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激流三部曲) 第9章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春(激流三部曲)  作者:巴金 书号:35106 更新时间:2015-7-12 
第9章
  觉新们刚刚跨过竹林前面的小溪,忽然看见对面粉白墙角现出了一团阴暗的红光。翠环回过头低声说:“多半是绮霞来了?!薄耙欢ㄊ抢创呶颐堑?,”淑英接口道。她的话刚完,前面就响起了叫“翠环”的声音。一个短小的黑影子提着一只红纸灯笼走过来。

  “嗯。绮霞,你来做什么?”翠环大声问道。

  “三太太喊我来催二小姐的,”绮霞大声回答,便站住等候淑英走近。

  淑英到了绮霞身边,问道:“牌打完了吗?”“麻将已经完了。周外老太太一桌还有一牌,”绮霞回答道,她便跟在淑英后面走。

  众人赶到水阁时,连字牌的一桌也散了。许多人聚集在右边屋子里谈闲话。琴、芸和淑华们也都在那里。

  “二女,喊你做事,你就这样慢条细摆的!”张氏看见淑英进屋来就抱怨道。

  淑英不好意思地瞥了她的母亲一眼,从翠环那里接过包袱来放在一个空着的凳子上,正要动手打开它。周氏却吩咐绮霞道:“绮霞,你把包袱拿出去,交给外老太太的周二爷?!辩蚕即鹩α艘桓觥笆恰弊?。但是大舅太太们却阻拦着,客气地说要系上裙子,不过经主人们一劝,也就让绮霞把包袱提出去了。绮霞出去不久便空着两手进来说:“太太,袁二爷来说轿子都来了,就在花园大门口?!薄澳敲次颐嵌戆?,”周老太太说,她第一个站起来。众人跟着全站起了。

  于是房间里起了一阵忙。众人相互地行礼:拜的拜,请安的请安,作揖的作揖。过后,女佣和丫头们有的提风雨灯,有的打灯笼,有的拿明角灯,前引后随地拥着周老太太一行人走出了水阁,沿着湖滨走去。

  众人走过了松林。路渐渐地宽起来,后来转入一带游廊。

  一边是藤萝丛生的假山,一边是一排三间的客厅,全是糊着白纸的雕花窗户。窗前种了一些翠竹。门是向大厅那面开的。

  这时还有辉煌的灯光从窗内透出来。里面似乎有人在谈话。

  众人走出游廊,下了石阶。前面有一点光,还有人影在动,原来袁成打了一个灯笼,苏??兆攀?,两个人恭敬地站在阶下等候他们。

  “袁成,花厅里有客吗?”周氏看见袁成便问道。

  “是,三老爷在会客,是冯老太爷,”袁成垂着手恭敬地答道。

  冯老太爷!这四个极其平常的字像晴天的霹雳一样打在淑英的头上,淑英几乎失声叫了出来。琴正在听蕙讲话。淑英在后面离琴有一步的光景。琴便把脚步下慢一点,暗暗地伸出手去握淑英的手。淑英不作声,只是用感激的眼光看琴。

  恰好琴也回头来看淑英。两对彼此习的眼光在黑暗中遇在一起了。琴鼓舞地微微一笑,立刻把头掉了回去。淑英的战抖的心稍微镇静一点。但是“冯老太爷”这个称呼给她带来的不愉快的思想和悲痛的回忆却还不能够马上消去。少女的心并不是健忘的。不到一年前淑华房里的婢女鸣凤因为不愿意做冯乐山的姨太太就在这个花园里投湖自荆但是这样也不能够使祖父不把淑英房里的婢女婉儿送到冯家去做牺牲品。前些时候淑英母亲张氏的生日,婉儿还到公馆里来拜寿。

  婉儿痛苦地诉说了自己在冯家的生活情形,也讲到陈家的事。

  这些话淑英的母亲也听见过了,父亲也应该知道。然而这依旧不能够叫父亲不听从冯乐山的话,父亲仍然要把她嫁到陈家去。冯乐山,这个人是她的灾祸的源。现在他又来了,而且同她的父亲在一起谈话?!荒芄辉傧胂氯?。她茫然地看前面。眼前只是幢幢的人影。她忽然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空虚的梦。她的心又隐微地发痛了。

