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云围的月亮 第十一章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冲出云围的月亮  作者:蒋光慈 书号:35461 更新时间:2015-8-5 
第十一章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阿莲见着李尚志走进房来,欢喜得雀跃起来了。她即刻走向前去,将李尚志的手拉着,眯着两眼,笑着问道:

  “李先生,你为什么老久不来呢?”

  “我今天不是来了吗?”

  “姐姐天天说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们呢。她老记念着你,李先生…”

  “这阿莲才会扯谎呢?!闭け缸抛叱鋈サ穆?,现在傍着桌子立着,这样笑着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否认阿莲的话,可是否认了之后,她又觉得她是不应当否认的。她见着了李尚志走进房来,一瞬间也曾如阿莲一般地欣,也曾想向前将李尚志的手拉起来,和他在上并排地坐下,说一些亲密的话。然而她没有这样做。当她一想起来自家的现状,她觉得她没有权利这样做,于是她将头渐渐地低下来了。

  “李先生,你为什么老穿着这一套衣服呢?”曼英又听见阿莲说话了?!坝涝恫换宦??没有人替你洗吗?我会洗,有衣服拿来我替你洗罢?!?br>
  “小妹妹,”李尚志很温存地摩着她的头,笑道“你真可爱呢。谢谢你。你看我这一套衣服不好看吗?”

  “天气有点热起来了呢?!?br>
  阿莲说着,便将李尚志拉到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先从热水瓶倒出一杯开水来,然后开开抽屉,拿出来一包糖果(这是曼英买给她吃的),向李尚志笑着说道:

  “李先生,长久不来了,稀客!”阿莲说着这话,扭过脸来向曼英望着,表示自己很会待客的神情。然后她又面向着李尚志说道“这是姐姐买给我吃的,现在请你吃,不要客气?!?br>
  李尚志面孔变成了那般地和蔼,那般地温存,那般地亲爱,简直为曼英从来所没看见过。他似乎要向阿莲表示谢意,但他不知说什么话为好,只是微笑着。曼英简直为他的这般神情所吸引住了,两眼只向他凝视着不动。

  阿莲和李尚志开始吃起糖果来,宛然他们俩忘却了曼英的存在也似的。她觉得在他们俩的面前,她是一个剩余的人了。房中的空气一时地沉重起来,紧着曼英的心魂,使她感觉到莫知所以的悲哀。一丝一丝的泪水从她的眼中簌簌地出来了。

  “曼英!曼英!”李尚志一觉察到这个时,便即刻跑到曼英的面前,拉起她的手来说道“你,你又怎么了?我感觉着你近来太变样了。你看,你已经黄瘦了许多。你到底遇着了什么事呢?你这样…这样糟踏自己的身子是不行的呵!你说,你有什么心事!我做出使你伤心的事了吗?我的…(他预备说出妹妹两个字来。)你说,你说…”

  曼英不回答他的话,伏在他的肩上更加悲哀地哭起来了。阿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呆立着不动,如失了知觉也似的。停了一会,曼英开始哽咽着继续地说道:

  “尚志,我不但对不起你,而且我…我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救药的人了。从前我不爱你,那,那是我的错误,请你宽恕我??墒窍衷凇兄?!可是现在…我没有资格再爱你了,我,我不配呵!…唉,如果你知道我的…”

  说至此地,曼英停止住了。李尚志觉得她的泪水渗透了他的衣服,达到他的皮肤了。他见着曼英的两个肩头动着,使用手抚摩起她的肩头来。

  “曼英,你有什么伤心事,你告诉我罢,世界上没有什么办不好的事情…”

  曼英想痛哭着尽量地告诉李尚志这半年多的自家的经过,可是她觉着她没有勇气,她怕一说出来,李尚志便将她推开,毫不回顾地跑出房去…那时该是多末地可怕呵!不,什么都可以,可是她决不能告诉李尚志这个!那时不但李尚志要抛弃她,就是和她住在一块,称她为姐姐的小阿莲,也要很惊恐地跑开了。不,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这个!…

  “尚志,”停了一会,曼英又哽咽着说道“说也没有益处。已经迟了,迟了!尚志,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呢?”

