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星 第四十二章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新星  作者:柯云路 书号:35467 更新时间:2015-8-5 
第四十二章
  黄昏时分,李向南一个人骑车到了陈村。

  他先到了陈村中学。一到操场边的空地上,他便扶着车站住了。林虹正在给一个农村妇女和她怀里搂着的小女孩画像。一群年轻人指手划脚、说说笑笑地围观着。几个中学生站在林虹身后,探头看着她手下的画板。林虹一边用铅笔迅速勾画着,一边不断摆手调度着母女俩的姿势,还不时挥手嗔斥着,让遮挡她视线的人们往后靠。年轻人都非常情愿地听从着她,互相拉扯着往后退。李向南站在一边看着,想不到林虹现在还有这样开朗的另一面。

  林虹随着众人的目光转头看见了他,迅速画了两笔,夹着画板站了起来。

  “你画吧?!崩钕蚰衔⑽⑿α诵?。

  “我画完了?!?br>
  “李书记?!蹦歉霰换呐┐甯九酒鹄醋鹁吹卣泻舻?,原来是李向南上任第二天就接待上访的吴嫂。

  “是你的女孩?”李向南指着她身边的女孩问。

  “是。小英子,快叫李书记?!?br>
  “叫李叔叔吧?!崩钕蚰闲ψ潘?。

  “李书记,林老师,我们先走了,改再来?!比嗣俏ё爬钕蚰纤敌α艘徽?,就高高兴兴地散了。

  “来看你妈?”林虹问道。

  “是?!?br>
  “村东头孙大娘吧?”

  “跟我一起去好吗?”

  “你不记得路了?”

  “我想和你一起走走?!?br>
  林虹用什么都看得明白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往后抖了一下剪短的头发,笑了笑:“好,走吧?!?br>
  “头发剪短了,更好?!崩钕蚰贤谱懦?,一边走一边扭脸看了看林虹说。

  “好什么?都在横岭峪变成血余炭了?!?br>
  “人显得更有朝气?!?br>
  “朝气?”林虹自嘲地一笑,脸上掠过一丝阴影“对这个词我早已很陌生了?!?br>
  两个人出了学校,往前面村子走。这儿麦早,路两边的麦地一块块都已收割完了,着麦茬。麦地中东一块西一块割了麦子才碾平出来的打麦场上,也大多一干二净,只留下些混着麦糠的土堆。尚未归窝的还三三两两地胡乱刨啄着。淡淡的暮色正悄悄溶入桔黄暖亮的黄昏之中。李向南微蹙着眉,若有所思地慢慢走着。林虹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今晚上还回县里吗?”

  “不,我打算在妈家住两天,顺便在陈村搞点调查?!?br>
  “什么目的?”

  “想从几千年历史的角度考虑一下中国农村的长远发展?!?br>
  林虹沉默地走了几步?!罢馐悄阍诔麓遄×教斓娜吭蚵??”她显得随便地问道。

  “不?!?br>
  “还有什么原因?”林虹的声音略低了一些,她克制住自己心中的一种紧张。

  “心里有些不痛快。在村里静一静,清理清理头脑?!崩钕蚰仙粲行┢>氲厮?。脚下踏着松软的土路,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在头顶飞过。

  “前天郑达理召集你们开扩大会了?”

  “你听说了?”

  “我听老校长说的,她是听胡副县长说的?!绷趾缤6倭艘换岫岸阅阊沽艽??”

  “有一点吧?!?br>
  李向南的处境不好,使林虹感到两个人的关系有一丝温和的变化。

  在村口碰见朱泉山,推着车在等什么人:“李书记?!彼鸪俣鄣哪抗饪戳丝蠢钕蚰?。

  “你怎么来了?”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康主任说你要来陈村?!?br>
  “有急事?”

  “我…”

  “有什么不好说的?”

  “我想…我想回黄庄水库去了?!?br>
  “为什么?”

