言,但都大锦等好手均出外走镖,倘若镖局中当真有甚么危难,却是无人抵挡。张翠山道:“师父,这姓都的胡涂透顶,三师哥给他害成这个样子,咱们不找他麻烦,也就是了,怎能再去?;に募倚??”张三丰摇了摇头,并不答话。宋远桥道:“五弟,你怎地心这般狭窄?都总镖头千里奔波,为的是谁来?”张翠山冷笑道:“他还不是为了那二千两黄金。难道他对俞三哥还存着甚么好心?”都大锦一听,登时脸通红,但拊心自问,所以接这趟镖,也确是为了这笔厚酬。

 宋远桥喝道:“五弟,对客人不得无礼,你累了半天,快去歇歇罢!”武当门中,师兄威权甚大,宋远桥为人端严,自俞莲舟以下,人人对他极是尊敬,张翠山听他这么一喝,不敢再作声了,但关心俞岱岩的伤势,却不去休息。宋远桥道:“二弟,师父有命,你就同七弟连夜动程,事情紧急,不得耽误?!庇崃酆湍却鹩α?,各自去收拾衣物兵刃。都大锦见俞莫二人要赶赴临安去?;ぷ约杭倚?,心中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抱拳向张三丰道:“张真人,晚辈的事,不敢惊动俞莫二侠,就此告辞?!?br>
 宋远桥道:“各位今晚请在敝处歇宿,我们还有一些事请教?!彼祷吧羝狡降?,但自有一股威严,教人无法抗拒。都大锦只得默不作声,坐在一旁。

 俞莲舟和莫声谷拜别师父,依依不舍的望了俞岱岩几眼,下山而去。两人心头极是沉重,也不知道这一次是生离还是死别,不知后是否还能和俞岱岩相见。

 这时大厅中一片寂静,只听得张三丰沉重的气和气之声,又见他头顶热气缭绕,犹似蒸笼一般。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突然俞岱岩“啊”的一声大叫,声震屋瓦。都大锦吓了一跳,偷眼瞧张三丰时,见他脸上不喜忧之,无法猜测俞岱岩这一声大叫主何吉凶。

 张三丰缓缓的道:“松溪、梨亭,你们抬三哥进房休息?!闭潘上鸵罄嫱ぬЯ松苏呓?,回身出来。殷梨亭忍不住问道:“师父,三哥的武功能全部复原吗?”张三丰叹了一口长气,隔了半晌,才道:“他能否保全性命,要一个月后方能分晓,但手足筋断骨折,终是无法再续。这一生啊,这一生啊…”说着凄然摇头。殷梨亭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张翠山霍地跳起,拍的一声,便打了都大锦一个耳光。这一下出手如电,都大锦忙伸手挡格,但手臂伸出时,脸上早已中掌。张翠山怒气难以遏制,左肘弯过,往他眼里撞去。这一下仍是极快,但张松溪伸掌在张翠山肩头一推,张翠山这肘槌便落了空。都大锦向后一让,当的一声,一只金元宝从他怀中落下地来。张翠山左足一挑,将金元宝挑了起来,伸手接住,冷笑道:“贪财无义之徒,人家送你一只金元宝,你便将我三哥送给人家作践…”话未说完,突然“咦”的一声,瞧着金元宝上所捏出的五个指印,道:“大师哥,这…这是少林派的金刚指功夫啊?!彼卧肚沤庸鹪?,看了片刻,递给师父。张三丰将金元宝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和宋远桥对望一眼,均不说话。张翠山大声道:“师父,这是少林派的金刚指功夫。天下再没有第二个门派会这门功夫。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在这一瞬之间,张三丰想起了自己幼时如何在少林寺藏经阁中侍奉觉远禅师,如何和昆仑三圣何足道对掌,如何被少林僧众追捕而逃上武当,数十年间的往事,犹似电闪般在心头一掠而过。他脸上一阵惘,从那金元宝上的指印看来,明明是少林派的金刚指法,张翠山说得不错,方今之世,确是再无别个门派会这一项功夫。自己武当的功夫讲究内力深厚,不练这类碎金裂石的硬功,而其余外家门派,尽有威猛凌厉的掌力、拳力、臂力、腿力,以至头槌、肘槌、膝槌、足槌,说到指力,却均无这般造诣。听得张翠山连问两声,若是说出真相,门下众弟子决不肯和少林派甘休,如此武林中领袖群伦的两大门派,相互间便要惹起极大风波了。张翠山见师父沉不语,已知自己所料不错,又问:“师父,武林中是否有甚么奇人异士,能自行练成这门金刚指力?”张三丰缓缓摇头,说道:“少林派累积千年,方得达成这等绝技,决非一蹴而至,就算是绝顶聪明之人,也无法自创?!彼倭艘欢?,又道:“我当年在少林寺中住过,只是未蒙传授武功,直到此时,也不明白寻常血之躯如何能练到这般指力?!彼卧肚叛壑型蝗环懦鲆煅饷?,大声说道:“三弟的手足筋骨,便是给这金刚指力捏断的?!币罄嫱ぁ鞍 钡囊簧?,眼中泪光莹莹,忍不住又要下泪来。

 都大锦听说残害俞岱岩的人竟是少林派弟子,更是惊惶,张大了口合不拢来,过了一阵才道:“不…决计不会的,我在少林寺中学艺十余年,从未见过这个脸生黑痣之人?!彼卧肚拍铀?,不动声的道:“六弟,你送都总镖头他们到后院休息,预备酒饭,嘱咐老王好好招呼远客,不可怠慢?!币罄嫱ご鹩α?,引导都大锦一行人走向后院。都大锦还想辩解几句,但在这情景之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殷梨亭安顿了众镖师后,再到俞岱岩房中去,只见三哥睁目瞪视,状如白痴,哪里还是平时英豪迈的模样,不由得一阵心酸,叫了声“三哥”掩面奔出,冲入大厅,见宋远桥等都坐在师父身前,于是挨着张翠山肩侧坐下。张三丰望着天井中的一棵大槐树出神,摇头道:“这事好生棘手,松溪,你说如何?”