  “冯乐山,他又跑来做什么?”觉民忽然冷笑道。冯乐山,著名的绅士,孔教会会长,新文化运动的敌人,欺负孤儿寡妇、出卖朋友的伪君子(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恨这个六十一岁的老头子比恨别的保守派都厉害。一年前他曾经被祖父强迫着同冯乐山的侄孙女订婚,后来还是靠着他自己的奋斗才得到了胜利。如今冯乐山又来了。他想这个人也许就是为了淑英的事情来的。于是他的心被怜悯、同情、友爱以及愤怒占据了。然而在这时候他并不能够做什么事情,而且他的周围又全是些飘摇无定的影子。他用爱怜的眼光去找淑英。

  淑英就在他的前面,他看见了她的细长的背影。

  “二弟,你说话要当心点!”觉新听见觉民的话,惊恐地在旁边警告道,他暗暗地伸手拉了一下觉民的袖子。这时他们已经跨过一道大的月门,走入了石板铺的天井。一座假山屏风似地立在前面。

  觉民先前的那句话是低声说出来的,所以并未被前面的人听见。但淑英是听见了的。她明白觉民的意思。然而这句话只给她添了更多的焦虑和哀愁,就被她默默地咽在肚里了。

  她并没有回过头去看觉民,因此觉民用爱怜的眼光找寻她的时候,就只看见她的微微向前移动的背影。觉新的话把觉民的眼光从淑英的背影拉到觉新的脸上来。觉民看了觉新一眼,正要答话,但是突然照耀在他眼前的电灯光又把他的眼光吸引去了。他在无可奈何的绝望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我一定要帮助她!”他觉得眼前一片亮光。他的愤怒和绝望一下子都飞走了。

  “轿子!轿子!”袁成和苏福走在前面,他们跨出月门,便带跑带嚷地叫起来。假山外面接着起了一阵喧哗。原来那里是一片广阔的石板地,六乘轿子横放在那里,十二个轿夫和三四个仆人聚在一起讲话,听见了招呼轿子的声音,连忙分散开来,每人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把轿子略微移动了一下。

  “提周外老太太的轿子!”“提大舅太太的轿子!…”太太、女佣、婢女、仆人的声音打成了一片,接连地这样嚷着。

  在一阵忙之后客人们陆续进了轿子。枚少爷趁着他的两个姐姐依恋地向淑英姊妹告别的时候,走到觉新的身边,庄重地低声对觉新说:“大表哥,你哪天到我们家里来?我有好多话从不敢对人说,我要一起告诉你。我晚上常常整夜睡不着觉。我很害怕?!奔贝俣蕉兜纳?img src="tu/xie.jpg">漏出来他的畏惧和惊慌。

  过后他又惊疑地往四处看,他害怕有人会把他的话听了去。

  “好,我过两天一定来看你。你好好地养息养息罢,”觉新感动地答道。他还想对枚少爷说一两句话,但是袁成在催枚少爷上轿了。

  枚少爷又向众人行了礼,然后匆忙地走进轿去。等轿夫们抬起他走出花园转入公馆的二门时,周老太太的轿子已经出了大门而走在街上了。

  周氏一行人跟着轿子出了花园门,走上大厅,再转进拐门,往里面走去。

  冯乐山的三人抬的拱杆轿搁在大厅上?;ㄌ锩娴乒饷髁?。淑华走到门前,在门里偷偷地张望了一下。琴也过去把脸贴在一幅板壁上,从隙去张望里面,她看见那个留着灰白色短须的老头子坐在上,正摇摆着头得意地对高克明说话。他那香肠似的红鼻子在电灯光下发亮。他在吹嘘自己的诗文。她想:“大概正事已经谈完了,”便掉头走开了。

  觉民也弯着身子在旁边看。她轻轻地在他的袖子上拉了一把,等觉民回头看时,她已经到了淑华的身旁。她在淑华的耳边说:“走罢?!笔缁崭盏糇碜?,便听见克明威严地在里面大声叫起来:“送客!”淑华对琴做了一个怪脸,连忙拉着琴一道往拐门那面跑去。她的母亲和婶娘们都已经走进里面去了。觉新也陪着剑云到他的房间里去谈话。除了她们两个和觉民外,只剩下淑英和淑贞在拐门前面阴暗里躲着等候她们。

  克明刚叫了一声“送客”门房里就起了一个大的应声:“有!”接着三房的仆人文德用一个箭步从门房里跳了出来,直往花厅奔去。接着一个跟班和三个轿夫也带跳带跑地走出了门房。跟班的手里提着一盏马灯。