  “现在你可以打我,骂我,唾弃我,但是你不可以爱我…我已经是堕落到深渊的人了。唉,尚志,我现在只有死路一条,永远地不会走到复生的路上了…”

  李尚志恐怕曼英站着吃力,便将她扶至边和着自己并排坐下了。曼英的头依旧伏在他的肩上。他伸一伸手,似乎要将曼英拥抱起来,然而他终究没有如此做。

  “曼英,我简直不明白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地自暴自弃…我是不会相信你自己的话,什么不会复生的话…”

  他看一看那头上的曼英的象片。停了半晌,忽然他很兴奋地说道:

  “曼英,请你相信我,我无论如何忘记不掉你。有时工作着工作着,忽然你的影子飞到脑里来…唉,这些年,自从认识了你以来,我实在没有一天不想念着你呵!…曼英,曼英,我爱你呵!…”

  李尚志在曼英的头发上狂吻起来。曼英觉着他的全身都在颤动了。由他的内里奔涌出来的热力,一时地将曼英的心神冲得忧惚了,曼英也就不自主地倾倒在他的怀抱里。呵,这怀抱是如何和柳遇秋,钱培生,周诗逸…等人的不同!李尚志的亲吻该是多末地使着曼英感觉得幸福和愉快!…她的意识醒转来了。她惊骇得从李尚志的怀抱里突然地跳将起来。她以为她在李尚志的面前犯了不可赦免的罪过:她忘却她自己了!她还有资格这样做吗?她是在犯罪呵!…

  于是曼英又失望地哭起来了。

  “尚志,”她着泪说道“我没有权利这样做,我不配…请你忘记我罢,永远地忘记我!…这样好些,这样好些呵!你应当知道…”

  曼英哭得不能成声了。被曼英的动作所惊愕住了的李尚志,只瞪着两眼向曼英望着,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一回什么事。听了曼英的话,半晌方才说道:

  “曼英,你一点儿都不爱我吗?”

  “亲爱的,尚志,你别要说这种话罢,这简直使我痛苦死了呵!”曼英说着,又和李尚志并排坐下了。她睁着两只泪眼,很痛苦地向李尚志望着,继续说道:

  “不错,从前我是不爱你的,那是我的错误,请你原谅我??墒窍衷?,我爱你,尚志,我爱你呵…不过我不能爱你了。我不配爱你了。如果我表示爱你,那我就是对你犯罪?!?br>
  “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br>
  “我的尚志,亲爱的…是的,你不明白我的意思。你不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呵!唉,天哪,这是多末地痛苦呵!…”

  一直呆立到现在不动的阿莲,现在如梦醒了一般,跑到曼英的面前,伏倒在曼英的怀里,放着哭音说道:

  “姐姐,你不要这样呵!听一听李先生的话罢,他是一个好…好人…”

  曼英的泪滴到阿莲的发辫上。她这时渐渐地停止住哭了。她抚摩着阿莲的头发,忽然将思想都集中到阿莲的身上。她知道她是离不开阿莲的,如果没有阿莲,那她便不能生活。但同时她又明白,那就是她没有权利将阿莲长此放在自己的身边。她也许会今天或明天就死去,但是她将怎样处置阿莲呢?阿莲的年纪还轻,阿莲的生活还有着无限的将来;曼英既然将自己的生活牺牲了,那她是没有再将阿莲的幼稚的生活牺牲了的权利呵!…但是,她应当怎样处置阿莲呢?

  这时李尚志似乎也忘却别的,只向阿莲出着神。房间内一时地沉默起来。过了一会,李尚志忽然想起来了他久已要告诉曼英的事情:

  “我险些儿又忘记了。曼英,我们有一处房子,看守的人是一个老太婆。我们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那是很惹人注目的,顶好再找一个小男孩或是小姑娘。我看阿莲是很聪明的,如果…”

  李尚志说到此地不说了,两眼向着曼英望着。曼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始而大大地颤战了一下,如同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一般。继而她又向她的意识妥协了,李尚志是对的,阿莲应跟着他去…她失去了阿莲,当然要感受到深切的苦痛,然而这只是她个人的命运…

  “阿莲能够到我们那边去吗?”停了一会,李尚志很无信心地向曼英问了这末一句。曼英一瞬间觉着李尚志太残酷了,他居然要夺去她的这个小伴侣,最后的安慰!她不愤恨地望了李尚志一眼。但是她终于低下头来,轻轻地说道:

  “尚志,这是可以的?!?br>
  阿莲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李尚志听了曼英的话,不很欢喜地将阿莲拉到自己的身边,笑着向她说道:

  “阿莲,你没有母亲了,我们那边有一个老太婆可以做你的母亲,你去和她一块过活罢。你愿意不愿意?”