 武当七弟子中以张松溪最是足智多谋。他平素沉默寡言,但潜心料事,言必有中,自张翠山抱了俞岱岩上山,他虽心中伤痛,但一直在推想其中的过节,这时听师父问起,说道:“据弟子想,罪魁祸首不是少林派,而是屠龙刀?!闭糯渖胶鸵罄嫱ね薄鞍 钡囊簧?。宋远桥道:“四弟,这中间的事理,你必已推想明白,快说出来再请师父示下?!闭潘上溃骸叭缧惺挛冉?,对人很够朋友,决不致轻易和人结仇。他去南方所杀的那个剧盗,是个下三滥,为武林人物所不齿,少林派决不致为了此人而下手伤害三哥?!闭湃岬懔说阃?。张松溪又道:“三哥手足筋骨折断,那是外伤,但在浙江临安府已身中剧毒。据弟子想,咱们首先要去临安查询三哥如何中毒,是谁下的毒手?”

 张三丰点了点头,道:“岱岩所中之毒,异常奇特,我还没想出是何种毒药。岱岩掌心有七个小孔,腿间有几个极细的针孔。江湖之上,还没听说有哪一位高手使这般歹毒的暗器?!彼卧肚诺溃骸罢馐乱舱嫫婀?,按常理推想,发这细小暗器而令三弟闪避不及,必是一好手,但真正第一的高手,怎又能在暗器上喂这等毒药?”

 各人默然不语,心下均在思索,到底哪一门哪一派的人物是使这种暗器的?过了半晌,五人面面相觑,都想不起谁来。张松溪道:“那脸生黑痣之人何以要捏断三哥的筋骨?倘若他对三哥有仇,一掌便能将他杀了,若是要他多受些痛苦,何不断他脊骨,伤他肋?这道理很明显,他是要问三哥的口供。他要问甚么呢?据弟子推想,必是为了屠龙刀。那都大锦说:那六人之中有一人问道:‘屠龙刀呢?是在谁的手中?’”殷梨亭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这句话传了几百年,难道时至今,真的出现了一把屠龙刀?”

 张三丰道:“不是几百年,最多不过七八十年,当我年轻之时,就没听过这几句话?!?br>
 张翠山霍地站起,说道:“四哥的话对,伤害三哥的罪魁祸首,必是在江南一带,咱们便找他去。只是那少林派的恶贼下手如此狠辣,咱们也决计放他不过?!?br>
 张三丰向宋远桥道:“远桥,你说目下怎生办理?”近年来武当派中诸般事务,张三丰都已交给了宋远桥,这个大弟子处理得井井有条,早已不用师父劳神。他听师父如此说,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道:“师父,这件事不单是给三弟报仇雪恨,还关连着本派的门户大事,若是应付稍有不当,只怕引起武林中的一场大风波,还得请师父示下?!?br>
 张三丰道:“好!你和松溪、梨亭二人,持我的书信到嵩山少林寺去拜见方丈空闻禅师,告知此事,请他指示。这件事咱们不必手,少林门户严谨,空闻方丈望重武林,必有妥善处置?!彼卧肚?、张松溪、殷梨亭三人一齐肃立答应。张松溪心想:“倘若只不过送一封信,单是差六弟也就够了。师父命大师哥亲自出马,还叫我同去,其中必有深意,想是还防着少林寺护短不认,叫我们相机行事?!惫徽湃嵊值溃骸氨九捎肷倭峙芍?,情形很是特殊。我是少林寺的逃徒,这些年来,总算他们瞧我一大把年纪,不上武当山来抓我回去,但两派之间,总是存着芥蒂?!彼档秸饫镙付恍?,又道:“你们上少林寺去,对空闻方丈固当恭敬,但也不能堕了本门的声名?!彼握乓笕茏悠肷鹩?。

 张三丰转头对张翠山道:“翠山,你明儿动身去江南,设法查询,一切听二师哥的吩咐?!闭糯渖酱故执鹩?。张三丰道:“今晚这杯寿酒也不用再喝了。一个月之后,大家在此聚集,岱岩倘若不治,师兄弟也可和他再见上一面?!彼档秸饫?,不凄然,想不到威震武林数十载,临到九十之年,心爱的弟子竟尔遭此不幸。殷梨亭伸袖拭泪,噎噎的哭了起来。张三丰袍袖一挥,道:“大家去睡罢?!彼卧肚湃暗溃骸笆Ω?,三师弟一生行侠仗义,积德甚厚,常言道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有眼,总不该让他…让他夭折…”但说到后来,眼泪已滚滚而下,知道若再相劝,只有徒增师父伤感,于是和诸师弟向师父道了安息,分别回房。

 注:据旧籍载,张三丰之七名弟子为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利亨、莫声谷七人。殷利亨之名当取义于《易经》“元亨利贞”但与其余六人不类,兹就其形似而改名为“梨亭”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倚天屠龙记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倚天屠龙记》是由作者金庸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武侠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三章 宝刀百炼生玄光及倚天屠龙记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