  文德打起门帘,冯乐山戴着红顶瓜皮帽、穿着枣红缎袍、玄青缎子马褂,弯着从里面走出来??嗣鞴Ь吹馗诤竺?,把他一直送上轿子,还深深地弯下去。

  “三爸太讲礼节了,”淑华低声笑着说。

  “快走罢,”淑英听见淑华出声说话,更加着急起来,便催促道。她马上拉着淑贞往里面走了。琴和淑华也不再迟疑就跟了进去。

  她们刚走到觉民的窗下,就听见克明的快步子在后面响起来。她们便让开路,站在一旁,等他过去。

  “三爸,”淑华带笑唤道。琴含笑地叫一声“三舅”淑英也唤了一声“爹”

  克明突然站住了。他带笑地点头应了一声,接着问琴道:“琴姑娘,你妈好吗?今天为什么不来?”“妈很好,谢谢三舅问。妈本来也想来,后来因为有事情,就不来了,”琴客气地答道。她接着又说:“三舅近来很忙罢,身体倒很康?!薄盎购?。近来接的案子不多,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应酬忙一点,”克明谦和地答道,从他的神气看来,他似乎很高兴。

  这时觉民慢步走到旁边来听他们讲话。

  “三舅刚才会的客是冯乐山罢,”琴看见克明兴致好便接着问道。

  “不错。琴姑娘,你怎么会晓得他?”克明惊讶地反问道。

  琴微微一笑,她用这笑容来掩饰她的嫌厌的表情。她极力做出平淡的声音说:“冯乐山今年做了孔教会会长,在我们学堂里头演说过一次。他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与其把女子送进学堂读书,还不如教她们学髦儿戏。说得个个同学都不高兴?!薄罢庖材阉?。乐山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他的学问在省城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克明忽然正经地说。

  琴哑口无言了,她不好意思地埋下头去。觉民在旁边忍不住嘴说道:“不过这样大的年纪还讨姨太太捧戏子,总不是好榜样。而且他——”“老二,你不能这样说。他究竟是你的长辈!连我也尊敬他!”克明不等觉民说完,就动了气板起面孔打断了觉民的话。

  他掉过头吩咐他的女儿淑英道:“二女,你好好陪你琴姐耍?!庇谑茄锍さ赝锩孀吡?。

  觉民气恼地望着克明的背影在阴暗中转进了过道,低声骂了一句:“真糊涂!”“二哥,”这些时候不开口的淑英忽然带着央求的调子痛苦地说。她似乎在央求觉民不要再说这一类的话。

  觉民听见淑英的声音,有点感动,心一软,立刻换了温和的语调说:“二妹,我不再说了。你晓得我不是故意——”淑英不等他说完,就用颤抖的声音打岔道:“二哥,我并不怪你。我只怕,我怕我自己…”她激动得不能够说下去,在中途突然停止了。

  “二哥,你为什么不请我们到你屋里去坐坐?站在黑暗里说话怪没有意思,”淑华这些时候没有机会进来说话,觉得气闷,终于忍不住这样说了。

  “好罢。现在就来请也不晏,”觉民听见这话正合他的意思,马上顺着她的口气答道。

  “琴姐,你先走,我去叫人倒几杯茶来!”淑华掉头对琴说。她便向着左上房高声唤道:“绮霞!绮霞!”“嗯!”绮霞在左上房里答道。

  “你给我们倒几杯茶来,在二少爷屋里头!”淑华大声吩咐道。

  “晓得!就来!”绮霞在房里大声应道。

  “三妹,你总爱这样使唤人!这种脾气要不得!”觉民刚刚踏上石阶,一只脚跨过了门槛,忽然回过头来责备淑华道。

  这时琴和淑英、淑贞都已经进了房里。

  “这就叫做江山易改,本难移!”淑华不服气,冷笑地答了一句。

  “好,好,我就不说你。等你将来嫁个凶狠的姑少爷,那时候看你有什么办法?”觉民故意报复地说。

  “这跟你有什么相干?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怕。我自己有主张!”淑华强硬地顶撞道。

  “好,要这样才好!”琴在房里轻轻地拍手笑起来。觉民和淑华两人也忍不住噗嗤笑了。他们便走了进去。

  众人都坐下了,谈着一些闲话。淑英一个人忽然沉默起来,她在思索刚才淑华说的一句话,她在思索一件事情。绮霞端了茶盘进来,把茶杯放在每个人的面前。然后她拿着空茶盘站在琴的旁边,听琴说话。