  阿莲摇一摇头,说道:

  “李先生,我不愿意。我还是和姐姐一块儿过活好。姐姐喜欢我,姐姐待我好,我不愿意到别的地方去?!?br>
  阿莲转过脸来,目不转睛地向曼英望着,那神情似乎向曼英求救的样子。曼英一想到阿莲去了之后,那她便孤单单地剩在这房间里,那两个圆滴滴的小笑窝也许从此便不会在她的眼前显了…不又心酸起来,簌簌地下来几颗很大的泪珠。但她用手帕将泪眼一揩,即刻又镇定起来了。她将阿莲拉到自己的怀里,抚摩着她的头,轻轻地,很温存地,如同母亲对女儿说话的样子,说道:

  “妹妹,你一定要到李先生那边去呢。那边有个老太婆,良心好的很,我知道,她一定比我还要待你好些。现在你不能同我在一块儿住了,你晓得吗?我要离开上海,回家去,过两三个月才能来。你明天就到李先生那边去罢,李先生一定很欢喜你的?!?br>
  “我舍不得姐姐你呵!”阿莲将头抵住曼英的部,带着一点儿哭音说“我舍不得你呵,姐姐!…”

  “两三个月之后,你还会和我一块儿住的,你晓得吗?好妹妹,请你听我的话罢,明天李先生来领你去,那边一定会比我这里好…”阿莲在曼英的怀里哭起来了。曼英不又因之伤起心来。停了一会,曼英开始用着比较严肃些的声音说道:

  “妹妹,你为什么要哭呢?你还记得你的爸爸和妈妈的事情吗?如果你还记得,你就要跟着李先生去!李先生可以为你的爸爸和妈妈报仇…你明白了吗?…”

  阿莲一听见这话,果真地不哭了。她从曼英的怀里立起身来,向李尚志审视了一会,然后很确定地说道:

  “李先生,我愿意跟你去了?!?br>
  曼英又将阿莲拉到自己的身边,在她的腮庞很亲密地吻了几下,说道:

  “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呵!…”曼英说着这话,微笑了起来,同时,涌的泪又从她的眼睛中奔出来了。她转过脸来向李尚志断续地说道:

  “尚志!好好地看待她罢!…好好地看待她罢!…看在我的份上?!悴挥Φ比萌魏稳四盐隳艽鹩ξ艺飧雎??”

  “曼英!”李尚志很确信地说“关于这一层请你放心好了!我们自己虽然穿得这个怪样,但是我们一定要为阿莲做几套花衣服,好看一点的衣服,穿一穿。我们的那个老太婆,她是张进的,你晓得张进吗?她是张进的母亲,心肠再好也没有了。如果她看见了阿莲,那她一定会欢喜得出老泪来?!?br>
  已经十点多钟了。李尚志告辞走了。在李尚志走了之后,曼英为着要使阿莲安心,又详细地向她解释了一番。阿莲满意了。睡神很温存地将阿莲拥在怀抱里,阿莲不断地在梦乡里微笑…

  曼英也安心了。她想道,她也许辜负了许多人:母亲,朋友,李尚志…也许她确确实实地辜负了革命。然而,无论如何,她是可以向自己说一句,总算是对得住阿莲了!阿莲已经有了归宿。阿莲不会再受什么人待了。

  但是在别一方面,曼英将失去自己的最后的安慰,最后的伴侣…她还有什么兴趣生活下去呢?她所剩下来的还有什么呢?…她觉着她失去了一切。这一夜,如果阿莲带着微笑伏在睡神的怀里,那曼英便辗转反侧,不能入梦。她宛然坠入了迷茫的,绝望的海底,从今后她再不能翻到水面,仰望那光明的天空了。

  第二天一清早,李尚志便将阿莲领了去。曼英没有起,阿莲给了她无数的辞别的吻…于是阿莲便离开曼英了。那两个圆滴滴的小笑窝,曼英也许从今后没有再看见的机会了!她失去了最后的安慰,她失去了一切…于是她伏在枕上毫无希望地啜泣了半。

  从这一天起,曼英只坐在自己的一间小房里,什么地方也不去了。她开始写起记来。这下面便是她的记中的断片:

  “…阿莲离我而去了。我失去了生活中的最后的安慰。我知道从今后阿莲走上光明的生的路上去。但是我自己呢?…我已经没有路可走了。我的前面只是一团绝望的漆黑而已。然而我很安心,因为我总算是没有辜负了阿莲,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今天下午李尚志来了。我先问起阿莲的情形。我生怕他们男子们野,不会待遇小孩子。他说,那是不会的。他说,无论怎样,他李尚志有?;ぐ⒘怀钥嗟脑鹑巍罄?,他又开始劝起我来了。他说,我对于革命的观念完全是错误的,革命并不如我所想象的那样…我真有点烦恼起来了。当我失去一切的时候,我还问什么革命不革命呢?他终于失望而去?!?br>
  …

  “今天李尚志又来了。他说,他无论怎样不能忘记我!他说,他爱我,一直从认识的时候起…我的天哪,这真把我苦恼住了!我并不是不爱他,而是我现在不能爱他了。我想将我的真相告诉他,然而我没有勇气…我的天哪,我怎样才能打断他对于我的念头呢?…如果我要领受他的爱,那势必不得不将我自己的生活改造一下,然而这是怎样困难的事情呵!不但要改造生活的表面,而且要将内里的角角落落都重新翻一翻…不,这是太麻烦了!况且我现在已经害了这种病,又怎么能够爱他呢?”

  …

  “我完完全全是失败了!我曾幻想着破坏这世界,消灭这人类…但是到头来我做了些什么呢?可以说一点什么都没有做!我以为我可以尽我的力量积极地向社会报复,因之我糟踏了我的身体,一至于得了这种羞辱的病症…但是效果在什么地方呢?万恶的社会依然,敌人仍高歌着胜利…”

  “李尚志今天又来了。他随身带了许多书籍给我。我的天哪,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他近来的工作不忙了吗?…他老劝告我回转头来,但是他不知道我是永回不转头来的了。我岂不是想…唉,我还是想生活着呵,很有兴趣地生活着呵!…但是我生活不下去了。我失去了一切。我失去了信心呵,这最重要的信心呵!…他不能了解我现在的心境,恐怕他永远没有了解的可能了。他拥抱着我,他想和我接吻…我岂不想吗?我岂不想永远沉醉在他的强有力的怀抱里吗?然而当我一想起我自身的状况,我便要拒绝他,不使他挨到我的已经被污秽了的身体…如果我不如此做,我便是在他的面前犯罪呵!…”

  “唉,苦痛呵,苦痛!…我希望李尚志永远不要再来看我了,让我一个人孤单地死在这间小房子里…这样子好些呵!…但是他近来简直把持不住了自己,似乎一定要得到我的爱才罢手!今天他又来了。他苦苦地劝告我,一至于到了哭着哀求的地步。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他说,他一定要救我,救不了我,那他便不能安心地工作下去…我的天哪,这倒怎么样好呢?我变成了他的工作的障碍物了!不,我一定要避开他,永远地避开他…”

  …

  “我已下了决心了!我不必再生活下去!李尚志应当生活着,阿莲应当生活着,因为生活对于他们是有意义的。但是我…我还生活下去干什么呢?我既不能有害于敌人,也不能有益于我的朋友,李尚志…我是一个绝对的剩余的人了。算了!不再延长下去了!让我完结我自己的生活罢!…明天…早晨…我将葬身于大海里,永远地,永远地,离这个世界,这个万恶的世界…别了,我的阿莲!如果你的姐姐的生活没有走着正路,那她所留给你的礼物,就是她的覆辙呵!…别了,我的李尚志!我所要爱而不能爱的李尚志!我不希望你能原谅我,但我希望你能不忘记我…”

  于一天早晨,曼英坐上了淞沪的火车。一夜没有睡觉,然而曼英并不感觉到疲倦,一心一意地等着死神的来到。人声噪杂着,车轮——着,而曼英的一颗心只是迷茫着。她的眼睛是睁着,然而她看不见同车内的人物。她的耳朵是在展开着,然而她听不见各种的声音。人世对于她已经是不存在的了,存在的只是那海水的怀抱,她即刻就要滚入那巨大的怀抱里,永远地,永远地,从人世间失去了痕?!?br>
  她无意识地向窗外伸头望一望,忽然她感觉到一种很相的,被她所忘却了的东西:新鲜的田野的空气,刺入了她的鼻腔,一直透彻了她的心脾;温和的春风如云拂一般,触在她的面孔上,使她感觉到一种不可言喻的愉快的抚慰;朝阳着温和的光辉,向曼英展着的微笑…一切都充着活泼的生意,仿佛这世界并不是什么黑暗的地狱,而是光明的领地。一切都具着活生生的希望,一切都向着生的道路走去。你看这初升的朝阳,你看这繁茂的草木…

