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 Chapter 12
轩扬小说网
轩扬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轩扬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  作者:Charlaine Harris 书号:32369 更新时间:2015-3-24 
Chapter 12
  Judith问我问题然后开始她的故事?!蹦阌屑齃orena吗?”

  “有的,”我说,并停在这里。显然地,Judith并不知道我到底是在何种情况下遇见Lorena-在我将木桩进她心脏并结束她那长久卑鄙的生活之前-我只见过她几秒钟。

  “那你就知道她是残忍的”

  我点头

  “你需要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要远离BILL,当我是非常喜欢他时”Judith说“Lorena有一个艰难的生活,我根本不相信她告诉我的任何事,但我的确从其他人那边确认了几部分”Judith没有再看着我,她在回想过去-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猜。

  “她到底几岁了?”我说,为了让故事继续下去

  “Lorena遇见Bill那时候,她已经当血鬼好几十年了。她在1788年时被一位叫Solo摸nBrunswick的男人所转变,他在NewOrleans的院中遇到她”

  “他用这麼明显的方式遇见她?”

  “不完全是。他在那里另外一个女的血,一个男人有特别奇怪望的要求,跟她其他的顾客相比之下一个小小的啃咬并不是特别的异样”

  “那Solo摸n当血鬼很久罗?”尽管我自己是好奇的,血鬼是活生生的历史。好吧-自从他们已经走出棺材,给大学的课程添加了很多材料。带血鬼到课堂上讲他或她的故事的话,你会得到很多的出席人数来听课。

  “Solo摸n那时候已经当了20年的血鬼,他是意外变成血鬼的。他是一个修补工匠,他卖锅子和水壶之类,且他修补损坏的。他有其他的商品那时在NewEngland是很难找到的,针,线。跟一些零碎的东西。他带著他的马跟手推车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从一个乡村到另一个乡村,都靠他自己一个人。当Solo摸n在树林中扎营的一个晚上他偶然碰见了我们其中的一位。他告诉我他幸免于首次的偶然相遇,但血鬼在晚上期间跟随他到下一个营地并再次的攻击他。第二次的攻击是致命的,Solo摸n不幸地意外被转变,由于血鬼乾他的血并离开他直到他死亡,没有意识到他有的变化,或者至少,我是这样想,Solo摸n没有被训练过而他必须靠他自己去学习”

  “这听起来真的很糟糕”我说,我是真心这样想。

  她点头,”这是真的,他在NewOrleans低调的工作以避免有人怀疑他为什麼看起来都不会老。就在那里他碰见了Lorena。他用完餐后正要从后门离开,但他在黑暗的庭院中看见了她,她跟一位男人在一起,那位顾客不想付钱给她,然后在一眨眼间Lorena抓住他并切开他的喉咙?!?br>
  那听起来像我知道的Lorena。

  “Solo摸n对她的野蛮留下了深刻印象且对新鲜血很兴奋,他抓住那个垂死的男人并乾他的血,当他把身体丢进到隔壁的院子里时,Lorena很惊奇并很著,她想要变成跟他一样”

  “这听起来很合理”

  Judith淡淡的微笑“她是个文盲,但是个顽强且巨大的幸存者,他是超乎想像的聪明,但他杀人的技巧是非常劣的,那时,他想通了一些事情,因此他就这麼转变了她。他们有时候彼此喝对方的血,那带给他们勇气去找到像我们这样的其他人,去学习他们需要学习的-且过著富裕的生活,而非只是生存。他们两个练习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血鬼,测试他们新本质的极限,并变成了一个出色的团队”

  “所以Solo摸n是你的祖父-从他是Lorena的爸爸来看的话”我引用圣经话说

  “在那之后发生了什麼事?”

  “最后地,盛开的玫瑰凋谢了,”Judith说,”制造者跟他们的子女可以以情侣的关系在一起很久-但并不是永远,Lorena背叛了Solo摸n?!?br>
  “她被抓到她带著一个血剩下一半并已经死掉的小孩,但是她能扮演一个令人信服的漂亮人类女人,她告诉那些人说她是被Solo摸n俘虏的,而那个小孩就是被他杀死的,而且他还她背著小孩所以血才会她全身,Solo摸n差点没机会活著走出那个城镇-他们在Mississippi。的Natchez市,他从来没再见过Lorena了,他也从来没见过BILL。在战争爆发后Lorena才发现到他(这是指BILL)”