  “绮霞,琴小姐今晚上在我屋里头睡,你先去把铺好,”淑华吩咐绮霞道。

  “嗯,”绮霞应了一声,迟疑一下刚要出去,忽然外面响起一件磁器落在地上打碎的声音,立刻又是木器和墙壁相撞声。这些声音似乎是从对面厢房里送过来的。众人惊疑地互相望着。淑贞突然变了脸色,寒战似地微微抖起来。

  “五老爷又跟五太太吵架了?!辩蚕技ざ刈杂锏?,没有人理睬她。觉民厌烦地站起来,在房里踱了两步,他看看淑英的脸,又看看淑贞的脸。

  “高静之,你凭良心说,你哪点对得起我沈书玉?我娘家哥哥刚刚搬到外州县去了,省城里没有人,你就不把我放在你眼睛里头!你就欺负我一个人!”沈氏的夹杂着愤怒和悲伤的声音在对面厢房里突然响起来。

  “不晓得为着什么事情?”琴悄然自语道。

  “他们的事情哪个神仙才晓得!十天里头总有七天吵嘴!”淑华接口说道。

  “你把我的金银首饰都出干净了,我没有向你算过帐。你还不宜好。你在外面租了公馆,讨了监视户①做小老婆,我也不管你。如今你胡闹得还不够,你居然闹到家里头来了。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你敢再骂!你敢再骂!”淑贞的父亲克定厉声嚷着,一面把手在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接着他又怒吼道:“这是我的家!我高兴怎样就怎样!”“你好不要脸!”沈氏尖声回骂道?!澳愕募??你的家在外面。这是我的家!喜儿是我的人!”“不管她是哪个的人,只要她自己情愿,你就不配说话!我高兴这样做,你敢把我怎样?”克定理直气壮地吼道。

  “喜儿是跟我陪嫁过来的丫头。她是我的人。我早就不放心你这个鬼,所以早早把她嫁出去。现在她丈夫才死几个月,你就来欺负她!喜儿又不是西施,亏你看得上?你是什么老爷?你把你们高家祖宗三代的德都丧尽了!”沈氏数数落落地骂着,这中间夹杂了克定的不断的“你敢再说”这一类的威胁。但是她依旧勇敢地说下去。

  “不管你怎样说,她总比你漂亮。你照照镜子,看看你那副尊容:塌鼻子,血盆大口。我看见你,就是气!我喜欢她,我要讨她!”克定强辩地嚷道。

  “我的尊容怎样?那是我父母生就的!你敢说!你——你,你欺负人家孤零零一个居孀的寡妇,家里又没人!你做老爷的勾引老妈子!爹过世不到一年,你的孝还没有,你就在家里头胡闹!高静之,你读书读到牛肚子里头去了!”沈氏更加气恼地骂着,拿起一件磁器用力往地上一掷,哗啦一声磁器立刻碎了。

  “好,你敢打东西,你怕我不敢!”克定叫嚷着,他也随手抓了一件磁器打碎了。

  淑贞忽然哇的一声俯在桌上哭起来。

  “二哥,我们出去看,”淑华兴奋地对觉民说,她便往外面走。觉民本来在房里踱着,就跟了出去。绮霞也跟着他们走了,剩下琴和淑英在房里安慰淑贞。

  对面克定的房里灯光辉煌,嵌在纸窗中间的玻璃被绘着兰草的纸窗帘遮掩了。窗外阶上阶下站了不少的人,男的女的都有,大半是女佣和仆人,都伸着头颈静静地倾听。也有两三个人头接耳地在议论。觉新和剑云背着手在天井里慢慢地踱着。觉民和淑华两人都走到窗下去,在那里他们才听见房里还有一个女人在小声地哭。

  “这是我陪嫁过来的东西,我不准你打!”沈氏继续骂道。

  “我偏要打!我打了!看你又怎样!”克定凶狠地答道。他又把一件东西打碎了?!罢馐俏业募?,你不高兴,你就给我滚!”“滚?你敢喊我滚?说得好容易!我是你用三媒六礼接来的!除非我死,你就把我请不走!”“我就要你死!”克定凶恶地吼着。

  “好,你要我死!我就死给你看!”沈氏疯狂似地叫着,就向着克定冲过去,把头在他的怀里撞。兰吓得脸通红地从右厢房跑出来,口里嚷着“不得了!”跑过天井,进了过道,往后面去了。