  朱泉山低着头沉默了一下,额上又涔涔地渗出汗来?!澳阄形业哪且惶厝?,我再三考虑,觉得胜任不了?!彼训厮档?。

  李向南看着朱泉山,一切都很明白?!肮帕暾饧柑煨∮蟹锤?。等什么时候形势再明朗了,你觉得能干了,再找我,好吗?”他温和地说。

  “李书记,我…”朱泉山由于内疚,脸涨得更红了,汗水了下来。

  李向南静静地看着他。

  “李书记,我…对不起你?!?br>
  “不存在这个问题?!?br>
  朱泉山抬起眯眼,看了李向南一眼。

  “你还有什么困难吗?”

  “我…走了?!敝烊铰硗瞥底吡肆讲?,又停住,动作迟钝地转回头“李书记,您当心一点?!?br>
  “当心什么?”

  “我…二十五岁时…也当过一年县委书记?!?br>
  “谢谢你,现在事情没那么严重?!?br>
  朱泉山推着车走了。李向南蹙着眉凝视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拐弯处。林虹在一旁同情地看着李向南。

  一辆吉普车卷着尘土在拐弯处出现,嘎地在他们面前刹住?!盎姑唤寰驼壹懔??!毙禄缂钦呋破狡酱映道锾隼?,那双特别黑的眼睛闪着笑意。

  “什么事这么急?”

  “关于闷大爷,还有凤凰岭大队,我各写了一篇报道,想请你看看。我今天半夜就坐火车回北京去?!?br>
  “就这事?”

  “还有,想和你谈谈。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黄平平看了旁边的林虹一眼“想听你谈谈你的关于农村发展的长远设想,你不是有个三十年展望吗?”

  李向南笑了:“你可真能跟踪追击?!?br>
  “当记者的就得这样‘追捕’对象?!被破狡娇旎畹匾恍?。她又看了看林虹。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李向南说道“这是新华社记者黄平平,这是陈村中学老师林虹?!?br>
  “林虹?一到古陵就听说你了?!被破狡饺惹榈厣斐鍪?。

  林虹友好地伸出手?;破狡匠?img src="tu/man.jpg">活力的性格,还有她那飘甩的头发,黑眼睛中溢出的热力和光彩,让她隐隐感到一丝妒意。

  “这样吧,”李向南看着黄平平说道“文章你留下。我明天头脑清醒一些再看。你回北京,今晚就照原计划回吧。两天后,会有人去北京,把文章给你送去。有意见给你附上。你看好吗?”

  黄平平想了想,问:“去北京的人是谁,可靠吗?”

  “当然可靠,保管让你满意?!崩钕蚰虾乓凰坑哪档馈爸劣谌暾雇?,我这两天躲在陈村再想想。到时候,或许能给你谈个五十年展望,好吗?”

  黄平平想了一下,又看了林虹一眼:“好,那就这样吧?!彼邮榘锾统鑫恼铝粝?,跳上吉普车走了。

  看着吉普车远去,林虹收回了有些恍惚的目光,看着李向南,不无善意地讽刺道:“你真是个改革家,一边挨着整,一边还三十年展望?!?br>
  李向南推上自行车慢慢走着,自嘲道“又想改革社会,还想改革人生?!?br>
  “你以为凭几个佼佼者就能改变这么大一个社会吗?你还没开始行动,就已经要把你改造社会的权力剥夺了?!?br>
  李向南一下站住了,他转过头有些发火地说:“这个权力我要争?!?br>
  林虹垂下眼沉默了一下:“已经有人造舆论说你是野心家了?!?br>
  “野心家?”李向南冷笑一声,气忿地说“用这样一条舆论把真正的事业家打下去,而真正的野心家就会在谨慎乖觉、曲意逢中,在倍受赏识中成长起来?!?br>
  “那你还改造什么社会呢?”

  “我先要改造这一条?!?br>
  妈家到了。干打垒的土院墙,小门,门口旁边的墙下停放着一个石碾。李向南看着碾子站住了。

  “孙大娘家到了,这就是?!绷趾缢?。

  “我知道?!?br>
  “那你愣什么呢?”

  “我在看这个碾子?!崩钕蚰嫌檬智崆嵬屏送?,碾砣在碾盘上滚动了一下,发出了不大的隆隆声“这个碾子二十六七年前就在这儿,现在还在这儿,什么都没变?!彼拍胱铀档?。

  “感慨了?”