  “BILL后来告诉我,有天晚上Lorena在那个地区中徘回,保持隐蔽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在农村地区,那里没有许多人去追捕你,是真的,而且那里很少或者是没有通讯的,但是在人口稀少的地方陌生人是会引人注意的,猎物的选择也很少。个体的死亡更是特别引起关注,尸体必须隐藏的非常仔细,或者是精心安排死亡状态,至少那里没有太多的执法机关?!?br>
  我提醒自己不要看起来是反感的,这算是什么新的知识阿…而这就是几年以前血鬼还没出棺的生活方式。

  “Lorena从他们家的窗户外面看到了BILL和他的家人”Judith看向远方“她坠入爱河,有好几晚,她听著家庭中的一举一动,白天时-她在树林里挖个并埋住自己,到了晚上她就观察?!?br>
  “最后-她决定行动了。她明白-即使Lorena清楚-BILL永远不会原谅她如果她杀死了他的孩子,所以她等待-直到BILL在半夜时出来门口看为什麼狗会叫个不停,当BILL拿著他的来福走出来,她悄悄地爬到他身后并带走他”

  我幻想Lorena-如此接近我的家人-就在树林里面…。她可以很容易地到我的曾。曾。曾祖父母住的地方,而我全部的家族历史可能就完全改变了。

  “她那个晚上就转变他了,并把他埋起来,3天后的晚上他就复活了”

  我无法想像BILL会如何震惊他的情况,所有事情在一眨眼之间都消失了,他的生活被夺取且改变-在可怕的形式中又归还给他…

  “我猜她带他离开这里,”我说

  “是的,这是必要的。她为他安排了一个死亡过程,她用他的血洒在空地上并把留在那并撕碎他的衣服放在周围。他告诉我这样看起来就像是黑豹攻击他并带走他。然后他们就一起展开旅程,即使他被她约束住-他还是恨她的,他跟她在一起是痛苦的,但是她对他是沉的。30年过后,她试著让他高兴-在杀死一个看起来非常像他的子的女人”

  “哦,天哪,”我说,试著不要赶到恶心,”就是你吗?”这就是为什么她的脸我依稀感到熟悉,我看过BILL之前那个家庭的照片。

  Judith点头?!跋匀坏?,BILL看见我跟我的家人进入邻居的房子参加一个派对,他跟随我回家并观察我,因为我跟他子的相似之处引起了他的幻想,当Lorena发觉到他的新兴趣时,她认为BILL会继续跟她在一起如果她为他提供一个同伴的话?!?br>
  “我很遗憾,”我说?!拔艺娴?,真的感到很遗憾?!?br>
  Judith耸耸肩,”这并不是BILL的错。但你要了解我为什麼在回答你的留言之前必须考虑一下,Solo摸n现在在欧洲,或者我可以请他跟我ㄧ起来,我惧怕再次看见Lorena,而且我害怕…。她会在这里,害怕你也有请她到这里来帮助BILL。又或者这是她编出来的故事只为了把我叫来这里,就我所知道的来推测,她有…她有在这附近吗?”

  “她死了,你不知道吗?”

  Judith蓝色的瞳孔放大,她不可能再更苍白了,她闭上眼睛有好几分钟。

  “我大约在十八个月前心中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猛绞感,那就是Lorena死亡的时候吗?”

  我点头。

  “这就是为什么她没有召见我的原因,喔~这真是太,太了!”

  Judith看起来像变了另外一个人

  “我想我有点惊讶BILL没有联系你并告诉你这个消息”

  “也许他认为我应该会知道。子女跟制造者之间是连结的。但我不是很确定,这似乎真的太美好了”Judith笑了,她看起来突然变的很漂亮,即使有獠牙?!癇ILL在哪里?”

  “他住在穿过树林的那边”我指出正确的方向,”在他以前住的房子里”

  “一旦我在外面我将能追踪到他”她快乐地说,”OH,能跟他在一起而没有Lorena在身边”

  呃…什麼意思?

  之前,跟Judith坐在一起并喋喋不休看起来是OK的,但现在突然地,她就像一只惊吓的猫准备要跳离开的样子,我坐在那并皱起我的眼睛,怀疑我到底做了什麼

  “我将会治好他,而我相信他之后会向你道谢的”她说,而我感觉我好像被抛弃了。

  “当Lorena死亡的时候BILL在旁边吗?”

  “是呀”我说

  “他有因为杀害她而受到很大的惩罚吗?”

  “他并没有杀死她”我说“是我做的!”