  曼英忽然感觉到从自身的内里,涌出来一股青春的源泉,这源泉将自己的心神冲洗得清晰了。她接着便明白了她还年青,她还具有着生活力,她应当继续生活下去,领受这初升的朝阳向她所展开的微笑…

  曼英想起来了去年的今时。也许就在今天的这一个期,也许就在这一刻,她乘着火车走向H镇去。那时她该多末充着生活的希望呵!她很胜利地,矜持地,领受着和风的温慰,朝阳的微笑,她觉得那前途的光明是属于她的。总而言之,那时她是向着生的方面走去。时间才经过一年,现在曼英却乘着火车走向吴淞口,走向那死路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是错误罢?这一定是错误!曼英的年纪还青,曼英还具有着生活力,因之,这朝阳依旧向她微笑,这和风依旧给她抚慰,这田野的新鲜的空气依旧给她以生的感觉…不,曼英还应当再生活下去,曼英还应当把握着生活的权利!为着生活,曼英还应当充着希望,如李尚志那般地奋斗下去!生活就是奋斗呵,而奋斗能给与生活以光明的意义…

  曼英向着朝阳笑起来了。这笑一半是由于她感到了生的意味,一半是由于她想到了自己的痴愚:她的年纪还青,她还有生活的力量,而她却一时地发起痴来,要去投什么海水!这岂不是大大的痴愚,同时,又岂不是大大的可笑吗?不错,她是病了,然而这病也许不就是那种病,也许还是可以医得好的…这又有什么失望的必要呢?

  “过去的曼英是可以复生的呵!”曼英自对自地说道“你看,曼英现在已经复生了。也许她还没有完全复生起来,然而她是走上复生的路了…”

  曼英还没有将自己的思想完结,火车已经呜呜地鸣了几下,在吴淞车站停下了。人们都忙着下车,但是曼英怎么办呢?她沉了一会,也下了车,和着人们一块儿挤出车站去。她走至江边向那宽阔的??谕艘换?,便回转到车站来,买了车票,仍乘上原车回向上海来…

  …时间过得真快,李尚志不见着曼英的面,不觉得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他还是照常地在地下室里工作着,然而曼英的影象总不时地要飞向他的脑海里来?!八降椎绞裁吹胤饺チ四??自杀了吗?唉,这末样好的一个姑娘!…”他总是这样想着,一颗心,可以说除开工作之外,便总是紧紧地系在曼英的身上。

  那是一天的下午。李尚志因为一件事情到了杨树浦。在一块上坪内聚集了许多男人和女人,李尚志走到他们跟前一看,明白了他们是在做什么事。他们都是纱厂的工人…与其说好奇心,不如说责任心将李尚志引到他们的队伍里。无数面孔都紧张着,兴奋着,有的张着口狂吼着…忽然噪杂的声音寂静下来了。李尚志看见一个年青的穿着蓝花布衣服的女工登上土堆,接着便开始演起说来。李尚志一瞬间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用力地了几,又向那演说着的女工望去。不,他的眼睛没有花,这的的确确是她,是曼英呵!…他不惊喜得要发起狂来了。他想跑上前去将曼英拥抱起来,尽量地吻她,一直吻到疲倦的时候为止。但是他的意识向他说道,这是不可以的,在这样人多的群众中…

  曼英似乎也觉察到了李尚志了。在兴奋的演说中,她向李尚志所在着的地方撒着微笑,着温存的眼光…李尚志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地幸福过。

  然而在群众的中,曼英还有最紧要的事情要做,她竟没有给与李尚志以谈话的机会。仅仅在第三天的晚上,曼英走向李尚志的住处来了。她已经不是两个多月以前的曼英了。那时她在外表上是一个穿着漂亮的衣服的时髦的女学生,在内心里是一个空虚而对于李尚志又感觉到不安的人??墒窍衷谀?,她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女工而已,她和其余的女工并没有什么分别。她的美丽也许减少了,然而她的灵魂却因之充实起来,她觉得她现在不但不愧对李尚志,而且变成和李尚志同等的人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在曼英的生活中该起了多末样大的变化呵!…

  李尚志的房间内一切,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曼英的像片依旧放在原来的桌子上。曼英不望着那像片很幸福地微笑了。这时她倚在李尚志的怀里,一点儿也不心愧地,领受着李尚志对于她的情爱。

  “尚志,我现在可以爱你了?!?br>
  “你从前为什么不可以爱我呢?”