  一个身子硬朗的老太太,正在早已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子里拿瓢轻轻泼着水。见有人进了院子,她直起。李向南一眼就认出这是妈,同时也一眼就看到了她老得多么厉害。二十多年前,她三十多岁,还是个健壮的中年妇女,现在已经是脸皱纹的老太太了。

  “妈,我是南南呀?!崩钕蚰狭孔∽孕谐?,上前几步握住老人的手。碾子没变,院子没变,房子没变,哺育过自己的妈却已经衰老了,一种苍凉酸楚涌上来,他两眼了。

  “哎呀,你是南南啊?!彼锎竽?img src="tu/rou2.jpg">着眼“这我可不敢认了。让我看看,都这么高了。跟你爸爸长得一样,比他高,比他细。你托人带信说今天来,咋到这快黑了才来啊。我做着饭一直等你呢?!彼锎竽镉中τ帜ɡ?,不知说什么好,忙手忙脚地就要饭。

  “妈,我吃了饭来的,您别张罗了?!?br>
  “吃了来的,一路也早饿了。臭臭,快过来?!彼槐呃锢锿馔饷ψ乓槐吆白?。跑来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翱旖?,这是你南叔?!?br>
  “南叔?!毙∧泻⒔械?。

  “你多大了,十岁了?妈,这是喜哥的孩子?”

  喜是妈的儿子,比李向南大半岁。

  “是,这是他大的。臭臭,快去叫你爹,说你南叔来了,快去?!彼锎竽镆槐哌脒脒哆兜匕阉镒哟蚍⑷チ?,一边把矮方桌摆在了院子里,一会儿就堆了盆盆碗碗,又是炒鸡蛋,又是炖,又是豆腐?!拔艺饩透阆陆茸?,早就捏好了等你。路上跑热了,先吃碗凉粉吧,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那是芥末。吃辣子不?把醋倒上。这是香油,多倒上些。林老师,您也跟着吃一碗。这凉粉吃不坏肚子。您领南南来的?他一走二十六年不回来,家门口也找不见了?!?br>
  “妈,我这二十多年也没来看您?!崩钕蚰隙似鹆狗鬯档?。

  “早把我忘了?!?br>
  “妈,我可没忘?!?br>
  “不来就是忘了,这来了就是没忘。再几年不来,你妈就要盖上黄土见不上你了?!彼锎竽锼底?,扯起衣襟,揩着脸上出的老泪。

  “妈,您身体看着硬朗,再活上三四十年没问题?!?br>
  “这都六十了,再活那么多年干啥?老得爬不动了,让儿孙嫌?!?br>
  “妈,这往后我就能常来看您了?!崩钕蚰纤底欧畔峦胝酒鹄?,从自行车后座上拿下一个旅行袋,从里面拿出一包布“妈,这是给您买的一点东西?!?br>
  “给我买的?”

  “我记得小时候您常唠叨,想扯块灯绒做衣服,这是临来,在北京给您扯了两丈,您做身衣服?;褂辛秸傻娜妨疾?,两丈花布,您看是您做还是给喜和孩子们做衣服,都行?!?br>
  孙大娘用干瘦的手抚摸着柔软茸的黑灯绒,眼泪又下来了:“你还记得我唠叨过想扯灯绒布?”

  说话间,臭臭跑进院来:“,我爹来了?!币桓鎏曜殴馔?、黑瘦干的中年农民急匆匆进了院子,后面还跟着两个六七岁的孩子,一男一女。

  “这是你南南兄弟?!彼锎竽锟パ劾崴?。

  “喜哥?!崩钕蚰仙先ニ治兆?img src="tu/gen.jpg">喜的手。

  “南南兄弟?!?img src="tu/gen.jpg">喜也使劲握着他的手“我上过两次县城,都说你下乡去了?!?br>
  喜的媳妇水仙抱着个三四岁的闺女也来了。

  “嫂子?!崩钕蚰辖械?。

  水仙脸微微一红“兄弟,你咋没带上咱弟媳一起来古陵???”她往起抱了抱孩子,问道。

  “嫂子,”李向南看了看旁边的林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没结婚呢?!?br>
  “还没结婚?”孙大娘说上话了“南南,论你们城里人周岁,你三十二了;论虚岁,你是小生日,这都三十四了。晚婚也不能这么晚???对象有了不?”