  她僵住,盯著我看,好像我等下会宣布说我是金刚的样子。她说“我欠你我的自由,BILL一定很重视你”

  “我相信他是,”我说,对我的窘态来说。她弯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她的是冰冷的。

  “我和BILL现在可以在一起了”她说,”终于!我会在其它夜晚来见你并让你知道我是多麼的感激,但是现在我需要去见他”她马上走出房子通过树林直冲向南边-我还没来得及说JackRobinson。

  我有点儿感觉好像有个很大的拳头打在我头部上方。

  我恰恰感受到任何事都不是愉快的-但我却为BILL感到高兴。现在他可以跟Judith聚在一起好几个世纪,如果他愿意的话。跟他那个永远都不会变老的复制子在一起。我让自己用高兴的心情微笑。

  看起来是快乐的脸却不会使我快乐,我做了20个互蹲跳,跟20个仰卧起坐,好吧,这样感觉好多了,我认为,我平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我很惭愧我的手臂肌在颤抖,我想起了垒球教练Falcons女士的训练曾经带我们做这些动作,我知道Peterson教练会踢我股若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但用另外一方面来看,我也不再是17岁了。

  当我翻过身用我背部躺著时,我清醒地考虑到这个事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但这是第一次,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有些东西不再那麼的有效率。我不得不跟那些我认识的血鬼们来做比较,至少他们之中有99%是在他们生命的高峰时变成血鬼的,在他们中很少有年轻人-像是Alexei-也很少有老年人-像那位古老女祭司。但是他们绝大部分人按照他们第一死亡时间来排列的话年龄都是在十六到三十五岁当中。他们从来不用申请社会保障及医疗保险,他们也不需要担心时髦的替换或肺癌或关节炎。

  在那时候我已经步入中年(如果我那麼幸运的话,因为我的生活就是一句话-“高危险的”),我在感觉方面将会减弱,这之后,皱纹只会增长并且加深,我身上的皮肤将会松弛并且有斑点,头发颜色会退,我的下巴会凹陷一点,我的部也会。我的关节会疼痛,当我坐在一个位置太久时,我必须带老花眼镜。

  我可能会有高血,我可能会有一个动脉阻住,我的心跳会不规则,当我得到感时我会病的很严重,我害怕帕金森氏症,阿尔茨海默氏症,中风,肺炎…。在变老时躺的下会隐藏一个流行音乐舞会狗熊。

  如果我告诉ERIC我想要跟他永远在一起呢?假设他没有尖叫和用他最快的速度跑掉的话,假设他真的改变我。我试图想像当一个血鬼是什麼样的感觉。我会看着我所有的朋友渐渐变老和死亡,我会自己一个人睡在衣柜地板下的里。如果Jason跟Michele结婚,她或许不会让我抱他们的小孩。我会感到冲动并攻击人们,去咬他们,他们对我而言就像是会走路的McBloodburgers(血汉堡吗?)。我会把人看做食物。我抬眼盯着天花板风扇,并试图想像要咬AndyBellefleur或Holly。Ick。

  另一方面,我永远不会再生病,除非有人向我开,或用银的牙齿咬我,或是用木桩刺我,或是把我放在阳光下。我可以?;ご嗳醯娜死嗝庥谖O?,我可以跟ERIC永远在一起…(拜托~这才是重点~快叫ERIC转变你吧~),除了有一点-血鬼情侣通常都没办法长久的在一起…

  好吧,至少我还能跟ERIC在一起好几年。

  那我如何维持我的生活呢?我只能在Merlotte做晚班的时段,而那是在夜晚来临的时候,如果SAM让我保有这份工作的话,而SAM-当然也会变老并死亡。新的老板可能不会喜欢有一个永生的招待员只能工作一个班次。我可以回到大学里读夜校跟上电脑课直到我拿到某些学位。这样如何呢?

  我达到了我的想象极限。我曲起我的膝盖并从地板上站起来,怀疑我是否想象到我的关节是轻微僵硬的。

  在那天夜里睡的很沉,仅管我有一个非常长且很吓人的一天。房子的沉静包围住我,Claude在凌晨回到家并吹著口哨。

  当我第二天早上起时,天还没完全亮太早了。我觉得行动迟缓和沮丧的。我拿著我的咖啡走向门廊时我发现有2个信封在我的前门底下。第一个纸条来自Mr。Cataliades,而这是由他的侄女Diantha在早上3点亲手送来的,她有在信封上注记,我有点难过错过了跟Diantha谈话的机会,但我很感激她没有叫醒我。我在纯粹的好奇心下先打开了那个信封,

  “亲爱的MissStackhouse,”Mr。Cataliades写?!罢馐荂laudineCrane帐户金额的支票-当她过世后,她希望你接受它”