  “尚志,如果我告诉你不可以爱你的原因,你会要鄙弃我吗?”

  “不,那是绝对不会的!”

  曼英开始为李尚志诉说她落在上海的经过。曼英很平静地诉说着,一点儿也不觉着那是什么很羞辱的事情;李尚志也就很有趣味地静听着,仿佛曼英是在说什么故事也似的。

  “…我得了病,我以为我的病就是什么梅毒。我觉着我没有再生活下去的必要了。于是我决定自杀,到吴淞口投海去,可是等我见着了那初升的朝阳,感受到了那田野的空气所给我的新鲜的刺,忽然我觉得一种生的望从我的内里奔放出来,于是我便嘲笑我自己的愚傻了?!氐缴虾@辞胍缴匆豢?,他说这是一种通常的妇人病,什么白带,不要紧…唉,尚志,你知道我是怎样地高兴呵!”

  “你为什么不即刻来见我呢?”李尚志着问。曼英没有即刻回答他,沉了一会,轻轻地说道:

  “亲爱的,我不但要洗净了身体来见你,我并且要将自己的内心,角角落落,好好地翻造一下才来见你呢。所以我进了工厂,所以我…呵,你的话真是不错的!群众的奋斗的生活,现在完全把我的身心改造了。哥哥,我现在可以爱你了…”

  两人紧紧地拥抱起来。爱情的热力将两人溶解成一体了。忽然听见有人敲门…曼英如梦醒了一般,即刻便立起身来。李尚志走至门前问道:

  “谁个?”

  “是我,李先生?!?br>
  “啊哈!”李尚志欣地笑着说道“我们的小交通委员来了??旖?,快进来,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阿莲一见着曼英,便向曼英扑将上来,拉住了曼英的手,跳着说道:

  “姐姐,姐姐,你来了呵!”阿莲将头伏在曼英的身上,由于过度的欣,反放起哭音来说道:

  “你知道我是怎么样地想你呵!我只当你不会来了呢!…”

  曼英抚摩着阿莲的头,不知怎样才能将自己的心情表示出来。她应向阿莲说一些什么话为好呢?…曼英还未得及开口的时候,阿莲忽然离开她,走向李尚志的身边,笑着说道:

  “李先生,这一封信是他们教我送给你的,”她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递给李尚志?!拔也钜坏阃堑袅四?。我还有一封信要送…”

  阿莲又转过身来向曼英问道:

  “姐姐,你还住在原处吗?”

  “不,那原来的地方我不再住了?!甭⑽⑿ψ乓∫灰⊥匪?。

  “你现在和李先生住在一块吗?”

  曼英不知为什么有点脸红起来了。她向李尚志溜了一眼,便低下头来,不回答阿莲的话。李尚志很得意地着说道:

  “是的,是的,她和我住在一块了。你明天有空还来罢?!?br>
  阿莲天真烂漫地,如有所明白也似的,微笑着跑出房门去了。李尚志将门关好了之后,回过脸来向曼英笑着说道:

  “你知道吗?她现在成了我们的交通委员了。等明天她来时,你可以同她谈一谈国家大事…”

  “真的吗?!”曼英表示着无涯的惊喜。她走上前将李尚志的颈子抱着了。接着他们俩便向窗口走去。这时在天空里被灰白色的云块所掩蔽住了的月亮,渐渐地突出云块的包围,出自己的皎洁的玉面来。云块如战败了也似的,很无力地四下消散了,将偌大的蔚蓝的天空,完全与月亮,让它向着大地展开着胜利的,光明的微笑。

  两人静默着不语,向那晶莹的明月凝视着。这样过了几分钟的光景,曼英忽然微笑起来了,愉快地,低低地说道:

  “尚志,你看!这月亮曾一度被云所遮掩住了,现在它冲出了重围,仍是这般地皎洁,仍是这般地明亮!…”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冲出云围的月亮   下一章 ( 没有了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冲出云围的月亮》是由作者蒋光慈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综合其它,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一章及冲出云围的月亮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综合其它冲出云围的月亮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