  李向南脸红了:“还没有?!?br>
  “那么个大北京就找不下个好姑娘?”

  李向南窘促地笑了笑。

  看着李向南脸红,林虹觉得很有趣;听着人们和李向南谈这样的话题,她又有些不自在。

  又热热闹闹进来一院子人,都是李向南小时候光股在河滩玩耍的小伙伴们。有高高兴兴叫南南的,有拘拘束束叫李书记的。李向南从旅行袋中出一条“凤凰”烟,笑着散给大家。小院里很快就堆了人,谈小时候摸鱼捞虾,谈二十多年来村里的经历,谈现在各家情况,谈东村长西村短。谈到李向南当县委书记的事和农村有关李向南的传说时,院子里更说笑一片。

  “向南,”在院热闹中一直蹲着抽烟的一个名叫冬生的中年汉子,这时开口说道“咋听说又要把你调上走啊,是真的不?”

  院子里的人一下都静了下来。

  “这是胡说啥?”孙大娘听见,气了。

  “我这是听我二叔从县里回来说的?!倍档?,他二叔在县粮食局上班。

  “南南,这是胡说吧?”孙大娘问。

  李向南沉默了一下:“妈,有这种说法?!?br>
  “为啥?”孙大娘问“干得好好的又撵上你走?”

  “还不是得罪了那些老爷们?!庇腥似匏档?。

  “调你走,你也别走?!彼锎竽锼?。

  李向南笑了笑:“真要调动,哪能不走啊?!?br>
  孙大娘也呆了。

  “没事,妈,我不走。我跟上级领导好好说说,他们可能会让我留下的?!?br>
  “该好好说就好好说,嘴软点,好话多说上点不吃亏。你打小是个倔愣子,这次别犯倔?!彼锎竽锪χ龈赖?。

  吃了一顿,聊了一场,天黑了,伙伴们散去。李向南告诉大娘,他要去村里转转,回来再和她坐在炕上慢慢说话,就和林虹一起出了院子。

  村里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电灯。村上的街道没安路灯,黑糊糊的。

  “在村里走一圈,我再送你回学校,好吗?”李向南说。

  “行?!绷趾缏杂淘チ艘幌?,答道。

  “我小时候叫爷爷的差不多都去世了?!崩钕蚰弦槐咦咦乓槐咚?。

  “又感慨了?我今天第一次发现你也有那么多惆怅?!绷趾缭诤诎抵兴档?。

  “有一种人生沧桑感。其实,人的一生是很快的,所以得抓紧干点事?!?br>
  “这是你的人生哲学?”

  “及时行乐是一种哲学;超脱红尘,修身养,化入虚无是一种哲学;绝对利己是一种哲学;为历史进步捐躯是一种哲学。人生哲学很多,其实,一种哲学都是一种社会处境造就的?!?br>
  “那你的哲学是什么处境造就的呢?”林虹看着李向南问。

  “一句话很难说清。不过,简单讲,我主张人应该抓紧干些有价值的事,抓紧有价值的生活,是因为我现在能干事,能追求有价值的生活。历史给了我这条件?!?br>
  “如果历史剥夺了你这个条件,你也一样沉沦垮掉?”林虹尖锐地诘问着。

  “当然可能?!崩钕蚰咸钩系爻腥险庖坏恪岸杂谑乱档木?,对于生活的绝望,有时会使最坚强的信仰都崩溃的。历史上这样的先例还少吗?对这一点,”李向南委婉地停顿了一下“你应该有切身的体会?!?br>
  被院墙相夹的乡村街道在缓缓往后移动着。一个个院子里传来大人的说话声、小孩儿的哭喊声。前面街口出现了一片灯光通明的喧闹。村中心的一大块空地上,一个破篮球架上挂着两个几百度的大电灯泡。几十个小伙子正吆喝着,上上下下地支架绑扎着一长木杆,钉着木板,拉着幕布。这是在搭戏台。麦收完了,村里农民们凑了份子,要请戏班子来唱三天大戏。