  简短但是重点的,这比大多数我最近交谈的人要来的轻松许多。我把支票翻过来看发现上面的金额是15万美元。

  “喔,我的天阿!”我叫了出来,”喔,我的天阿!”我把它落掉了因为我的手指突然地失去力量,而支票飘到了门廊前,我手忙脚地把它捡起来并再检查一遍确认我并没有看错,

  “喔…”我说,我站在这里像生了一样无法动弹,因为就算说任何话都无法把我带回现实中。

  我甚至无法想像我有这麼多钱要做什麼,这也在我预期之外。我不得不给自己一点空间-直到我能想到这个意外的遗产要用在哪些合理的计划下。

  我拿著另人惊喜的支票进到房子里,把它放在一个抽屉里。害怕在我拿去银行存之前会不会发生什麼事。当我肯定它是安全的后我才想到要打开我另外一个信封,这来自BILL。

  我拿著它回到门廊的椅子上并了一口我那冷掉的咖啡,我撕开信封。

  “我最亲爱的Sookie,我不想在早上的2点钟敲你的大门并吓醒你,所以我留下这个好让你在白天能看到。我在想为什麼上礼拜你来过我的房子,我知道你进来过,而且我知道你的动机迟早会出现。你慷慨的心已经给了我需要的治疗了?!?br>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们最后一次分开后我还会再见到Judith。这麼多年来我从来没找过她是有很多原因的,我知道她有告诉你为什麼Lorena会挑选她转变为血鬼,在她攻击Judith前Lorena从来没问过我,请相信这点。我永远不会迫使某人加入到我们的生活中除非她想要并要求我这样做”

  好吧,BILL正在告诉我一些关于完全信任的想法。我也从来没怀疑过BILL会叫Lorena去帮他找一位类似他死去的子当他的同伴。

  “我从来没有足够的勇气自己去连系Judith因我怕她会恨我。我很高兴再次见到她,还有她无私的给我她的血,这对我的伤已经起了很大的疗效了”

  太好了,这是全部的重点所在。

  “Judith已经答应我要留在这里一个礼拜所以我们可以跟对方叙叙旧,或许你愿意在晚上也来加入我们?Judith对你的仁慈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爱你的-BILL”

  我强迫我自己对著手中折起来的信纸微笑,我马上动笔回信给他并告诉他我感到很高兴他的伤好多了,还有他跟Judith找回了他们以前的亲密关系。当然,我并不感到高兴-当他跟SelahPumphrey约会时-一位人类房地产销售员-因为我们才刚分手没多久,我也知道他不是很在意她。但现在我是真心地为BILL感到高兴。我不想要变成那些糟糕的人其中之一-当自己的位置被别人取代时扭曲了自己的行为。这是虚伪和自私到了极点,我希望我是一个更好的人。至少我下定决心要成为具有良好典范并可供人模仿的人。

  “好啊”我对著我的咖啡杯说,”让我们变的伟大吧”

  “你宁愿跟你的咖啡杯说话而不是跟我吗?”Claude问

  我通过敞开的窗户听到楼梯传来的脚步声,也接受到另外一个大脑已经起并开始运作了,但我没料到他会到门廊上加入我。

  “你今天较晚起喔,要我帮你去拿一杯咖啡过来吗,我煮了很多”

  “不用了,谢谢你。我在一分钟前已经喝了一点凤梨汁了,今天是很美丽的一天”Claude没穿上衣,至少他穿著绳短上面布达拉斯牛仔的图案,哈~他期盼着!

  “呀”我说,明显地兴致缺缺,Claude扬起他那完美弧形的黑眉毛,

  “谁让你变成这样闷闷不乐的?”他问

  “没有阿,我非常高兴呢”

  “是阿,我可以看到所有的喜悦表现在你脸上,怎么啦,Cousin?”

  “我确实地拿到了Claudine遗产的支票了,上帝保佑她。她是如此慷慨?!蔽姨房聪駽laude,尽量展示我的真诚在脸上“Claude,我希望你不会生我的气,那真的是…ㄧ大笔钱。我到现在还是ㄧ点线索也没有-想到要如何去处理它”

  Claude耸耸肩,”那是Claudine的遗愿,现在,告诉我到底哪里有问题?”