  在房里克定要推开沈氏,沈氏却抓住他不肯放,两个人扭住一团,一进一退,一退一进的。站在窗外的男女仆人中间有几个已经跑进房去劝解了。

  觉民和淑华依旧站在外面。觉新连忙跑进了克定的房间。

  他着急地叫“五爸”“五婶”但是没有人理睬他。女佣们拖住沈氏的膀子,仆人们拉开了克定。

  “好,你要我死,我去请三老爷他们来评个是非,看我该不该死!”沈氏带着哭声说,一下子挣脱了女佣们的手,披头散发地往外面跑。觉新跟着跑出来,在后面唤她。她不答应,就一直往堂屋跑。钱嫂同张嫂也跑去追她。

  克安从过道里出来,刚走过堂屋就被沈氏看见,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膀子哭诉道:“四哥,你给我断个公道!你看你五弟做的好事情!”“五弟妹,什么事情?你放了我。有话可以慢慢说,”克安意外地被她抓住,有点莫名其妙,便慌张地这样说,一面把膀子挣开了。

  “你去问你的好兄弟!他公然在我屋里头勾引我的老妈子!他还要我死!四哥,你说有没有这个道理!”沈氏的声音有些破哑了。

  王氏跟在她的丈夫后面走来,看见沈氏披头散发、眼泪和鼻涕成一片的那种可笑又可怜的样子,又看见阶下站了不少的女佣和仆人,都伸着头好奇地在张望,她有点惭愧,觉得好像就失掉了自己的身份似的。她便走上前去,拉住沈氏,温和地劝道:“五弟妹,你何苦生气?有什么事情有我们给你作主,五弟不敢欺负你。你还是到我屋里头去歇一会儿再说?!薄八纳?,那不行。今天晚上非清楚不可!不然我以后怎么好过日子!”沈氏看见有人来劝,觉得自己理直气壮,讲话的口气也更强硬了。她挣扎着要回到自己的房里去,一面还拉着王氏,要她同去?!八纳?,你也来断个公道!你看他干得好事情!他晓得今天我在花园里头陪客,却躲在屋里跟喜儿偷偷摸摸地干那种肮脏事情,到底给我碰见了。我对他轻言细语,他反而骂我!四嫂,你说有没有这个道理?如今连我自己的人也来欺负我!…好,高静之,我就做给你看!我喊那个监视户立刻给我滚出去!

  “你敢动喜儿一下,我就要你的命!”克定又在房里拍桌打掌地吼起来。

  “四嫂,你听!好凶!”沈氏刚说到这里,忽然瞥见周氏动着两只小脚颤巍巍地走过来,就招呼道:“大嫂,你也断个是非。你说他应不应该这样待我?”“五弟妹,我都明白了,有话慢慢好讲。你不要生气。你到我屋里去坐坐罢。你的事情有我们作主,”周氏摇动着她那张大圆脸,声音像一盘珠子滚着似地说。然后她又掉过头去对站在她旁边只顾抚摩自己的八字胡的克安说:“四弟,你快去把五弟喊住,叫他知趣点,不要再胡闹了?!彼醇跣潞徒T屏饺艘苍谂员弑愣跃跣滤担骸懊餍?,你快去把三爸请来?!本跣赂崭兆呖?,三太太张氏也来了。于是,这三个做嫂嫂的女人便带劝带拉地把沈氏拥进周氏的房里去了??税惨桓鋈苏驹谔炀锍僖闪艘换岫?,才往克定的房间走去。

  淑华兴奋地跑回了觉民的房间。她一进屋,就叫道“琴姐,我们到妈屋里去听五婶讲话!快,快!”琴正在跟淑英低声讲话,淑贞注意地在旁边听着,她们看见淑华一面嚷着走了进来,都惊讶地抬起头去看她。

  “你要去,你一个人去罢。我们有话商量,”琴摇摇头,淡淡地说。过后她又偏着头继续对淑英讲话。

  淑华不肯一个人去,却走到淑英的身边,央求淑英道:“二姐,你去!”淑英把头一扭低声说:“我不去?!彼阌肿叩角俚拿媲?,一面拖她的膀子,一面敦促道:“你们有话留着等一会儿再商量也不晏,这件希奇的事情却不可错过?!鼻儆忠淮翁鹜?,责备似地看她一眼,过后声音朗朗地说:“这有什么希奇?不自由的婚姻,结果都是如此?!?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春(激流三部曲)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春(激流三部曲)》是由作者巴金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经典名著,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9章及春(激流三部曲)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经典名著春(激流三部曲)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