  又是黑暗狭窄的街道。

  “照你的理论,你现在这样雄心,有朝气,只是因为处境幸运?”林虹接着刚才的话说道。

  “当然有这原因。我承认我是幸运者。所以,我绝不轻视那些不幸而消沉者。别人可能有我没有的困难境遇?!崩钕蚰铣峡业厮怠翱闪硪环矫?,同样的境遇,有人垮了,有人没垮,这就是性格强弱的差别了。所以,我鼓励人都能强一些,战胜境遇?!?br>
  黑暗中听见一个鲁的嗓门在旁边的房顶上喊着:“孩子他娘,把烟袋和火给我扔上来?!蹦鞘桥氯鹊哪腥?,在房顶铺上席仰面看天地躺下睡了。

  “你是唯物主义者?!绷趾缢?。

  “可能是吧。所以我说,要改变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最有力的是改变他的生活。要改变整个社会的人生哲学,就要靠改变整个社会生活?!?br>
  “可你会不会有一天灰心了,垮掉呢?”

  “这个问题,十几年前你问过我?!?br>
  林虹沉默了。临队前在操场上散步的情景又浮现出来。也是黑夜,也是这样宁静,也是这样缓缓并肩的脚步。

  “你还是那八个字,百折不挠,愈挫愈奋?”她轻声说道。

  “这或许是我的人生格言?!崩钕蚰显诤诎抵兴档馈拔腋行焕犯宋仪空叩男愿?,我绝不有负于历史?!?br>
  他们出了村,走在去陈村中学的路上了。

  夜有些深了。远远看见县城方向星星点点的灯火,天空中横着一条淡淡的星河,田野上升起的泥土和庄稼的醉人气息。两个人沉默地走着,路显得很短。远远村北口,有人在黑夜中还吱嘎吱嘎地摇着辘轳,从井里绞着水,哗哗地浇着菜地,那声音在深夜中显出一种古老的苍凉。

  “我查过历史资料,这辘轳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了?!崩钕蚰细锌馈霸勖窍衷诘母址绞?、耕种工具,有许多还都是一两千年前的东西?!?br>
  “又发你的历史感慨了,”林虹笑了笑“你不是要争取对社会的改造权吗?你打算下一步怎么争???”

  李向南沉默了一会儿:“我准备搞一个大的行动?!?br>
  “在古陵?”

  “不,在上层。过两天,我要回趟北京?!?br>
  “你跟黄平平说过两天有人去北京,是你自己吗?”

  “是?!?br>
  “去北京干什么?”

  “第一,我要说服我父亲,取得他的支持。否则,他的干预就能把我挡死。第二,我要在尽可能多的上层政策研究机构中活动,广泛争取对我的支持。第三,我要广为接触这一代有思想者,开阔我的思路。我还想请一些年轻的经济理论家,来古陵帮我搞长远改革规划?!?br>
  “计划够宏伟的?!?br>
  “第二个行动,我要去省里,找省委第一书记顾恒谈谈,争取他对我的支持?!?br>
  “他能支持你吗?”

  “我觉得可能。我和他谈过几次,他对有抱负的年轻人是很爱惜的。我上个星期已经给他写过一封汇报信?!?br>
  “就这么简单吗?”林虹问。

  李向南思索了一下,在黑暗中看了看林虹:“是有些复杂。一个是顾荣的影响,亲兄弟的话,会有特殊说服力的吧?!?br>
  “不光是这个吧?”

  “还有地委书记郑达理的倾向。这大概也能影响省委对古陵的判断?!?br>
  林虹沉默了一下:“这可能也不是最复杂的?!?br>
  “这够复杂了?!崩钕蚰纤档?,停顿了一下“还有一个因素,大概就是小莉了?!?br>
  “她对你,现在什么态度?”林虹过了好一会儿才问。

  “我和她叔叔闹矛盾,她总不会太支持我吧?”李向南含糊地说。

  “我是问她对你的具体态度?!?br>
  李向南沉默良久:“和我生了气,已经回省城了?!?br>
  “是那天在西崖碰上我以后吗?”