  “Claude,你必须体谅我很惊讶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我得承认你并不像我预期会出现的感受。现在你对Hunter表现出的亲切,还有你主动提出帮我打扫阁楼的主意…

  “或者我只是在扮演一个尽责的堂兄职责而已”他扬起一边的眉毛

  “你这样做-连猪都会飞了”

  他大笑,”我只是试著更人类化一点罢了”他坦承,”既然我已经在人类世界存在一段时间了,显然地,我想变的更…”

  “讨人喜欢?”我替他下断语

  “唉呦,”他说,但他并不是真的感到受伤。在感到受伤的前提之下是他会介意我的意见。

  “你男朋友最近到哪去了?”他问,”我爱死了房子周遭有血鬼的味道呢”

  “昨晚是这一个礼拜以来我第一次见到他,而且我们不能够单独在一起?!?br>
  “你们吵架了吗?”Claude把他ㄧ边的部靠在门廊栏杆上,而我看的出来他想传达给我-他对别人的生活很感兴趣。

  我觉得我有点被怒了。

  “Claude,我正在喝我的第一杯咖啡,我睡的不是很好,我过去几天也过的糟透了,你是不是能够走开去冲个澡或做其他事呢?”

  他叹了口气好像我伤了他的心一样,”好吧,我知道你的暗示了”

  “那不算是一个暗示而是一个明确的声明”

  “好。好,我走就是”

  但当他转移方向并朝门边走去时,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些事必须说,”我收回这个声明。有一些事情我们必须谈一谈”我说“我还没有机会告诉你Der摸t有来过这里”

  Claude直的站著,就好像是一栓紧的螺丝?!彼盗耸颤N?他要什麼?”

  “我不是很确定他要什麼,我想-他像你一样-他想要跟有精灵血脉的人亲近吧,而且他想要告诉我他被下了咒语”

  Claude脸色苍白,”是谁的咒语?难道Grandfather从通道那边回来这里了吗?”

  “没有”我说,”但有没有可能是某个精灵在通道关闭前就先对他下咒语?我认为你应该知道还有另外一个纯精灵在门户的这边,或通道,不管它叫什麼”正如我理解精灵的心理,他是不可能直接回答我的。

  “Der摸t已经疯了,”Claude说,”我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麼,如果他直接和你联系的话,他一定是在极端压力下才会这样做,你知道他对于人类的感觉是多么矛盾的?!?br>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是的”Claude说,”我并没有,而这是有原因的”他转身面对我并看着窗外的院子”我喜欢我的头还在我的肩膀上”

  “所以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这附近溜达,而你知道他是谁,或者你比你承认的更加知道如何下咒语?”

  “我不会去跟你谈论这个”然后Claude走进去,约一分钟我听到他走出后门,听到他的车发动并朝Hummingbird路那边开去。

  所以我得到了一点点珍贵的资讯但却是完全无用的。我不能够召唤精灵,问这位精灵为何他或是她仍然还在人类国度这边,问他还是她-的意图到底是什麼。但是如果要我猜的话,我不得不说我相当肯定Claude是决不会害怕一个想要散布善良和希望的亲切精灵。(这句话应该是在反讽Claude知道的另外那位精灵是可怕的),而真正地善良的精灵也不会对可怜的Der摸t下咒语让他变成如此的凄惨。

  我祈祷了一次或者是两次吧,希望这能重建我那正常的情绪,但是今天却不管用。也许我不是接近正确的精神在祈祷吧,跟上帝的沟通并不像直接吃快乐丸一样立即见晓-那是远远超过的。

  接下来SOOKIE去祖母的墓地跟她说话,这样会让她的心情好过一些。然后她又决定到教堂去做礼拜,她有稍微打扮一下。在教堂她需要很努力的关闭她的天赋,因为人多嘴杂,她也跟著人们一起唱圣歌,虽然她说她的声音很差所以她是小声的唱。后来她很惊讶在教堂里看到SAM,因为SAM在BonTemps从来不上教堂的。

  SAM告诉SOOKIE他会到教堂的原因是:他蛮喜欢教堂的(只是以前都认为自己不需要到这里),第二点是因为现在two-natured的表态,他想让BonTemps的人们觉得他是正常人、是好人。

  SOOKIE接下来是去跟TARA夫妇吃午餐。讨论TARA的babyshower。后来回到家做了一些家务事,接到JASON电话确定明晚狼人帮的会议时间,他会来接SOOKIE一起去。

  隔天SOOKIE上班时遇到一群手拿抗议布条群众到SAM的酒吧前抗议,要SAM离开小镇,他们反对two-natured在他们生活的地区出现。作者描述这个事件蛮多页的,我就不翻了。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轩扬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是由作者Charlaine Harris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灵异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Chapter 12及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灵异小说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轩扬小说网 www.shzc.org)立场无关。