  李向南犹豫了一下:“是?!?br>
  “她是爱上你了?!绷趾缦缘萌粑奁涫碌厮?。

  李向南自嘲地耸了耸肩:“不知道?!?br>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两个人在深夜的田间土路上无言地走着。

  “有这样一条因素,你在顾恒那儿,大概是很难得到支持的?!绷趾缢?。

  “我和省委书记谈古陵县工作,和这一条有什么关系?和她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妨碍她什么?!崩钕蚰嫌行┠张?。

  “你大概也知道,顾小莉不是个寻常的女?!?br>
  “她寻常不寻常跟我有什么关系?县委书记和省委书记谈工作,还要看他女儿的脸色吗?“

  “你不要激动。你也知道,这跟你有关系?!绷趾缢档?。

  “她没那么坏?!崩钕蚰系蜕档馈白既匪?,她一点不坏?!?br>
  “我没说她坏?!崩钕蚰系幕耙幌?img src="tu/ji.jpg">恼了林虹“她坏不坏,要看她对谁。对妨碍她的人,对她嫉妒的人,她能坏到头?!?br>
  李向南看了看激动的林虹,沉默了。

  “你知道我和小莉的关系吗?”林虹平静下来说道。

  李向南沉默着。

  “她有个哥哥…”

  “我都知道了?!崩钕蚰纤?。

  “你知道了?”林虹愣怔地看了看李向南。

  “是小莉告诉我的?!?br>
  “你知道吗?她哥哥是个最虚伪、最无的人。结婚前,我把过去的事都告诉了他,可他最后…”林虹一下激动起来。

  “她哥哥坏,和小莉本人没关系?!?br>
  “是和她没关系。她有什么理由一块糟践我?尖酸狠毒,他们一样的血?!?br>
  李向南紧闭嘴沉默着。

  “那你为什么还来古陵?”他问。

  “我不知道这是他们顾家人当县长,也没想到小莉后来也来了古陵?!?br>
  “你对小莉还应该客观些,我们对别人都应该宽仁理解?!崩钕蚰先拔康厮?。

  “对不起,我使你的处境复杂化了?!绷趾缫幌抡咀?,冷冷说道。

  李向南一下火了,伸手抓住林虹的双肩,暴地摇撼着:“我不想听你和我这样说话,你知道吗?”

  “你没有权利这样命令我?!绷趾缙骄驳厮?。

  李向南在黑暗中怔住了,停了好一会儿,手慢慢松开了。

  “李书记?!彼孀攀值绻獾幕味?,一辆自行车从后面追上来,县委信访接待站的小周气吁吁地跳下车来。

  “小周,什么事?”李向南问道。

  小周看了看李向南身旁的林虹,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李书记,省里来了个给你的急件,康主任让我给您送来。我找到孙大娘家,她说您和林老师出来了?!?br>
  李向南接过一个牛皮纸信封,拆开,接过小周手中的电筒。

  这是一封笔写得很简短的信。

  李向南同志:

  你好。来信看了,颇感兴趣。所提问题既重要又及时,所提设想也颇有价值。信中所讲要重视总体战略研究,要从全部错综复杂的力量中引出合力线,还有对农村发展方向的长远规划,都使我兴奋不已。后生可畏。后来者居上。长江后推前。信我转常委们阅了。很想和你尽早一谈。

  此致

  敬礼

  顾恒草

  李向南慢慢折上信,熄了手电。在黑暗中,他看了看林虹。林虹也在黑暗中看着他。小周骑车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人站在广大安谧的田野中。

  冲突只在进行时才成其为冲突,一旦被打断了,也便不存在了。他们谁也不记得刚才的冲突了。他们只感到黑夜像海一样深远宁静、温柔融和。

  星光闪烁的天穹下,古老而苍莽的大地上正升起着清新、令人感动的气息。庄严的黎明,新的生命,正在这气息中一点点地孕育着。

  一颗清亮的在黑魆魆的地平线上慢慢升起。它自信、冷静、倔强地闪烁着,在天穹中照亮着它应该照亮的一角。随着天体的旋转,在冥冥碧空中划出着它顽强磊落地升起的轨迹。

  两人凝望着。

  那颗慢慢汇入天星海之中。

  繁星灿烂。

  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丁。

  …

  一支古老的民歌。

  1984年元月完稿于山西榆次

  2002年修订于北京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新星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新星》是由作者柯云路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综合其它,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四十二章及新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综合其它新星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